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圣座经济秘书处处长:圣座的财务报表是为教宗和教会使命效劳

圣座经济秘书处处长格雷罗神父接受采访,介绍了2019年财务报表的若干数据。他说:「圣座的经济必须是个玻璃屋,信众有权利知道我们如何运用资源。」

(梵蒂冈新闻网)「信众有权利知道我们如何运用资源。」圣座经济秘书处处长格雷罗神父在接受梵蒂冈媒体采访时,就罗马圣座2019年的财务报表做了说明。格雷罗神父表示,要求圣座维持财务的透明度是合理的。「圣座的经济必须像是个玻璃屋。这是圣座经济秘书处、我本人和圣座其它机构的职责。为此,若干规则已有所调整,诸如招标的法规」。我们并非「财物的主人,只是个守护者」。因此,「在介绍2019年财务报表时,我们渴望尽量以简浅易懂的方式,向信众解释罗马圣座的资源有哪些、它们的来源及使用方式」。

圣座经济秘书处处长首先阐明,圣座的财务报表并非整个教会的报表。世界各地主教团、教区、堂区、修会和教会事业并未涵盖在内;就连梵蒂冈城国的许多机构,例如城国政府、宗教事业局、圣伯多禄善会和众多基金会都没有列在其中。圣座财务报表只包含60个单位,它们的服务范围包括「教宗领导教会的使命、他在爱德中的共融工作、福传、传播、促进人类整体发展、教育、援助困境中的教会,以及圣职人员培育等等」。因此,这份财务报表又被称为「使命的报表」。

圣座2019年度的合并财务报表显示,该年度的收入为3.07亿欧元,支出是3.18亿欧元,亏损为1100万欧元,净资产相当于14.02亿欧元。格雷罗神父阐明,「圣座的运作不同于一个企业或国家,不寻求利润或盈余。因此,有亏损很正常。事实上,几乎每个部会都是个『烧钱中心』:它们的服务既不出售,也没有赞助。避免亏空不是圣座的目标。圣座的精神截然不同。我们认为,目标在于开销必须符合我们受委托的使命服务的一切所需」。

关于圣座的收入来源,格雷罗神父指出,「在2019年期间,圣座资产创造了54%的收益,相当于1.64亿欧元。包括地下墓穴、传播部出售的制作品和梵蒂冈书局出版社在内的商业活动,加上若干证书费用和大学学费等服务,带来了14%的收入,也就是4400万欧元。宗教事业局、梵蒂冈城国政府和圣伯多禄大殿等没有列入这份合并报表的梵蒂冈单位,贡献了14%,即4300万欧元。各教区和信众的捐款为5600万欧元,等于是18%」。

在支出方面,圣座经济秘书处处长把它分为三大部分:一个是所谓的「资产管理」,花费6700万欧元,占了开支的21%,其中包括1800万欧元的税金,以及2500万欧元维护建筑物的花销。格雷罗神父说:「这6700万欧元的开销,创造出我先前说的、从资产而来的1.64亿欧元收入。此外,服务和管理占了14%的开支,使命的花销为支出的65%。总的来说,我对于圣座的『花小钱办大事』认识越多,就越是深受感动。」

格雷罗神父进一步赞叹道:「我查询过许多国家和地区的财务报表,找不到任何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情况:圣座以4300万欧元的经费,维持125个圣座使馆和常驻代表团,而且这些圣座机构具有从中斡旋和提出倡议的重大能力。《罗马观察报》这种知名日报的发行,梵蒂冈广播电台和梵蒂冈媒体每天24小时以40种语言传播,梵蒂冈新闻网编辑新闻和深入解读,花费为4500万欧元:我在传播界里找不到可以与之相比的对象。福音的讯息必须传到地极,尽量以每个民族的母语,运用他们的文化可理解的方式来传达。再者,有趣的是,看到圣座传播这几年的现代化,竟然节省了开支。另外,我们如果审视图书馆、档案馆或是基督信仰考古方面,它们处理的遗产不只属于教会,更是全人类的;我们要是把这个领域跟类似的机构两相对照:我们可以说,教会尊重文物的尊严,而且所用的资源相对稀少。可以说,大学机构也是如此。」

这位神长指出,圣座之所以能够花小钱办大事,有赖于「许多人极为慷慨热忱的工作」。格雷罗神父说:「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在很多事情上不必改进,而是也要强调,许多事情已经可圈可点。」

2020 October 03,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