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梵蒂岡電台90週年:為教宗服務的使命

2月12日是梵蒂岡電台成立90週年紀念日,前台長隆巴爾迪神父寫了一篇回顧電台成立經歷和使命的文章作為慶祝。這篇文章刊登在耶穌會的《公教文明》期刊最新一期中。在慶祝這件盛事的機會上,本新聞網摘錄了文章的部分內容,幫助讀者對梵蒂岡電台走過的旅程有個大概的瞭解。

費德里科·隆巴爾迪

2021年2月12日是教宗庇護十一世發表著名廣播訊息、為他授意創立的梵蒂岡電台揭幕90週年紀念日,這個當時稱為“廣播站”的電台,是教宗任命古列爾莫•馬可尼(Guglielmo Marconi)設計並建立的,教宗委託耶穌會士朱塞佩•詹弗蘭切斯基(Giuseppe Gianfranceschi)神父為第一任台長,負責管理電台事務。梵蒂岡電台從建台起便肩負一個清楚的使命,就是做教宗的工具,為他在世界中宣講福音和領導普世天主教會的職務服務。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使命一直存留下來,教宗們也多次予以强調。

梵蒂岡電台是教宗的聲音

梵蒂岡電台是在梵蒂岡城國快速成立的背景下誕生的。這個由馬可尼建立的廣播站,擁有當時最前衛的科技,不須依賴意大利而能進行電報和廣播服務。當時,通過短波,其它大洲的居民也能够收聽到它的廣播。梵蒂岡電台一開始便是全球天主教徒得以首次直接聽見教宗聲音的工具。

上世紀三十年代是個獨裁霸權時代,庇護十一世教宗的立場勇敢,人們對教會滿懷信賴,因此,用各種語言的廣播來帶領和支持歐洲各國教友的要求迅速增加。在詹弗蘭切斯基神父因病早逝後,34歲的索科爾西(Filippo Soccorsi)神父於1934年被教宗任命為梵蒂岡電台的第二任台長。索科爾西神父不僅致力於改善電台的技術結構,如使用被稱為“教宗手指”的天綫,同時也擴大了廣播的內涵。就這樣,電台於1836年獲得國際無綫電聯合會接納它以特殊身份為該會的成員,認可它在不受任何限制下進行廣播活動的權利。為了在當時經費短缺的情况下進行廣播工作,索科爾西神父邀請了不同國籍的耶穌會弟兄幫忙編輯廣播稿和播音。在當時,德語播音最為重要。

1939年大戰爆發前夕,梵蒂岡電台正常播放的有:意大利語、法語、英語、德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波蘭語、烏克蘭語、立陶宛語廣播。面對戰爭大悲劇,梵蒂岡電台可以成為教會的一個依據點,擔任揭露暴力、支持受害者和反抗者、鼓勵人們懷抱希望的角色。教宗庇護十二世通過梵蒂岡電台發表的“廣播訊息”聞名於世,那是全歐洲的人所熱切期待和專心聆聽的話語。在那可怕的年代,教宗呼籲正義與和平的聲音超越了衝突各方的聲音,那是最崇高、最具權威的聲音。

不過,梵蒂岡電台在二戰期間之所以成為家喻戶曉的電台,也因為它的另一個重要服務,就是,為衆多家庭尋找戰爭中失去音訊的親人或至少令他們得以聯絡上。這個服務是在教宗庇護十二世授意下與國務院的新聞辦公室合作進行的。

梵蒂岡電台通過一些特定的廣播來詢求失踪的人的消息,也向被囚禁的人傳達他們親人的簡短訊息。他們的姓名由播音員一個個音節緩慢地清楚喊出。這類廣播的時間,每週可達到70小時,每天約12,13小時。從1940年到1946年,在12105小時的廣播中,總共播出了124萬零728個訊息。有時,有些戰俘營會用擴音器來播放梵蒂岡電台的這些廣播。大量令人感動的謝函是人們感激梵蒂岡電台這個服務的明證。這是梵蒂岡電台歷史最美好篇章中的一段。

梵蒂岡電台是沉默教會的聲音

二戰結束後,梵蒂岡電台通過廣播陪伴了衝突中受到摧殘的國家的道德和精神重建。那時,籌備1950年聖年的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那是教會更新活力的時期。

然而,也正是在此時,東歐的一大部分陷入了共産政權的壓迫下。在許多國家中,天主教成了迫害的目標。這是梵蒂岡電台必須應對的一個歷史性挑戰,因為它是那些國家中的天主教友得以與教宗和普世教會相連並在信仰上得到支持的唯一途徑。儘管資源有限,電台仍然增加了東歐各種語言的廣播,而且將廣播時間加長。40年代末,除了已經是正常廣播語言的波蘭語外,又增添了捷克語、斯洛伐克語、匈牙利語、拉脫維亞語、俄羅斯語、克羅地亞語、斯洛文尼亞語、烏克蘭語、保加利亞語、白俄羅斯語的廣播。很快,阿爾巴尼亞語也成了正常廣播的語言之一。在受壓迫的數十年中,梵蒂岡電台為那些國家中沒有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天主教友、會士修女、司鐸、主教提供了定時、可靠的廣播節目。

關於那些年代的故事,說不盡、道不完。在某些國家內,在某些迫害特別嚴峻的時期,收聽梵蒂岡電台的廣播是絕對被禁止的,要冒極大的危險,可能會被判重刑,被判入獄甚至死刑。波蘭語和斯洛伐克語廣播節目的收聽率很高,教友少的地方,聽衆當然也少。但是,梵蒂岡電台的負責神父們遵照教宗的旨意所持的原則是:不重聽衆的人數而重聽衆的需要。因此,向東歐廣播使用的語言數目總是占電台廣播使用的語言數目的一半以上。許多年後,圍墻倒塌了,東歐教友和人民終於能够表達他們對梵蒂岡電台的感激,比如,蘇聯解體一年後,烏克蘭語節目部收到了4萬多封謝函,又如,阿爾巴尼亞政府頒授榮譽勛章給梵蒂岡電台,表揚它的工作。

1970年,梵蒂岡電台搬遷到天使堡對面的庇護大樓,直到今天,這裡一直是它的總部。1973年,羅伯特•杜奇(Roberto Tucci)神父繼瑪爾特賈尼(Martegani)神父任台長。那正是1975年聖年前夕。為了慶祝聖年,整個電台動員起來,不僅直播教宗舉行的重要禮節、接見活動和其它活動,以各種語言提供有關訊息,同時也為從世界各地來到羅馬的朝聖人士提供服務。

隨著時間的推進,梵蒂岡電台不斷地擴展,70年代後半部的兩位領導人為它作了重要的貢獻。一是博爾多梅奧(Pasquale Borgomeo)神父,他是一位活力充沛、創造力極强的節目部主任,另一位是卡巴瑟斯(Félix Juan Cabasés)神父,編輯中心的負責人。博爾多梅奧神父為電台拓展了寶貴的國際關係,卡巴瑟斯神父的工作為電台的資料編排和節目編輯留下深厚的記印。

就這樣,梵蒂岡電台臻於成熟的階段,無論在專業或新聞學方面都大為提升,這令它成為普世教會中日常溝通的心臟,正如大公會議所祝願的,為共融服務。在此同時,它也在廣大的天主教和非天主教傳播界擔任了傳播教會生活消息的活躍主角。

2021 February 11,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