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新書《未來的大地》封面 新書《未來的大地》封面 

《未來的大地》:教宗與佩特里尼關於整體生態學交談(一)

教宗方濟各在與“慢食運動”創始人佩特里尼的交談中,講述了他的“生態皈依”之旅。他說,“如果我們希望有一個未來的話,就需要迅速改變我們的範式”。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還是樞機時,並不理解在當年的阿帕雷西達會議上為何“巴西的主教們極力談論亞馬遜的問題”,也不明白他的主教職責與“世界的綠色肺葉的健康有何干系”。“慢食運動”(Slow Food)創始人、美食學家卡洛·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將他與這位教宗的訪談匯集成書,並於9月9日出版。書名是《未來的大地:與教宗方濟各就整體生態學的交談》。

作者的友人、意大利列蒂(Rieti)教區主教彭皮里(Domenico Pompili)為新書作序。他提及教宗方濟各與佩特里尼都“關心大地和它的未來”,從他們的交談中浮現出“一種停止做標誌,卻要成為一項選擇的生態學”道路。兩人的相遇始於教宗前往蘭佩杜薩島探訪難民的首次訪問,佩特里尼當時也在場。這位不可知論者也被教宗的思想所打動。

2018年5月30日,《願祢受讚頌》通諭頒布了3年後,佩特里尼與教宗進行了首次交談,稱教宗方濟各以“非凡的能力改變了生態和社會話題的場景”。佩特里尼提到,教宗談了《願祢受讚頌》通諭的產生,說這是許多人的勞動果實。他說,這些科學家、神學家和哲學家“在釐清思想上對我幫助很大”。教宗用他們的材料“最終完成了這份文件”。

教宗説,他於2014年11月底來到斯特拉斯堡首次訪問歐洲議會,見到當時的法國環境部長羅亞爾(Ségòlene Royal),在那次機會上首次明白這道《通諭》的“核心”及所“論述的主題的重要性”。教宗解釋道,羅亞爾部長對這份文件“極感興趣”,那時人們只知道這通諭論述的是“共同家園和社會公義的主題”。羅亞爾部長對教宗說,文件“極其重要”,並預言說它將會產生“重大影響,我們對它有很多期待”。

佩特里尼寫道,教宗方濟各坦承,直到那時“我還不知道這道《通諭》會造成這麽大的轟動”。教宗說:“那時,我意識到期待在增長,盼望我們在這個方向上成為一個強烈的聲音。隨後進行得順利:《通諭》出來後,我看到大多數的人,那些關心人類福祉的人都閲讀了並加以讚賞,對它予以運用、評論和引證。我認為它幾乎得到了普遍的接納。”

 

教宗方濟各對環境議題的關注“是隨著時間而得以成熟”,當佩特里尼向他詢問這個問題時,教宗坦承,這是於2007年在阿帕雷西達開始的“一段漫長的旅程”。他當時作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總主教,主持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主教團第五屆大會結束文件編撰委員會的工作。

教宗回憶道,巴西主教們的態度“令我感到費解”,他們利用每次機會“都在談論亞馬遜的重大問題”,以及它們關乎著“環境和社會問題”,可是當時的貝爾格里奧樞機“不明白這種迫切性和他們的堅持”。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爾主教們也不停地催促,請求將這些議題列入會議結束文件。教宗說,從那時起“已經過了很久,我完全改變了對環境問題的觀念”。

“最初我對這些議題完全不了解。後來,我下功夫研究才有了認識,除去了這層面紗。我認為應該留給每個人去了解的時間。不過,如果我們希望有一個未來話,就需要迅速改變我們的範式。”

如果說,佩特里尼仍感到難以在“有信仰者”和“世俗界”之間建立對話的橋樑,教宗方濟各則強調“《願祢受讚頌》通諭是二者之間的共同點,因為是寫給所有人的”。佩特里尼重申,對話不是“一項道德選擇”,而是“一種不折不扣的方法”。教宗補充說,這“首先是一種合乎人性的方法”。這方法“並不消除差異和衝突,反而加以讚賞,同時也要為了更大的益處而超越它們”。

佩特里尼認為,這道《通諭》對個體在改良中的貢獻予以肯定。教宗證實了他的看法,指出“本堂神父應習慣於關燈,總該如此”,因為他必須“守護獻儀,將它用於善行”。教宗也提到不當的情況,說家庭的開支在食物和穿衣之後就是呵護身體、做美容和整容手術,然後就是家畜,卻看不到有關的教育。如此一來,“難以談論新的生態方法及與環境的新和諧”。

教宗鼓勵人們要親自行動起來,使這種情況得到改變。他努力用恰當的字眼表示:“需要擊倒利己主義和剝削大地母親的思維。這種思維認為,我榨取大地母親,因為她廣闊無邊,必須把我想得到的東西給予我,沒有商量的餘地。這是一種完全病態的思維,只能使我們陷入崩潰。”

教宗在此重提整體生態學的觀念,用以解釋《願祢受讚頌》不是綠色通諭,也並非環保主義的文件,而是一道社會通諭。教宗闡明,我們人類“最先成了生態學的一部分”,人與環境不可分離。

2020 September 10, 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