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梵蒂冈电台90周年:为教宗服务的使命

2月12日是梵蒂冈电台成立90周年纪念日,前台长隆巴尔迪神父写了一篇回顾电台成立经历和使命的文章作为庆祝。这篇文章刊登在耶稣会的《公教文明》期刊最新一期中。在庆祝这件盛事的机会上,本新闻网摘录了文章的部分内容,帮助读者对梵蒂冈电台走过的旅程有个大概的了解。

费德里科·隆巴尔迪

2021年2月12日是教宗庇护十一世发表著名广播讯息、为他授意创立的梵蒂冈电台揭幕90周年纪念日,这个当时称为“广播站”的电台,是教宗任命古列尔莫•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设计并建立的,教宗委托耶稣会士朱塞佩•詹弗兰切斯基(Giuseppe Gianfranceschi)神父为第一任台长,负责管理电台事务。梵蒂冈电台从建台起便肩负一个清楚的使命,就是做教宗的工具,为他在世界中宣讲福音和领导普世天主教会的职务服务。随著时间的流逝,这个使命一直存留下来,教宗们也多次予以强调。

梵蒂冈电台是教宗的声音

梵蒂冈电台是在梵蒂冈城国快速成立的背景下诞生的。这个由马可尼建立的广播站,拥有当时最前卫的科技,不须依赖意大利而能进行电报和广播服务。当时,通过短波,其它大洲的居民也能够收听到它的广播。梵蒂冈电台一开始便是全球天主教徒得以首次直接听见教宗声音的工具。

上世纪三十年代是个独裁霸权时代,庇护十一世教宗的立场勇敢,人们对教会满怀信赖,因此,用各种语言的广播来带领和支持欧洲各国教友的要求迅速增加。在詹弗兰切斯基神父因病早逝后,34岁的索科尔西(Filippo Soccorsi)神父于1934年被教宗任命为梵蒂冈电台的第二任台长。索科尔西神父不仅致力于改善电台的技术结构,如使用被称为“教宗手指”的天线,同时也扩大了广播的内涵。就这样,电台于1836年获得国际无线电联合会接纳它以特殊身份为该会的成员,认可它在不受任何限制下进行广播活动的权利。为了在当时经费短缺的情况下进行广播工作,索科尔西神父邀请了不同国籍的耶稣会弟兄帮忙编辑广播稿和播音。在当时,德语播音最为重要。

1939年大战爆发前夕,梵蒂冈电台正常播放的有:意大利语、法语、英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波兰语、乌克兰语、立陶宛语广播。面对战争大悲剧,梵蒂冈电台可以成为教会的一个依据点,担任揭露暴力、支持受害者和反抗者、鼓励人们怀抱希望的角色。教宗庇护十二世通过梵蒂冈电台发表的“广播讯息”闻名于世,那是全欧洲的人所热切期待和专心聆听的话语。在那可怕的年代,教宗呼吁正义与和平的声音超越了冲突各方的声音,那是最崇高、最具权威的声音。

不过,梵蒂冈电台在二战期间之所以成为家喻户晓的电台,也因为它的另一个重要服务,就是,为众多家庭寻找战争中失去音讯的亲人或至少令他们得以联络上。这个服务是在教宗庇护十二世授意下与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合作进行的。

梵蒂冈电台通过一些特定的广播来询求失踪的人的消息,也向被囚禁的人传达他们亲人的简短讯息。他们的姓名由播音员一个个音节缓慢地清楚喊出。这类广播的时间,每周可达到70小时,每天约12,13小时。从1940年到1946年,在12105小时的广播中,总共播出了124万零728个讯息。有时,有些战俘营会用扩音器来播放梵蒂冈电台的这些广播。大量令人感动的谢函是人们感激梵蒂冈电台这个服务的明证。这是梵蒂冈电台历史最美好篇章中的一段。

梵蒂冈电台是沉默教会的声音

二战结束后,梵蒂冈电台通过广播陪伴了冲突中受到摧残的国家的道德和精神重建。那时,筹备1950年圣年的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那是教会更新活力的时期。

然而,也正是在此时,东欧的一大部分陷入了共产政权的压迫下。在许多国家中,天主教成了迫害的目标。这是梵蒂冈电台必须应对的一个历史性挑战,因为它是那些国家中的天主教友得以与教宗和普世教会相连并在信仰上得到支持的唯一途径。尽管资源有限,电台仍然增加了东欧各种语言的广播,而且将广播时间加长。40年代末,除了已经是正常广播语言的波兰语外,又增添了捷克语、斯洛伐克语、匈牙利语、拉脱维亚语、俄罗斯语、克罗地亚语、斯洛文尼亚语、乌克兰语、保加利亚语、白俄罗斯语的广播。很快,阿尔巴尼亚语也成了正常广播的语言之一。在受压迫的数十年中,梵蒂冈电台为那些国家中没有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天主教友、会士修女、司铎、主教提供了定时、可靠的广播节目。

关于那些年代的故事,说不尽、道不完。在某些国家内,在某些迫害特别严峻的时期,收听梵蒂冈电台的广播是绝对被禁止的,要冒极大的危险,可能会被判重刑,被判入狱甚至死刑。波兰语和斯洛伐克语广播节目的收听率很高,教友少的地方,听众当然也少。但是,梵蒂冈电台的负责神父们遵照教宗的旨意所持的原则是:不重听众的人数而重听众的需要。因此,向东欧广播使用的语言数目总是占电台广播使用的语言数目的一半以上。许多年后,围墙倒塌了,东欧教友和人民终于能够表达他们对梵蒂冈电台的感激,比如,苏联解体一年后,乌克兰语节目部收到了4万多封谢函,又如,阿尔巴尼亚政府颁授荣誉勋章给梵蒂冈电台,表扬它的工作。

1970年,梵蒂冈电台搬迁到天使堡对面的庇护大楼,直到今天,这里一直是它的总部。1973年,罗伯特•杜奇(Roberto Tucci)神父继玛尔特贾尼(Martegani)神父任台长。那正是1975年圣年前夕。为了庆祝圣年,整个电台动员起来,不仅直播教宗举行的重要礼节、接见活动和其它活动,以各种语言提供有关讯息,同时也为从世界各地来到罗马的朝圣人士提供服务。

随著时间的推进,梵蒂冈电台不断地扩展,70年代后半部的两位领导人为它作了重要的贡献。一是博尔多梅奥(Pasquale Borgomeo)神父,他是一位活力充沛、创造力极强的节目部主任,另一位是卡巴瑟斯(Félix Juan Cabasés)神父,编辑中心的负责人。博尔多梅奥神父为电台拓展了宝贵的国际关系,卡巴瑟斯神父的工作为电台的资料编排和节目编辑留下深厚的记印。

就这样,梵蒂冈电台臻于成熟的阶段,无论在专业或新闻学方面都大为提升,这令它成为普世教会中日常沟通的心脏,正如大公会议所祝愿的,为共融服务。在此同时,它也在广大的天主教和非天主教传播界担任了传播教会生活消息的活跃主角。

2021 February 11,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