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新書《未來的大地:與教宗方濟各就整體生態學的交談》 新書《未來的大地:與教宗方濟各就整體生態學的交談》 

《未來的大地》:教宗與佩特里尼關於整體生態學交談(三)

“慢食運動”創始人、美食家佩特里尼在他與教宗交談的新書中,記述了教宗關於新經濟的思想。教宗指出,為了尋找希望,為了更好地走出危機,我們就要注視邊緣地區,“未來將在那裡發揮作用”。我們需要一種抵拒“野蠻經濟市場”的經濟政策,抵拒“形如空氣、無法抓住的金融神秘主義”。

(梵蒂岡新聞網)“慢食運動”創始人、美食家佩特里尼在與教宗的交談中自然也關注飲食話題,他在新近出版的《未來的大地:與教宗方濟各就整體生態學的交談》一書中寫道,飲食是“建設橋樑的途徑”。教宗表明,為建立友誼關係“需要多次聚在一起用餐”,因為只要不鋪張浪費、不是為了食物而聚首,而是將人際關係置於中心,飲食則是“價值和文化的媒介”。

佩特里尼主張一種“不過分卻有節制”的飲食享樂,他主動詰難教宗,說“天主教會在享樂方面素來有些節制,好似這該當是避免的事”。教宗方濟各不同意這種說法,表示教會譴責“非人性的享樂”,卻接納“合乎人性和適度”的享樂。

他說:“樂趣直接來自天主,不是天主教徒、基督教徒或其它的任何事物,它只是神聖的。飲食的樂趣用來幫助我們保持身體建康;同樣,性愉悅是使相愛達致最美好的行為,確保人類的延續。”

佩特里尼和教宗都喜愛看《巴貝特之宴》這部影片,教宗證實,“這是我看過的最美好的影片之一”,它是“基督徒愛德和愛的讚歌”,“能讓人感覺到那許久被誤解所窒息的神聖樂趣”。談到電影,教宗坦承,“我是電影的愛好者”,而且回憶道,他自兒時起就是在意大利新現實主義的熏陶下成長的,有時與家人一口氣看完三部電影。

今年7月9日,教宗方濟各和佩特里尼在聖瑪爾大之家進行了第三次交談,從泛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談到新冠疫情。佩特里尼提及他參加這次世界主教會議的“非凡經驗”,說“我看到的教會與我想像的不同,她是一個腳踏實地、非常活躍的教會”。現在,人類卻折服於衛生危急的情況,我們需要希望的話語。教宗提到,人類“受到這個病毒和許多病毒的蹂躪”,我們助長了“不公的病毒”,它們導致野蠻的市場經濟和粗暴的社會不公。

教宗指出,為了尋找希望,為了更好地走出危機,我們就要注視邊緣地區,“未來將在那裡發揮作用”。教宗說,我們應離開中心點,需要一種抵拒“野蠻經濟市場”的經濟政策,抵拒“形如空氣、無法抓住的金融神秘主義”。需要一種理解經濟的新方式,人民的新主角。

 

教宗與佩特里尼的談話又回到《願祢受讚頌》通諭,後者認為這道《通諭》“比先前更合乎時宜”。教宗同意他的看法,稱人們對《通諭》的覺悟有所增長。教宗提到,意大利一個地區的漁民告訴他在海中打撈塑料品,僅一條船就裝了6噸。“他們意識到且懂得必須清理大海”。

教宗又舉了一例。他在2019年接見了一些石油工業家,他們說如果現在放棄石油,就會再次出現30年代的危機。教宗答道,的確如此,但“需要緩慢行事的智慧,不要取消工作。工作如同我們文化的氣息,失去工作,人就會消沉”。

佩特里尼提到,如果人人“都希望轉變”,疫情之後卻不幸地有一種傾向,願意恢復“先前相同的價值”。教宗對此表示:“的確,有些人正在為這回程而努力。然而,我們則必須準備別的事情!需要有其它的選擇!以這選擇取勝。不錯,還有許多人在做准備,刷了三下油漆就說‘啊,一切都改變了!’但絲毫未改變。”

接著,作者佩特里尼談到上個世紀意大利幾位具有先知性的偉大人物,教宗回應道,“還好,他們如今受到了承認”,這也歸功於梵二大公會議。可是,梵二大公會議“在50年之後仍未受到接納,許多人設法向後倒退”。我們處在半途中,而最強烈的反應則來自“經濟自由主義的觀念”,它近似“基督信仰的繁榮神學的觀念,這不是應走的道路。相反地,我們應走貧窮神學的道路!”

這次交談的另一個話題是關於“年長者與青年之間的對話”。教宗解釋說,“今天身為父母的一代人”是在“舒適生活的文化”中成長,“失去了根基的記憶,但年長者仍有這個記憶”。如果這些父母的意志被“舒適享樂和消費主義”削弱,學校和大學就有義務“重新拾起3種人類語言,即大腦、心靈和雙手的語言,且要使之彼此和諧!”否則“培育出的技術人員隨著發展將被人工智能取代,後者沒有心靈,也不懂得愛撫”。

佩特里尼與教宗最後交談的話題仍舊是教育。教宗提到,他的一位“偉大的哲學教授”說過,“如果一個人不懂得與兒童玩耍,他就不是成熟的人”。教宗回憶說,他後來在擔任聽告解司鐸時,經常問身為父母的人:“你們與自己的子女玩耍嗎?”他總結道,與孩子玩耍才是“真正的詩歌”。如果一個父親不懂得作詩,就無法教育好子女。但“用這免費的詩歌”就會教育好子女。

2020 September 12, 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