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切尔尼枢机专访 :我的家庭与圣家逃亡埃及画像相似

2019年10月5日获教宗方济各擢升为枢机的切尔尼(Michael Czerny)是耶稣会士,在圣座人类整体发展部移民与难民事务处担任副秘书长。切尔尼枢机在接受本新闻网专访中回顾他个人的信德和移民生活经验、父母亲二战期间的境遇,并解释他的牧徽、格言以及胸前十字架的意涵。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人类整体发展部移民与难民事务处切尔尼(Michael Czerny,S.J)枢机日前接受本新闻网访问,回顾了他和家人生命中重大的时刻,包括:他的犹太人血统、双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境遇、举家移民加拿大的过程,以及后来返回出生地探访等。

切尔尼枢机1946年在捷克斯洛伐克诞生,他的母亲和外祖母都有极高的艺术天分。枢机指出,他的父母鲜少谈及二战时期的遭遇,因为认为这是个人的创痛,不愿被人做出不当的诠释,同时也为了能够前往加拿大开创新的生活。切尔尼枢机也提到他重回出生地对当时的沉默教会的印象,以及晋牧纪念卡图像的灵感来自他外婆的一幅圣家玻璃画像。以下是采访的内容:

答:我的父母原是在摩拉维亚生活,我的母亲在二战期间被关进监狱和集中营共20个月之久,并曾被强迫当雇农。她和她的父母都是天主教徒,然而,由于她的祖父母是犹太人,她被那个从1939年起统治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的纳粹当局列为犹太人。我的父亲是天主教徒,他没有犹太人血统,因此没有被关进集中营,而是被关进劳改营,因为他拒绝与我母亲离婚。

问:您的母亲如何看待自己为“全燔祭” (Holocasut)也就是“屠杀犹太人行动”的余生者?
答:她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这个用语是犹太人社团的用语。我的母亲一向以天主教徒自居,她自视为一个迫害异族的政权疯狂行动下的余生者。那个政权抹杀了人,使人沦为数字,并以瓦斯和火将人变成灰烬。我的母亲则用她的艺术将这个邪恶转变了。她用“灰”或“土”塑了许多活人的像,讽刺的是,这些人像都是在火炉中烧烤而成的,其中的三个收藏在捷克泰雷津的博物馆中。

问:您的晋牧纪念卡上的“圣家逃亡埃及”画像源自您外祖母的画作,可否请您谈谈她?
答:我的外祖母有艺术的天赋,在她保存下来的画作中有一幅是玻璃彩绘,也就是我晋牧纪念卡复制的“圣家逃亡埃及”画像的原作。外祖母和她的丈夫以及两个儿子虽然都是天主教徒,却因为先祖为犹太人而被关进泰雷津的集中营。她在战争结束几个星期后去世,其他三位则在战争结束前去世。

问:请您谈谈您和家人移民加拿大的经过。
答:我们一家四口在1948年开始逃亡。在那之前,我的父母到处探寻可能性,后来得知加拿大愿意接纳我们,前提是在那里要有人愿意担保我们。在加拿大的一位亲人和商人原本愿意帮助我们,但后来却因种种原因而取消了这个计划。后来是我父母的一位高中同学给我们作了担保,虽然他一家人移民加拿不过才几年,但是这家人接待了我们,并在我们适应新环境的时期中鼎力相助,指导我们学习当地语言、文化、习俗,帮助我们找工作以维持生活。我们最终克服了种族藩篱,结交了朋友,不过,我们还是继续生活在我们原来的语言和文化中。

问:之后您还有跟捷克斯洛伐克或后来的捷克维持联系吗?
答:我是在长大成人后于1987年10月中旬返回捷克斯洛伐克,在那里逗留了3个月的时间,为了寻根,也为了能够亲身体验共产主义下的生活。我在布尔诺与当时的耶稣会省会长有几次的会晤,与沉默的教会的代表们见面,这个教会对推倒那将世界分裂为二的可耻围墙有过贡献。在这些会面中,我对他们在共产党执政时代能继续保持信德火焰,开启教会生活的信德和勇气深深赞叹!谁也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会有巨大的改变!

问:请您解释您的枢机牧徽。
答:我选的这个牧徽,反映了我的生活经历。牧徽上有一条船,载著一家四口。难民和一般人常是靠乘船来走动的,事实上我的四口之家也是乘船抵达加拿大的。船下的水,让我记起大西洋。船也是教会的一个传统图像,如同伯多禄的渔船,具有我主耶稣嘱咐“接待外国人”的意思。此外,船也提醒人们从事善行,为所有被排除在外、被遗忘或处境困难的人服务。船上方金色的太阳是耶稣会、耶稣会士的标记。绿色的背景使人想起教宗方济各的《愿祢受赞颂》通谕,这道通谕邀请我们大家照顾受造界:我们共同的家园。

问:那么,您的格言的意义何在?
答:我的拉丁文格言“Suscipe”(请收纳),是圣依纳爵在《神操》里最后的一个默观操练,即“获得爱情的默观”祈祷文中的第一个词。我选用“Suscipe”这个词为格言,为的是能唤起将自己奉献给天主的那整段祈祷文,作为枢机的灵修指南。教宗在2019年10月写给新枢机们的信中说道:“教会要求你们有一个新的服务方式,这召唤大家作出更大的自我牺牲和言行一致的生活见证。”枢机的红袍代表了流血,为忠于基督而不惜流血。

问:您胸前的十字架也非常特别,是用木头制成的…
答:这是义大利艺术家多明尼克·佩雷格里诺所制的。他取了一块难民船的剩余木块做成这十字架。难民乘这艘船从北非出发,横渡地中海,希望到达义大利的兰佩杜萨岛。选用难民船的剩余木块,为提示人们耶稣被钉在木制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的钉子,清楚地提醒人们耶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此外,耶稣会的徽号上也有三枚钉子。这块不值钱的木块提示耶稣会士守的神贫愿,以及对一个谦逊而实际投入的教会的渴望。我胸前佩戴的十字架木头材料来自一条船,这反映了我的家庭的逃难,也反映了我目前在移民与难民事务处的责任。十字架木块和红色油漆上的裂痕,令人想起被钉十字架的创伤、痛苦和所流的鲜血,也令人想到世界忘记了慈悲和正义。十字架上方的颜色比较浅,提示我主的复活以及祂带来的圆满生命。

2019 December 11, 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