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佩爾樞機 佩爾樞機 

佩爾樞機:我在牢裡寬恕了控告我的人

現年80 歲的澳大利亞籍佩爾樞機接受本新聞網採訪,講述了他在牢裡13個月的經歷。日前他在意大利出版了一本新書,題名為《監獄日記》。佩爾樞機表示,「我將自己的苦難與耶穌的相連結,這對我助益良多。我始終相信,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一切,後面有天主上智的安排」。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經濟秘書處榮休處長佩爾樞機於2021 年6月8日在他的故鄉澳大利亞慶祝八十大壽。他曾經坐牢一年多,而今恢復了自由之身,並在意大利出版了一本新書,題名為《監獄日記》。為防止新冠疫情擴散,本新聞網在佩爾樞機壽辰當天通過電話進行了採訪,請他談談他坐牢的經歷和出書的緣由。

佩爾樞機曾經被控告性侵犯未成年人,因此鋃鐺入獄,一度被判處六年有期徒刑。在審判的過程中,樞機反覆重申自己的清白,但他一直到2020年4月才被宣判無罪釋放。在這段期間,聖座始終對澳大利亞司法當局抱持信心,並對無罪釋放的判決表示欣慰。樞機的《監獄日記》厚達400多頁,內容包括他從2019年2月27日至7月13日在墨爾本監獄裡的日常隨筆。

這位澳大利亞籍樞機首先向本新聞網表示,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坐牢。他奮力抵抗,卻無濟於事。樞機說:「當時情況很混亂,夾雜了謊言與欺騙。但是幸而有最高法院,我最終才能重獲自由。」

關於佩爾樞機為何要在監獄中寫日記,他解釋道:「原因有很多。我想到這也許會對那些跟我一樣身處困境、痛苦煎熬的人有所幫助。之後,我想到,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寫日記或許會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因為坐過牢的樞機並不多。再者,這也是因為我發現有許多服刑人致力於寫作,在天主教裡第一個便是聖保祿。在監獄裡書寫是一件很有療癒效果的事。」

佩爾樞機在獄中除了寫日記以外,也虔心祈禱。他說道:「信德與祈禱至關重要,有助於我在監獄裡的那段日子裡完全改變觀點。我的經驗顯示出,教會訓導能帶給我們多大的幫助、祈禱和懇求天主的恩寵能帶來多大的助益。當我們明白,善度自身的苦難能帶來更大的益處,我們可以將自己的苦難與耶穌的相連結時,格外能使人獲益良多。身為基督徒,我們知道,因著天主子的受難與聖死,我們獲得救贖。對於一個跟我處境相同的人來說,活出這個有關苦難意義的教導,著實能改變一切。」

談到坐牢時與其他服刑人的互動,佩爾樞機指出:「我最初被單獨關押,以確保我的人身安全。我沒見到其他11名跟我在同一區域的服刑人。到了我坐牢的最後四個月,我才見得到其他三名服刑人,與他們交談。而我大部分的時間,只能感受到我獄中同伴們的憤怒和焦慮,沒建立起個人關係。」

在這本《監獄日記》裡,佩爾樞機提到他聆聽了穆斯林服刑人的祈禱。對此,這位神長表示:「對我來說,只有一個天主,我們都是一神宗教的信徒。基督徒與穆斯林的神學觀點明顯不一樣,但是我們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向同一個天主祈禱。天主不分穆斯林的天主、基督徒的天主或其它宗教的天主。天主只有一個。」

此外,佩爾樞機也在日記中寫到,他在監獄裡每天為控告他的人祈禱,施以寬恕和祝福。佩爾樞機坦言,「這有時很難做到。可是一旦下定決心寬恕一切,後續的事就水到渠成」。「接著,對我來說,寬恕那個控告我的人沒那麼困難。我知道他是個受過苦的人,陷入無比的混亂當中。」

這位澳大利亞籍樞機在坐牢期間,收到了成千上萬的支持信函。樞機說:「這些信函帶給我莫大的幫助。這些信顯然大多來自澳大利亞,但也有些來自美國和世界其它地方。有些也來自意大利、德國、英國和愛爾蘭。對我來說,這些信函帶來很大的支持與鼓勵。有些信函是全家人一起寫的,它們往往充滿靈修,有時帶有神學價值,有時富含歷史文化。這些信函的主題包羅萬象,帶給我很大的幫助。」

即使是在牢裡,佩爾樞機依然堅信天主上智的安排。樞機表示,「雖然有時候我無法理解天主究竟在做什麼,但是我始終相信,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一切,後面有天主上智的安排」。

至於佩爾樞機從坐牢的經歷中學會的事,他強調,坐牢的13個月教了他「堅忍的重要性,以及信德、寬恕和苦難的救贖這些簡單事物的重要性」。樞機說:「一個人生活在牢裡時,通常被迫面對各種生活的基本課題、一些簡單而重要的事物。這也發生在我的身上,而我必須說,感謝天主,我倖存下來了。」

針對戀童醜聞能否成為教會革新的機會,佩爾樞機表明:「事情必須如此。我們不能繼續依然故我。這是某種靈性和道德上的癌症。我認為,在澳大利亞這裡,我們認真地根除這個問題,而世界各地所有的司鐸和主教都有義務投入這項工作,以確保這些醜聞不再重演。太多的磨難、太多的痛苦。教會內侵犯的現象再次顯示出我們沒有遵循耶穌的教導。倘若我們恪守天主十誡,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2021 June 09, 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