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与纳粹集中营幸存者莉迪亚相会 教宗与纳粹集中营幸存者莉迪亚相会  (Vatican Media)

教宗方济各在公开接见活动中问候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

犹太裔的莉迪亚是纳粹死亡集中营和门格勒医生人体实验的幸存者。她在公开接见活动上给教宗方济各看了她手臂上刺的囚犯号码,并献给教宗三件礼物,分别象征了回忆、希望和祈祷。莉迪亚向本新闻网表示:「我跟教宗沉默无语,透过眼神彼此理解。」

(梵蒂冈新闻网)「70072」:波兰籍犹太裔老妇人莉迪亚(Lidia Maksymowicz)在公开接见活动中掀起她的袖子,让教宗方济各看见她手臂上的这组囚犯号码。这位老妇人是纳粹在奥斯维茨集中营的幸存者,今年5月26日在周三公开接见活动上晋见教宗。教宗方济各凝视著她的眼睛片刻,然后俯身亲吻了她手臂上刺的囚犯号码。这76年来,这组囚犯号码每天提醒著莉迪亚她所经历过的恐惧。接见活动结束后,莉迪亚接受本新闻网采访,以微颤而激动的声音表示,教宗这次跟他2016年访问纳粹集中营时一样,沉默不语,仅仅出于本能、自发地做出爱的举动。教宗此举「带给莉迪亚力量,使她得以与世界修和」。

莉迪亚解释说:「我和圣父教宗透过眼神互相理解、不发一语。当下不需要话语。」这位老妇人是犹太人在欧洲遭遇大屠杀的最后几位幸存者之一,目前居住在波兰克拉科夫,这几天应邀前来意大利向青年分享她的经历。她的生命见证已拍摄成纪录片,题名为《不懂仇恨的小女孩》。她利用这次意大利之旅,前来罗马晋见教宗。她说:「继若望保禄二世之后,我热爱教宗方济各。我透过电视收看他的各种典礼仪式。我每天为他祈祷,忠于他、爱戴他。」

对这位年迈又端庄的老妇人来说,她热切期盼在这特别的一天与教宗方济各相会。当天适逢波兰母亲节,莉迪亚表示:「对我来说,这是个特殊的时机,因为我有两个母亲:一个是亲生母亲,她在我三岁那年在集中营被人夺走;另一个是我的波兰养母,她在我重获自由后领养了我,对我恩重如山。」

在周三公开接见期间的短暂会晤中,莉迪亚没能跟教宗分享她的经历。但是,她献给了教宗三件具有象征意义的礼物:一条象征囚禁回忆的手帕、一幅象征希望的图画,以及一串象征祈祷的玫瑰念珠。

莉迪亚从未停止相信天主,尽管她从三岁起就屡屡遭到邪恶的袭击。1941年,莉迪亚与她的母亲和外公外婆一起被带离他们温馨的家,因为他们被怀疑与游击队员合作。她描述那些恐怖的事件,说:「我被带上运送牲畜的列车。它甚至可能不是运送牲畜的,当车门打开时,我看到的场景很恐怖。我的外公外婆跟我们不同路,他们被送去一个装有烟囱的厂房,那里飘出的烟散发著可怕的恶臭。我跟我母亲又脏又饿又怕,服从士兵的指示。那些士兵说著我们听不懂的话,大声斥喝,旁边还有一群狗在狂吠。」

这对母女被编列为波兰囚犯,制服上绣著P这个字母。莉迪亚的母亲被送去劳工营区,莉迪亚则被送往一间「住满了不同年龄层和国籍的小孩的厂房」里;后者是人称「死亡天使」的门格勒(Josef Mengele)的工作地点。门格勒从那个房间里抓出人体实验的受害者,包括:孕妇、双胞胎幼儿、肢体残障的人。莉迪亚被归类为「漂亮又健康的孩子」。经过了将近八年以后,莉迪亚不再记得门格勒对她幼小的身体做了什么,只记得「疼痛」和门格勒的眼神。莉迪亚形容说:「他是个残忍的人,毫无节制或顾虑。日复一日,很多人在他的手中丧命。战争结束后,他的若干著作公诸于世,里面提到了刺青的号码,其中就有我的。」

一离开死亡集中营,莉迪亚的生活就变得极其美好。一对波兰籍夫妻带走了她,而她把这对夫妻看做真正的家人。莉迪亚被带到俄罗斯莫斯科,她称苏维埃政权是出于政治目的、想要利用她的经历。随后,她回到了克拉科夫。1962年,在红十字会的牵线之下,莉迪亚与亲生母亲重逢。她回忆说:「我从来没有停止寻找我的生母,虽然我以为她已经过世了。我们在17年后再次相见。」事实上,经历了多年的分离,她们的母女之情逐渐淡去,就如同她们曾经同居共处的记忆也逐渐淡忘一样。这么多年过去,莉迪亚的亲生母亲已经成立了新的家庭,而对莉迪亚来说,她的生母属于陈年往事,但她依然十分敬重她的亲生母亲。她们母女两人相拥而泣、彼此问候,但是莉迪亚选择留在养父养母的身边,因为她早已把他们视为至亲。

而今,莉迪亚说她感到疲惫。可是她仍然全力抓紧生命,因为她的肩头还扛著一项使命,即:把犹太人遭到大屠杀的恐怖记忆传承给年轻世代,而年轻世代成长的年代似乎面临种族主义和国族主义东山再起。借由本新闻网,莉迪亚向今天的青年发出呼吁,说:「你们年轻人的手中掌握著世界的未来。请听我的话,去奥斯维茨和比克瑙参观,然后小心千万别让这种残酷行径死灰复燃。那段历史绝对不该重演。」

2021 May 27,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