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聖座經濟秘書處處長:聖座的財務報表是為教宗和教會使命效勞

聖座經濟秘書處處長格雷羅神父接受採訪,介紹了2019年財務報表的若干數據。他說:「聖座的經濟必須是個玻璃屋,信眾有權利知道我們如何運用資源。」

(梵蒂岡新聞網)「信眾有權利知道我們如何運用資源。」聖座經濟秘書處處長格雷羅神父在接受梵蒂岡媒體採訪時,就羅馬聖座2019年的財務報表做了說明。格雷羅神父表示,要求聖座維持財務的透明度是合理的。「聖座的經濟必須像是個玻璃屋。這是聖座經濟秘書處、我本人和聖座其它機構的職責。為此,若干規則已有所調整,諸如招標的法規」。我們並非「財物的主人,只是個守護者」。因此,「在介紹2019年財務報表時,我們渴望盡量以簡淺易懂的方式,向信眾解釋羅馬聖座的資源有哪些、它們的來源及使用方式」。

聖座經濟秘書處處長首先闡明,聖座的財務報表並非整個教會的報表。世界各地主教團、教區、堂區、修會和教會事業並未涵蓋在內;就連梵蒂岡城國的許多機構,例如城國政府、宗教事業局、聖伯多祿善會和眾多基金會都沒有列在其中。聖座財務報表只包含60個單位,它們的服務範圍包括「教宗領導教會的使命、他在愛德中的共融工作、福傳、傳播、促進人類整體發展、教育、援助困境中的教會,以及聖職人員培育等等」。因此,這份財務報表又被稱為「使命的報表」。

聖座2019年度的合併財務報表顯示,該年度的收入為3.07億歐元,支出是3.18億歐元,虧損為1100萬歐元,淨資產相當於14.02億歐元。格雷羅神父闡明,「聖座的運作不同於一個企業或國家,不尋求利潤或盈餘。因此,有虧損很正常。事實上,幾乎每個部會都是個『燒錢中心』:它們的服務既不出售,也沒有贊助。避免虧空不是聖座的目標。聖座的精神截然不同。我們認為,目標在於開銷必須符合我們受委託的使命服務的一切所需」。

關於聖座的收入來源,格雷羅神父指出,「在2019年期間,聖座資產創造了54%的收益,相當於1.64億歐元。包括地下墓穴、傳播部出售的製作品和梵蒂岡書局出版社在內的商業活動,加上若干證書費用和大學學費等服務,帶來了14%的收入,也就是4400萬歐元。宗教事業局、梵蒂岡城國政府和聖伯多祿大殿等沒有列入這份合併報表的梵蒂岡單位,貢獻了14%,即4300萬歐元。各教區和信眾的捐款為5600萬歐元,等於是18%」。

在支出方面,聖座經濟秘書處處長把它分為三大部分:一個是所謂的「資產管理」,花費6700萬歐元,占了開支的21%,其中包括1800萬歐元的稅金,以及2500萬歐元維護建築物的花銷。格雷羅神父說:「這6700萬歐元的開銷,創造出我先前說的、從資產而來的1.64億歐元收入。此外,服務和管理占了14%的開支,使命的花銷為支出的65%。總的來說,我對於聖座的『花小錢辦大事』認識越多,就越是深受感動。」

格雷羅神父進一步讚嘆道:「我查詢過許多國家和地區的財務報表,找不到任何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情況:聖座以4300萬歐元的經費,維持125個聖座使館和常駐代表團,而且這些聖座機構具有從中斡旋和提出倡議的重大能力。《羅馬觀察報》這種知名日報的發行,梵蒂岡廣播電台和梵蒂岡媒體每天24小時以40種語言傳播,梵蒂岡新聞網編輯新聞和深入解讀,花費為4500萬歐元:我在傳播界裡找不到可以與之相比的對象。福音的訊息必須傳到地極,盡量以每個民族的母語,運用他們的文化可理解的方式來傳達。再者,有趣的是,看到聖座傳播這幾年的現代化,竟然節省了開支。另外,我們如果審視圖書館、檔案館或是基督信仰考古方面,它們處理的遺產不只屬於教會,更是全人類的;我們要是把這個領域跟類似的機構兩相對照:我們可以說,教會尊重文物的尊嚴,而且所用的資源相對稀少。可以說,大學機構也是如此。」

這位神長指出,聖座之所以能夠花小錢辦大事,有賴於「許多人極為慷慨熱忱的工作」。格雷羅神父說:「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們在很多事情上不必改進,而是也要強調,許多事情已經可圈可點。」

2020 October 03,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