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未來的大地》 《未來的大地》 

《未來的大地》:教宗與佩特里尼關於整體生態學交談(二)

“慢食運動”創始人佩特里尼在他的新作《未來的大地》中收集了他與教宗方濟各關於整體生態學的交談。本新聞網概述了書中内容,今天我們介紹教宗關於生物多樣性、福音本地化、環保及全球化的思想。

(梵蒂岡新聞網)“慢食運動”創始人佩特里尼在他的新作《未來的大地:與教宗方濟各就整體生態學的交談》中提到,《願祢受讚頌》通諭賦予生物多樣性重大的價值。教宗方濟各對此表明,生物多樣性“是讓我們能在地球上生存的寶藏”,無法估量的財富,“但我們的生產和經濟模式卻在摧毀這份財富,好似我們對它毫無興趣”。

佩特里尼問及教宗方濟各在秘魯馬爾多納多港(Puerto Maldonado)發表的講話,以及重視原住民在靈性和文化上應有的價值,教宗答道,亞馬遜地區是生物多樣性的典型。他由此談到“本地化”說:“我們衆人可用相同的方式祈禱,但這會破壞人類的生物多樣性,而人類首先是具有文化的團體。每個人應依照自己的文化祈禱!依照自己的文化舉行聖事:在教會内有25種以上出自多種文化的不同禮儀。”

教宗方濟各提到,他關於 “我們需要一個亞馬遜教會”的言論受到了批評,當年的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也招致羅馬神學家們的反感,因為他主張將福音在中國“本地化”,“甚至接納一些中國禮儀”。教宗無奈地解釋道,“教會當時沒有理解他,實際上是關閉了向中國福傳的門窗”。

在與佩特里尼第一次交談結束時,教宗稱讚聖母神慰傳教會和會士們的福音見證,他們在巴西亞馬遜地區透過一所醫院為亞諾馬米原住民服務,並未勸他們改變信仰。教宗提到本篤十六世在阿帕雷西達的講話,他說“教會成長所依靠的乃是見證,是吸引力,而不是勸人改變信仰”。教宗說:“聽到有人說本篤十六世是個保守者,這令我生氣。本篤教宗是個改革者!他所做的和說的許多事上,都表明他是一位改革者。”

 

教宗與佩特里尼於2019年7月2日進行了第二次交談,那時距離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的召開還有3個月時間,佩特里尼應邀以旁聽者的身份出席會議。他問教宗對這次會議有何期待,教宗答道:“但願具有爆炸性的影響!”因為“需要激起富有成效的討論”,“讓活力和想法傳播開來”。

教宗否認準備“允許有已婚的亞馬遜司鐸”,他說,全世界的主教和專家與亞馬遜地區的代表將一起“就今日的重大議題”交換意見,其中包括“環境、生物多樣性、本地化、社會關係、移民,以及公正與平等”。教宗也表示,願意“邀請一些較為保守的司鐸和主教”,因為“如果沒有不同意見,辯論就沒有成效,就不會向前邁步”。他解釋說,我們需要“衆人的思想和資源”。

教宗表示,這次世界主教會議所要討論的主題在《願祢受讚頌》通諭中都已提出。他說,這道《通諭》談論的“不是環保主義,雖然環保主義高貴,卻還不充分。我們在此所談論的是我們生存的模式和未來,以及如何建設未來:社會正義的巨大問題如今仍處在危險中,距離實現還很遙遠”。

關於如何看待瑞典女孩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發起的青年運動,教宗表示贊成,他也引用了這些青年的口號,“未來是我們的,不是你們的”。教宗並不在意格蕾塔是否“受到他人的指使”,她動員起數以百萬計青年的活動是否“除了歡樂,沒有別的”。教宗表明,“我關心的是這些孩子的反應,除了未來,他們也應活在當下”。“他們意識到這種文明和這種模式留給他們的只是碎屑,如果他們現在不親自行動,就會陷入困境”。

談到教宗受到的指責,他因在款待和幫助移民融入方面的努力而被為“做老好人”。教宗引用唐吉訶德(Chisciotte di Cervantes)的話解釋說,“無須回答,也莫膽怯,因為受到攻擊是一個人正在做好事的標記”。教宗說,有人說“我迷了路,因為我在梵蒂岡收留了羅姆人”。然後他問道,“這種封閉要引向哪裡,我們在期待什麽?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再生兒育女的歐洲,它卻極力把移民關在門外,忘記自己的歷史是移民歷經數個世紀寫成的”。

“此時,民粹主義猖獗,它是不讓大眾主義,即人民的真正靈魂浮現的最便利道路。民粹主義與人民毫不相干,卻反而壓制人民的心靈,將人民最積極和高貴的精神關在籠子裡。民粹主義在人民身上下功夫,卻不讓人民參與,利用處於困境者的衝動,指出需要打擊的敵人,只為權力利益。”

教宗接著談到,在意大利經常是那些菲律賓婦女擔任保姆和管家,她們以自己的表樣“傳遞信仰並保持信仰活力”。教宗强調,這是該當保持的差異,而那種“地球的全球化”是要不得的。“全球化如果是多面的,即承認每個民族的獨特性,使其保持自己的認同,便是好事。消除差異只能造成傷害,沒有絲毫益處,對每個人都是巨大的損失。”

2020 September 11, 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