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切爾尼樞機專訪 :我的家庭與聖家逃亡埃及畫像相似

2019年10月5日獲教宗方濟各擢升為樞機的切爾尼(Michael Czerny)是耶穌會士,在聖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移民與難民事務處擔任副秘書長。切爾尼樞機在接受本新聞網專訪中回顧他個人的信德和移民生活經驗、父母親二戰期間的境遇,並解釋他的牧徽、格言以及胸前十字架的意涵。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促進人類整體發展部移民與難民事務處切爾尼(Michael Czerny,S.J)樞機日前接受本新聞網訪問,回顧了他和家人生命中重大的時刻,包括:他的猶太人血統、雙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境遇、舉家移民加拿大的過程,以及後來返回出生地探訪等。

切爾尼樞機1946年在捷克斯洛伐克誕生,他的母親和外祖母都有極高的藝術天分。樞機指出,他的父母鮮少談及二戰時期的遭遇,因為認為這是個人的創痛,不願被人做出不當的詮釋,同時也為了能夠前往加拿大開創新的生活。切爾尼樞機也提到他重回出生地對當時的沉默教會的印象,以及晉牧紀念卡圖像的靈感來自他外婆的一幅聖家玻璃畫像。以下是採訪的内容:

答:我的父母原是在摩拉維亞生活,我的母親在二戰期間被關進監獄和集中營共20個月之久,並曾被強迫當雇農。她和她的父母都是天主教徒,然而,由於她的祖父母是猶太人,她被那個從1939年起統治波西米亞和摩拉維亞的納粹當局列為猶太人。我的父親是天主教徒,他沒有猶太人血統,因此沒有被關進集中營,而是被關進勞改營,因為他拒絕與我母親離婚。

問:您的母親如何看待自己為“全燔祭” (Holocasut)也就是“屠殺猶太人行動”的餘生者?
答:她從來沒有這麽認為過,這個用語是猶太人社團的用語。我的母親一向以天主教徒自居,她自視為一個迫害異族的政權瘋狂行動下的餘生者。那個政權抹殺了人,使人淪為數字,並以瓦斯和火將人變成灰燼。我的母親則用她的藝術將這個邪惡轉變了。她用“灰”或“土”塑了許多活人的像,諷刺的是,這些人像都是在火爐中燒烤而成的,其中的三個收藏在捷克泰雷津的博物館中。

問:您的晉牧紀念卡上的“聖家逃亡埃及”畫像源自您外祖母的畫作,可否請您談談她?
答:我的外祖母有藝術的天賦,在她保存下來的畫作中有一幅是玻璃彩繪,也就是我晉牧紀念卡複製的“聖家逃亡埃及”畫像的原作。外祖母和她的丈夫以及兩個兒子雖然都是天主教徒,卻因為先祖為猶太人而被關進泰雷津的集中營。她在戰爭結束幾個星期後去世,其他三位則在戰爭結束前去世。

問:請您談談您和家人移民加拿大的經過。
答:我們一家四口在1948年開始逃亡。在那之前,我的父母到處探尋可能性,後來得知加拿大願意接納我們,前提是在那裡要有人願意擔保我們。在加拿大的一位親人和商人原本願意幫助我們,但後來卻因種種原因而取消了這個計劃。後來是我父母的一位高中同學給我們作了擔保,雖然他一家人移民加拿不過才幾年,但是這家人接待了我們,並在我們適應新環境的時期中鼎力相助,指導我們學習當地語言、文化、習俗,幫助我們找工作以維持生活。我們最終克服了種族藩籬,結交了朋友,不過,我們還是繼續生活在我們原來的語言和文化中。

問:之後您還有跟捷克斯洛伐克或後來的捷克維持聯繫嗎?
答:我是在長大成人後於1987年10月中旬返回捷克斯洛伐克,在那裡逗留了3個月的時間,為了尋根,也為了能夠親身體驗共產主義下的生活。我在布爾諾與當時的耶穌會省會長有幾次的會晤,與沉默的教會的代表們見面,這個教會對推倒那將世界分裂為二的可恥圍牆有過貢獻。在這些會面中,我對他們在共產黨執政時代能繼續保持信德火焰,開啓教會生活的信德和勇氣深深讚歎!誰也沒想到僅僅幾個月後會有巨大的改變!

問:請您解釋您的樞機牧徽。
答:我選的這個牧徽,反映了我的生活經歷。牧徽上有一條船,載著一家四口。難民和一般人常是靠乘船來走動的,事實上我的四口之家也是乘船抵達加拿大的。船下的水,讓我記起大西洋。船也是教會的一個傳統圖像,如同伯多祿的漁船,具有我主耶穌囑咐“接待外國人”的意思。此外,船也提醒人們從事善行,為所有被排除在外、被遺忘或處境困難的人服務。船上方金色的太陽是耶穌會、耶穌會士的標記。綠色的背景使人想起教宗方濟各的《願祢受讚頌》通諭,這道通諭邀請我們大家照顧受造界:我們共同的家園。

問:那麼,您的格言的意義何在?
答:我的拉丁文格言“Suscipe”(請收納),是聖依納爵在《神操》裡最後的一個默觀操練,即“獲得愛情的默觀”祈禱文中的第一個詞。我選用“Suscipe”這個詞為格言,為的是能喚起將自己奉獻給天主的那整段祈禱文,作為樞機的靈修指南。教宗在2019年10月寫給新樞機們的信中說道:“教會要求你們有一個新的服務方式,這召喚大家作出更大的自我犧牲和言行一致的生活見證。”樞機的紅袍代表了流血,為忠於基督而不惜流血。

問:您胸前的十字架也非常特別,是用木頭製成的…
答:這是義大利藝術家多明尼克·佩雷格里諾所制的。他取了一塊難民船的剩餘木塊做成這十字架。難民乘這艘船從北非出發,橫渡地中海,希望到達義大利的蘭佩杜薩島。選用難民船的剩餘木塊,為提示人們耶穌被釘在木製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的釘子,清楚地提醒人們耶穌是被釘在十字架上。此外,耶穌會的徽號上也有三枚釘子。這塊不值錢的木塊提示耶穌會士守的神貧願,以及對一個謙遜而實際投入的教會的渴望。我胸前佩戴的十字架木頭材料來自一條船,這反映了我的家庭的逃難,也反映了我目前在移民與難民事務處的責任。十字架木塊和紅色油漆上的裂痕,令人想起被釘十字架的創傷、痛苦和所流的鮮血,也令人想到世界忘記了慈悲和正義。十字架上方的顏色比較淺,提示我主的復活以及祂帶來的圓滿生命。

2019 December 11, 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