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主持擢升樞機禮儀:十字架和世俗是兩條不可調和的道路

擢升13位新樞機的樞密會議在遵守防控新冠疫情的規則下舉行,教宗在禮儀中指出,樞機禮袍的鮮紅色是鮮血的顔色,不可成為用於區別顯赫的世俗標記。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11月28日下午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公開常務樞密會議,擢升13位新樞機。這是他履行牧職以來的第7次,也是採取疫情防控措施後的第1次。百餘人出席了禮儀,兩位新樞機因無法抵達羅馬而缺席,他們是菲律賓卡皮斯教區總主教阿德文庫拉(Jose Fuerte Advincula)和汶萊宗座代牧沈高爾內略(Cornelius Sim),但同樣會領受樞機的榮銜。

在13位新樞機中,9位有選舉教宗的資格,其他4位因年逾80歲而喪失了這項權利。擢升樞機的禮儀在大殿内的寶座祭台前舉行,沒有樞機彼此互祝平安的擁抱禮,而授予樞機紅色方帽、權戒和領銜聖堂的詔書則依循慣常禮儀。樞機團的許多成員通過網上連線參加了樞密會議,以往新樞機們接受的禮貌拜訪則被取消。

 

禮儀一開始,世界主教會議秘書長格雷奇(Mario Grech)主教首先代表全體新樞機向教宗致詞,隨後教宗發表講話。這次樞密會議的讀經選自《馬爾谷福音》。耶穌在與門徒們談話時,第3次宣布祂不久後的死亡和復活。他們朝耶路撒冷走去,耶穌與12宗徒的談話是在路上進行的。祂剛說完話,雅各伯和若望便走近祂,請求一個十分不恰當的恩惠,讓他們一個坐在耶穌的右邊,另一個坐在左邊。耶穌答道,這“不是我可以給的,而是給誰預備了,就給誰”(參:十32-45)。

教宗表示,道路向來都是教會行走的環境。“耶路撒冷總是在我們前面,十字架和主的復活屬於我們的歷史”。“福音的這句聖言常伴隨著擢升新樞機的樞密會議。這話不是‘陪襯’,而是我們今天與耶穌一起行走的路標,祂走在我們前面。祂是我們生命和牧職的力量及意義”。

教宗指出,如今願意跟隨耶穌的人也該用這句話來衡量自己。那時,門徒們因耶穌的話而感到驚慌和害怕,心中想著在耶路撒冷將要發生的事。耶穌理解他們。“上主懂得那些跟隨祂的人的心情,並非無動於衷。耶穌絕不遺棄祂的朋友們,絕不忽略他們。即使祂似乎在自己的路上徑直走下去,祂總是為我們走這條路。祂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們而做,為了我們的得救。在12宗徒的特定情況中,祂這樣做是為了準備他們經受考驗”。

耶穌希望祂的門徒“總是在祂的道路上與祂同行”。祂的道路就是苦難、死亡與復活的道路,是“上主的僕人的道路”。耶穌認同這條道路,說“我是道路”(若十四6)。教宗強調,“就是這條路,不是別的路”。然而,在這個背景下卻發生了一個戲劇性的變化,兩位兄弟向耶穌表明了自己的心願:“賜我們在你的光榮中,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同上,37)。

教宗對此評論說:“這是別的路,這不是耶穌的道路,卻是另一條路。走這條路的人可能沒有意識到,他是在‘利用’上主來抬高自己;如同聖保祿所說,這種人設法謀求自己的事,而不謀求基督耶穌的事(參:斐二21)。”

如果說耶穌沒有對雅各伯和若望動怒,其他的門徒也會對他們的請求表示反感。但耶穌讓他們知道,這請求是在“離開正道”。教宗說,這是一種誘惑,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衆人都希望愛耶穌,願意跟隨祂,但我們必須經常醒悟,好能留在祂的道路上。我們能用雙腳和身體跟隨祂,但我們的心思會遠離,會使我們離開正道”。

“我們看到在司鐸的生活中有這麽多的腐敗。例如,樞機禮袍的鮮紅色原本是鮮血的顔色,世俗的潮流會把它變成用於區別顯赫的顔色。你不再是接近子民的牧人,你只會感覺自己是尊貴的人。你一旦有這種感覺,你就離開了正道。”

教宗強調了“在耶穌與門徒們之間的勢不兩立”。耶穌走在正道上,他們則偏離了。這是兩條“互不調和的道路”,門徒們和許多人會誤入歧途,耶穌則經歷苦難,然後復活。“祂終於把他們拉回自己的道路上”。我們在《馬爾谷福音》中看到的這段對話“是各個時代的教會需要得到救恩的聖言”。

“即使12宗徒丟了面子,這段記述也載入正典,顯示關於耶穌和我們的真諦。這句話對今日的我們也有益處。我們,教宗和樞機們,也必須經常以這真理的聖言來檢驗自己。這是一把鋒利的劍,刺傷我們,讓我們感到疼痛,但同時也治癒我們、釋放和轉化我們。皈依正是這樣:從偏離的路回到天主的道路上。願聖神賜予我們這恩寵,今日依然,以至永遠。”

教宗講話結束後,在場的每位新樞機逐一來到教宗跟前,接受樞機的紅色方帽、權戒和領銜聖堂的詔書。禮儀在誦念《天主經》和降福聲中結束。教宗方濟各來到祭台一旁的童貞聖母像前敬禮,全場唱起《又聖母經》,表達了在場的樞機們和全體信友的心願,他們決意將禮儀中許下的忠於和服事教會的承諾託付於天主之母。

2020 November 29, 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