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罗马宗座传信大学 罗马宗座传信大学 

梵蒂冈颁布三道有关高等教育机构的训令

圣座教育部颁布有关高等研究机构的法规,针对可能的整合、合并及附属加以规范。该部会秘书长扎尼总主教向本新闻网表示:我们渴望网罗今日的挑战,让教会的学术体系能依循教会的推动力,发挥新的传教精神。

(梵蒂冈新闻网)继教宗方济各于2017年12月8日颁布了有关教会大学及学院的宗座宪令《真理的喜乐》之后,圣座教育部于今年12月8日颁布三道训令,旨在回应在高等学术机构之间「缔造网络」的需求,以促使教会走出去,发挥传教精神。文件指出,「对于列入考量的教会研究学科和学术机构本身来说」,这是一项「要求严苛的任务」。这三道训令旨在「促进研究机构的进步,以及促使它们实际分布于世界许多地方」。

圣座教育部的文件聚焦于三个关键词,也就是:高等教育机构的整合、合并及附属。三个重要的改变是上述的一切行动都必须接受梵蒂冈该部会的审查,并透过一道为期五年的法令授予许可;换句话说,就是「试行五年」,然后可以再延展五年,或是可能撤回。这三道训令将从2021学年度,或者2022学年度的第一天开始实施,具体实施日期取于世界各地使用的学年行事历。

在颁布训令的机会上,圣座教育部秘书长扎尼(Vincenzo Zani)总主教接受本新闻网采访,解释了如此改变对于教会高等研究机构的意义。扎尼总主教说:「我们有5百多个教会教育机构,120个教会学院,诸如神学、哲学、教会法和其它研究领域的学院。再者,我们也有大约4百个附属、整合及合并的学术机构。这意味著什么呢?意思是,教会学院的学习计划类似于一般公立学校,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结束时,颁授学士学位;第二个阶段授予硕士学位;第三个阶段则是博士学位。因此,我们拥有120个学院,但在世界各地还有其它附属、整合及合并的学术机构。附属机构只设立第一个阶段,整合的机构能颁发学士及硕士文凭,而合并的机构少之又少,它们从事专门的研究,只能授予第二或第三阶段的学位。这些机构都以学院为参照点,所以由学院负责。但是,在更新整个学术体系后,我们也会为那些与学院有关的机构,逐一批准相关规范。」

扎尼总主教接著指出,这次更新的「新意在于这些规范以往向来用拉丁文书写,而此刻多少必须使用各种当代语言,同时也要特别把提升研究机构的质量列入考量。这些是非常具体的指示,应当考虑到教授,以及他们必须具备的学历资格。由于附属机构大多是大修院,相关规范也必须把有关未来司铎及修会会士的培育区分开来。他们的培育要以他们的权责单位圣座圣职部的《司铎培育基本方案》的基准,我们跟进他们的学习状况,从而指导修生,哪些行政事务最好把修生培育跟教会学院划分清楚」。

《真理的喜乐》宗座宪令的重点之一是缔造网络、携手合作。扎尼总主教解释道,「『缔造网络』具有两层意义:首先是要在教育机构内更好地协调学习历程,这关乎跨学科的事务,因为各学科不该以自我为标准,变得支离破碎,却要互相交流;其次是在避免叠床架屋的前提下缔造网络」,若有更专门的机构处理跨学科事宜,就不要再成立新机构,以免累赘无用。「在这层意义上,附属、整合及合并是至关重要的方法,它能巩固机构之间的关系,同时又明显维持各机构的自治」。

此外,在地域差异方面,扎尼总主教表示,「《真理的喜乐》宪令深入解读并诠释了《福音的喜乐》劝谕,教宗在后者里面谈及『走出去的教会』、一个完全发挥传教精神的教会。因此,这项原则也融入了教会学术机构的新法规里,包括把传教精神解读成一种与当今社会、文化和随之而来的挑战更深入对话的方法。于是,在这层意义上,教会便走出去了。而在推动教会研究机构的目标方面,也不能忽略当今世界带来的难题和挑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传教精神也能从地理的角度来解读。比方说,宗座传信大学是一间位于罗马的宗座大学,但它在非洲和亚洲有110个附属机构。这是在网络中工作、并与圣座传信部合作的特殊渠道,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努力与这些机构一起关注并网罗今日的挑战,促使教会学术系统不以自我为准则,却依循教会的推动力,实践新福传,发挥新的传教精神」。

2020 December 10, 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