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保护儿童会议 保护儿童会议  (Vatican Media)

保护儿童会议:提供给主教《行事准则》,指示应走的道路

「在教会内保护儿童会议」2月21日下午4点在梵蒂冈展开首日议程的下午场会议,波哥大总主教萨拉萨尔枢机发表了当天的第三篇讲话,主题为「主教的责任:应对冲突与张力,并决志采取行动」。

(梵蒂冈新闻网)面对教会当前的侵犯危机,萨拉萨尔枢机阐述了主教的责任。他指出,这危机的祸根在于教权主义,也就是「曲解司铎牧职的意义,以之为手段,强力侵犯最弱小者的良心和身体」。教宗方济各去年8月在致天主子民信函中称之为「理解教会内权威的反常形式」。关于这点,萨拉萨尔枢机认为,应当从主教开始改变思维、谨言慎行。

波哥大总主教接著指出,主教们往往「不懂得该如何迅速而果断地应对侵犯危机」,反倒成了看到狼就逃走、抛弃羊群的牧人。萨拉萨尔枢机列举主教们逃跑的方式,诸如:低估所收到的举报,不倾听受害者,忽视他们的悲痛和伤害,仅是把犯罪者调离原职,或者试图花钱买缄默。「这种作事方法明确展现出教权主义的思维」。

这思维的另一个表现是,倾向于在教会内解决所有问题,把民政当局的介入视为「不当干涉」。然而,敌人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源自内部。再者,其它机构也存在侵犯现象的事实,并不能用来做辩护,因为教会内的侵犯「与教会团体的本质背道而驰,它是对司铎牧职的恐怖扭曲,而司铎的天性是增进人灵的益处,奉之为最高目标」。

关于媒体的角色,萨拉萨尔枢机承认,媒体促使教会开诚布公地应对危机,他们在这方面的宝贵工作应当得到支持。教宗方济各曾对圣座各部会首长说过,有些教会人士激动地指责,特定的传媒工作者故意营造出这祸患只发生在天主教会内的假象。然而,教宗却「向耿直又客观的传媒工作者致以热切感谢,因为他们努力揭开这些狼的面具,让人听见受害者的声音」。

萨拉萨尔枢机然后回到牧人的角色,强调主教绝非孤军奋战。相反地,「在伯多禄宗徒继承人的领导和权威下,所有的宗徒继承人集体行使共通的职务」。因此,每个主教都得「按照同样的标准行事」,在决策过程中互相支持。历任教宗与圣座各部会已经指示了应走的道路,但萨拉萨尔枢机说:「提供给主教一份符合《主教牧职指南》的《行事准则》,阐明在这个危机中主教该有的作为:这似乎是可以期待的事。」

此外,主教对于司铎和奉献生活者的成圣负有责任。萨拉萨尔枢机指出,这条成圣之路始于为铎职和奉献生活人选分辨圣召,并随著他们的整个人生延续下去。「亦友亦兄亦父的长期对话,让主教能认识他的司铎,并在喜乐和痛苦时刻陪伴他们」。面对施加侵犯的司铎,主教有责任「一接获举报就立即处理情况」,绝不因匿名或逾期而置之不理。

波哥大总主教吁请众人区分「天主慈悲之下的罪过、教会法律之下的教会罪行,以及国家法律之下的民事罪行」。这些截然不同的层面「让我们能完全正义地行事」。再者,务必始终在整个教会法程序中聆听被告者;「一旦证实有罪,再怎么起诉和谴责都不为过,但也要检视对他的处置,以免再犯」。犯罪者的权益理当得到维护,却不能造成「搁置和共谋」,更不可因此忽略受害者和最弱小者的权益。

那么,天主子民对于圣职人员施加侵犯的丑闻作何反应呢?萨拉萨尔枢机观察到,「绝大部分的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都将教会、司铎和奉献生活者视为一体」,所以人们「认为教会对此负有责任」。为此,牧人应当格外关怀信徒,接近侵犯受害者,予以聆听,切莫以为举报的动机是索求经济赔偿。为了协助受害者康复,牧人肩负「重责大任」,务必「提供灵性、心理、精神疾病和社会方面的一切所需」。

萨拉萨尔枢机最后引用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2002年对美国枢机们的勉励:「莫大的痛苦和懊恼必定会引领司铎职务、主教牧职和教会日臻圣善。」波哥大总主教祝愿,「这危机能带来整个教会深入的更新」。

2019 February 22, 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