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主持擢升枢机礼仪:十字架和世俗是两条不可调和的道路

擢升13位新枢机的枢密会议在遵守防控新冠疫情的规则下举行,教宗在礼仪中指出,枢机礼袍的鲜红色是鲜血的颜色,不可成为用于区别显赫的世俗标记。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11月28日下午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公开常务枢密会议,擢升13位新枢机。这是他履行牧职以来的第7次,也是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后的第1次。百余人出席了礼仪,两位新枢机因无法抵达罗马而缺席,他们是菲律宾卡皮斯教区总主教阿德文库拉(Jose Fuerte Advincula)和汶莱宗座代牧沈高尔内略(Cornelius Sim),但同样会领受枢机的荣衔。

在13位新枢机中,9位有选举教宗的资格,其他4位因年逾80岁而丧失了这项权利。擢升枢机的礼仪在大殿内的宝座祭台前举行,没有枢机彼此互祝平安的拥抱礼,而授予枢机红色方帽、权戒和领衔圣堂的诏书则依循惯常礼仪。枢机团的许多成员通过网上连线参加了枢密会议,以往新枢机们接受的礼貌拜访则被取消。

 

礼仪一开始,世界主教会议秘书长格雷奇(Mario Grech)主教首先代表全体新枢机向教宗致词,随后教宗发表讲话。这次枢密会议的读经选自《马尔谷福音》。耶稣在与门徒们谈话时,第3次宣布祂不久后的死亡和复活。他们朝耶路撒冷走去,耶稣与12宗徒的谈话是在路上进行的。祂刚说完话,雅各伯和若望便走近祂,请求一个十分不恰当的恩惠,让他们一个坐在耶稣的右边,另一个坐在左边。耶稣答道,这“不是我可以给的,而是给谁预备了,就给谁”(参:十32-45)。

教宗表示,道路向来都是教会行走的环境。“耶路撒冷总是在我们前面,十字架和主的复活属于我们的历史”。“福音的这句圣言常伴随著擢升新枢机的枢密会议。这话不是‘陪衬’,而是我们今天与耶稣一起行走的路标,祂走在我们前面。祂是我们生命和牧职的力量及意义”。

教宗指出,如今愿意跟随耶稣的人也该用这句话来衡量自己。那时,门徒们因耶稣的话而感到惊慌和害怕,心中想著在耶路撒冷将要发生的事。耶稣理解他们。“上主懂得那些跟随祂的人的心情,并非无动于衷。耶稣绝不遗弃祂的朋友们,绝不忽略他们。即使祂似乎在自己的路上径直走下去,祂总是为我们走这条路。祂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做,为了我们的得救。在12宗徒的特定情况中,祂这样做是为了准备他们经受考验”。

耶稣希望祂的门徒“总是在祂的道路上与祂同行”。祂的道路就是苦难、死亡与复活的道路,是“上主的仆人的道路”。耶稣认同这条道路,说“我是道路”(若十四6)。教宗强调,“就是这条路,不是别的路”。然而,在这个背景下却发生了一个戏剧性的变化,两位兄弟向耶稣表明了自己的心愿:“赐我们在你的光荣中,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同上,37)。

教宗对此评论说:“这是别的路,这不是耶稣的道路,却是另一条路。走这条路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是在‘利用’上主来抬高自己;如同圣保禄所说,这种人设法谋求自己的事,而不谋求基督耶稣的事(参:斐二21)。”

如果说耶稣没有对雅各伯和若望动怒,其他的门徒也会对他们的请求表示反感。但耶稣让他们知道,这请求是在“离开正道”。教宗说,这是一种诱惑,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众人都希望爱耶稣,愿意跟随祂,但我们必须经常醒悟,好能留在祂的道路上。我们能用双脚和身体跟随祂,但我们的心思会远离,会使我们离开正道”。

“我们看到在司铎的生活中有这么多的腐败。例如,枢机礼袍的鲜红色原本是鲜血的颜色,世俗的潮流会把它变成用于区别显赫的颜色。你不再是接近子民的牧人,你只会感觉自己是尊贵的人。你一旦有这种感觉,你就离开了正道。”

教宗强调了“在耶稣与门徒们之间的势不两立”。耶稣走在正道上,他们则偏离了。这是两条“互不调和的道路”,门徒们和许多人会误入歧途,耶稣则经历苦难,然后复活。“祂终于把他们拉回自己的道路上”。我们在《马尔谷福音》中看到的这段对话“是各个时代的教会需要得到救恩的圣言”。

“即使12宗徒丢了面子,这段记述也载入正典,显示关于耶稣和我们的真谛。这句话对今日的我们也有益处。我们,教宗和枢机们,也必须经常以这真理的圣言来检验自己。这是一把锋利的剑,刺伤我们,让我们感到疼痛,但同时也治愈我们、释放和转化我们。皈依正是这样:从偏离的路回到天主的道路上。愿圣神赐予我们这恩宠,今日依然,以至永远。”

教宗讲话结束后,在场的每位新枢机逐一来到教宗跟前,接受枢机的红色方帽、权戒和领衔圣堂的诏书。礼仪在诵念《天主经》和降福声中结束。教宗方济各来到祭台一旁的童贞圣母像前敬礼,全场唱起《又圣母经》,表达了在场的枢机们和全体信友的心愿,他们决意将礼仪中许下的忠于和服事教会的承诺托付于天主之母。

2020 November 29, 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