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與納粹集中營倖存者莉迪亞相會 教宗與納粹集中營倖存者莉迪亞相會  (Vatican Media)

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中問候猶太人大屠殺的倖存者

猶太裔的莉迪亞是納粹死亡集中營和門格勒醫生人體實驗的倖存者。她在公開接見活動上給教宗方濟各看了她手臂上刺的囚犯號碼,並獻給教宗三件禮物,分別象徵了回憶、希望和祈禱。莉迪亞向本新聞網表示:「我跟教宗沉默無語,透過眼神彼此理解。」

(梵蒂岡新聞網)「70072」:波蘭籍猶太裔老婦人莉迪亞(Lidia Maksymowicz)在公開接見活動中掀起她的袖子,讓教宗方濟各看見她手臂上的這組囚犯號碼。這位老婦人是納粹在奧斯維茨集中營的倖存者,今年5月26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上晉見教宗。教宗方濟各凝視著她的眼睛片刻,然後俯身親吻了她手臂上刺的囚犯號碼。這76年來,這組囚犯號碼每天提醒著莉迪亞她所經歷過的恐懼。接見活動結束後,莉迪亞接受本新聞網採訪,以微顫而激動的聲音表示,教宗這次跟他2016年訪問納粹集中營時一樣,沉默不語,僅僅出於本能、自發地做出愛的舉動。教宗此舉「帶給莉迪亞力量,使她得以與世界修和」。

莉迪亞解釋說:「我和聖父教宗透過眼神互相理解、不發一語。當下不需要話語。」這位老婦人是猶太人在歐洲遭遇大屠殺的最後幾位倖存者之一,目前居住在波蘭克拉科夫,這幾天應邀前來意大利向青年分享她的經歷。她的生命見證已拍攝成紀錄片,題名為《不懂仇恨的小女孩》。她利用這次意大利之旅,前來羅馬晉見教宗。她說:「繼若望保祿二世之後,我熱愛教宗方濟各。我透過電視收看他的各種典禮儀式。我每天為他祈禱,忠於他、愛戴他。」

對這位年邁又端莊的老婦人來說,她熱切期盼在這特別的一天與教宗方濟各相會。當天適逢波蘭母親節,莉迪亞表示:「對我來說,這是個特殊的時機,因為我有兩個母親:一個是親生母親,她在我三歲那年在集中營被人奪走;另一個是我的波蘭養母,她在我重獲自由後領養了我,對我恩重如山。」

在週三公開接見期間的短暫會晤中,莉迪亞沒能跟教宗分享她的經歷。但是,她獻給了教宗三件具有象徵意義的禮物:一條象徵囚禁回憶的手帕、一幅象徵希望的圖畫,以及一串象徵祈禱的玫瑰唸珠。

莉迪亞從未停止相信天主,儘管她從三歲起就屢屢遭到邪惡的襲擊。1941年,莉迪亞與她的母親和外公外婆一起被帶離他們溫馨的家,因為他們被懷疑與游擊隊員合作。她描述那些恐怖的事件,說:「我被帶上運送牲畜的列車。它甚至可能不是運送牲畜的,當車門打開時,我看到的場景很恐怖。我的外公外婆跟我們不同路,他們被送去一個裝有煙囪的廠房,那裡飄出的煙散發著可怕的惡臭。我跟我母親又髒又餓又怕,服從士兵的指示。那些士兵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大聲斥喝,旁邊還有一群狗在狂吠。」

這對母女被編列為波蘭囚犯,制服上繡著P這個字母。莉迪亞的母親被送去勞工營區,莉迪亞則被送往一間「住滿了不同年齡層和國籍的小孩的廠房」裡;後者是人稱「死亡天使」的門格勒(Josef Mengele)的工作地點。門格勒從那個房間裡抓出人體實驗的受害者,包括:孕婦、雙胞胎幼兒、肢體殘障的人。莉迪亞被歸類為「漂亮又健康的孩子」。經過了將近八年以後,莉迪亞不再記得門格勒對她幼小的身體做了什麼,只記得「疼痛」和門格勒的眼神。莉迪亞形容說:「他是個殘忍的人,毫無節制或顧慮。日復一日,很多人在他的手中喪命。戰爭結束後,他的若干著作公諸於世,裡面提到了刺青的號碼,其中就有我的。」

一離開死亡集中營,莉迪亞的生活就變得極其美好。一對波蘭籍夫妻帶走了她,而她把這對夫妻看做真正的家人。莉迪亞被帶到俄羅斯莫斯科,她稱蘇維埃政權是出於政治目的、想要利用她的經歷。隨後,她回到了克拉科夫。1962年,在紅十字會的牽線之下,莉迪亞與親生母親重逢。她回憶說:「我從來沒有停止尋找我的生母,雖然我以為她已經過世了。我們在17年後再次相見。」事實上,經歷了多年的分離,她們的母女之情逐漸淡去,就如同她們曾經同居共處的記憶也逐漸淡忘一樣。這麼多年過去,莉迪亞的親生母親已經成立了新的家庭,而對莉迪亞來說,她的生母屬於陳年往事,但她依然十分敬重她的親生母親。她們母女兩人相擁而泣、彼此問候,但是莉迪亞選擇留在養父養母的身邊,因為她早已把他們視為至親。

而今,莉迪亞說她感到疲憊。可是她仍然全力抓緊生命,因為她的肩頭還扛著一項使命,即:把猶太人遭到大屠殺的恐怖記憶傳承給年輕世代,而年輕世代成長的年代似乎面臨種族主義和國族主義東山再起。藉由本新聞網,莉迪亞向今天的青年發出呼籲,說:「你們年輕人的手中掌握著世界的未來。請聽我的話,去奧斯維茨和比克瑙參觀,然後小心千萬別讓這種殘酷行徑死灰復燃。那段歷史絕對不該重演。」

2021 May 27,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