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佩尔枢机 佩尔枢机 

佩尔枢机:我在牢里宽恕了控告我的人

现年80 岁的澳大利亚籍佩尔枢机接受本新闻网采访,讲述了他在牢里13个月的经历。日前他在意大利出版了一本新书,题名为《监狱日记》。佩尔枢机表示,「我将自己的苦难与耶稣的相连结,这对我助益良多。我始终相信,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后面有天主上智的安排」。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经济秘书处荣休处长佩尔枢机于2021 年6月8日在他的故乡澳大利亚庆祝八十大寿。他曾经坐牢一年多,而今恢复了自由之身,并在意大利出版了一本新书,题名为《监狱日记》。为防止新冠疫情扩散,本新闻网在佩尔枢机寿辰当天通过电话进行了采访,请他谈谈他坐牢的经历和出书的缘由。

佩尔枢机曾经被控告性侵犯未成年人,因此锒铛入狱,一度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在审判的过程中,枢机反复重申自己的清白,但他一直到2020年4月才被宣判无罪释放。在这段期间,圣座始终对澳大利亚司法当局抱持信心,并对无罪释放的判决表示欣慰。枢机的《监狱日记》厚达400多页,内容包括他从2019年2月27日至7月13日在墨尔本监狱里的日常随笔。

这位澳大利亚籍枢机首先向本新闻网表示,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坐牢。他奋力抵抗,却无济于事。枢机说:「当时情况很混乱,夹杂了谎言与欺骗。但是幸而有最高法院,我最终才能重获自由。」

关于佩尔枢机为何要在监狱中写日记,他解释道:「原因有很多。我想到这也许会对那些跟我一样身处困境、痛苦煎熬的人有所帮助。之后,我想到,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写日记或许会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因为坐过牢的枢机并不多。再者,这也是因为我发现有许多服刑人致力于写作,在天主教里第一个便是圣保禄。在监狱里书写是一件很有疗愈效果的事。」

佩尔枢机在狱中除了写日记以外,也虔心祈祷。他说道:「信德与祈祷至关重要,有助于我在监狱里的那段日子里完全改变观点。我的经验显示出,教会训导能带给我们多大的帮助、祈祷和恳求天主的恩宠能带来多大的助益。当我们明白,善度自身的苦难能带来更大的益处,我们可以将自己的苦难与耶稣的相连结时,格外能使人获益良多。身为基督徒,我们知道,因著天主子的受难与圣死,我们获得救赎。对于一个跟我处境相同的人来说,活出这个有关苦难意义的教导,著实能改变一切。」

谈到坐牢时与其他服刑人的互动,佩尔枢机指出:「我最初被单独关押,以确保我的人身安全。我没见到其他11名跟我在同一区域的服刑人。到了我坐牢的最后四个月,我才见得到其他三名服刑人,与他们交谈。而我大部分的时间,只能感受到我狱中同伴们的愤怒和焦虑,没建立起个人关系。」

在这本《监狱日记》里,佩尔枢机提到他聆听了穆斯林服刑人的祈祷。对此,这位神长表示:「对我来说,只有一个天主,我们都是一神宗教的信徒。基督徒与穆斯林的神学观点明显不一样,但是我们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向同一个天主祈祷。天主不分穆斯林的天主、基督徒的天主或其它宗教的天主。天主只有一个。」

此外,佩尔枢机也在日记中写到,他在监狱里每天为控告他的人祈祷,施以宽恕和祝福。佩尔枢机坦言,「这有时很难做到。可是一旦下定决心宽恕一切,后续的事就水到渠成」。「接著,对我来说,宽恕那个控告我的人没那么困难。我知道他是个受过苦的人,陷入无比的混乱当中。」

这位澳大利亚籍枢机在坐牢期间,收到了成千上万的支持信函。枢机说:「这些信函带给我莫大的帮助。这些信显然大多来自澳大利亚,但也有些来自美国和世界其它地方。有些也来自意大利、德国、英国和爱尔兰。对我来说,这些信函带来很大的支持与鼓励。有些信函是全家人一起写的,它们往往充满灵修,有时带有神学价值,有时富含历史文化。这些信函的主题包罗万象,带给我很大的帮助。」

即使是在牢里,佩尔枢机依然坚信天主上智的安排。枢机表示,「虽然有时候我无法理解天主究竟在做什么,但是我始终相信,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后面有天主上智的安排」。

至于佩尔枢机从坐牢的经历中学会的事,他强调,坐牢的13个月教了他「坚忍的重要性,以及信德、宽恕和苦难的救赎这些简单事物的重要性」。枢机说:「一个人生活在牢里时,通常被迫面对各种生活的基本课题、一些简单而重要的事物。这也发生在我的身上,而我必须说,感谢天主,我幸存下来了。」

针对恋童丑闻能否成为教会革新的机会,佩尔枢机表明:「事情必须如此。我们不能继续依然故我。这是某种灵性和道德上的癌症。我认为,在澳大利亚这里,我们认真地根除这个问题,而世界各地所有的司铎和主教都有义务投入这项工作,以确保这些丑闻不再重演。太多的磨难、太多的痛苦。教会内侵犯的现象再次显示出我们没有遵循耶稣的教导。倘若我们恪守天主十诫,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2021 June 09, 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