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保護兒童會議 保護兒童會議  (Vatican Media)

保護兒童會議:提供給主教《行事準則》,指示應走的道路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2月21日下午4點在梵蒂岡展開首日議程的下午場會議,波哥大總主教薩拉薩爾樞機發表了當天的第三篇講話,主題為「主教的責任:應對衝突與張力,並決志採取行動」。

(梵蒂岡新聞網)面對教會當前的侵犯危機,薩拉薩爾樞機闡述了主教的責任。他指出,這危機的禍根在於教權主義,也就是「曲解司鐸牧職的意義,以之為手段,強力侵犯最弱小者的良心和身體」。教宗方濟各去年8月在致天主子民信函中稱之為「理解教會內權威的反常形式」。關於這點,薩拉薩爾樞機認為,應當從主教開始改變思維、謹言慎行。

波哥大總主教接著指出,主教們往往「不懂得該如何迅速而果斷地應對侵犯危機」,反倒成了看到狼就逃走、拋棄羊群的牧人。薩拉薩爾樞機列舉主教們逃跑的方式,諸如:低估所收到的舉報,不傾聽受害者,忽視他們的悲痛和傷害,僅是把犯罪者調離原職,或者試圖花錢買緘默。「這種作事方法明確展現出教權主義的思維」。

這思維的另一個表現是,傾向於在教會內解決所有問題,把民政當局的介入視為「不當干涉」。然而,敵人並非來自外部,而是源自內部。再者,其它機構也存在侵犯現象的事實,並不能用來做辯護,因為教會內的侵犯「與教會團體的本質背道而馳,它是對司鐸牧職的恐怖扭曲,而司鐸的天性是增進人靈的益處,奉之為最高目標」。

關於媒體的角色,薩拉薩爾樞機承認,媒體促使教會開誠布公地應對危機,他們在這方面的寶貴工作應當得到支持。教宗方濟各曾對聖座各部會首長說過,有些教會人士激動地指責,特定的傳媒工作者故意營造出這禍患只發生在天主教會內的假象。然而,教宗卻「向耿直又客觀的傳媒工作者致以熱切感謝,因為他們努力揭開這些狼的面具,讓人聽見受害者的聲音」。

薩拉薩爾樞機然後回到牧人的角色,強調主教絕非孤軍奮戰。相反地,「在伯多祿宗徒繼承人的領導和權威下,所有的宗徒繼承人集體行使共通的職務」。因此,每個主教都得「按照同樣的標準行事」,在決策過程中互相支持。歷任教宗與聖座各部會已經指示了應走的道路,但薩拉薩爾樞機說:「提供給主教一份符合《主教牧職指南》的《行事準則》,闡明在這個危機中主教該有的作為:這似乎是可以期待的事。」

此外,主教對於司鐸和奉獻生活者的成聖負有責任。薩拉薩爾樞機指出,這條成聖之路始於為鐸職和奉獻生活人選分辨聖召,並隨著他們的整個人生延續下去。「亦友亦兄亦父的長期對話,讓主教能認識他的司鐸,並在喜樂和痛苦時刻陪伴他們」。面對施加侵犯的司鐸,主教有責任「一接獲舉報就立即處理情況」,絕不因匿名或逾期而置之不理。

波哥大總主教籲請眾人區分「天主慈悲之下的罪過、教會法律之下的教會罪行,以及國家法律之下的民事罪行」。這些截然不同的層面「讓我們能完全正義地行事」。再者,務必始終在整個教會法程序中聆聽被告者;「一旦證實有罪,再怎麼起訴和譴責都不為過,但也要檢視對他的處置,以免再犯」。犯罪者的權益理當得到維護,卻不能造成「擱置和共謀」,更不可因此忽略受害者和最弱小者的權益。

那麼,天主子民對於聖職人員施加侵犯的醜聞作何反應呢?薩拉薩爾樞機觀察到,「絕大部分的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都將教會、司鐸和奉獻生活者視為一體」,所以人們「認為教會對此負有責任」。為此,牧人應當格外關懷信徒,接近侵犯受害者,予以聆聽,切莫以為舉報的動機是索求經濟賠償。為了協助受害者康復,牧人肩負「重責大任」,務必「提供靈性、心理、精神疾病和社會方面的一切所需」。

薩拉薩爾樞機最後引用聖若望保祿二世教宗2002年對美國樞機們的勉勵:「莫大的痛苦和懊惱必定會引領司鐸職務、主教牧職和教會日臻聖善。」波哥大總主教祝願,「這危機能帶來整個教會深入的更新」。

2019 February 22, 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