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安妮·萊庫修女 安妮·萊庫修女  ((fotogramma da Tout à la foi CFRT/ France Télévisions))

奉獻生活:你們切莫讓自己成為修會團體的“複製品”

安妮·萊庫修女在監獄從事醫療服務使命,她接受本新聞網採訪,談到她的聖召,以及與服刑人的接觸對自己修道生活的反省。她也對有意度修道生活的青年提出自己的建議。

(梵蒂岡新聞網)安妮·萊庫(Anne Lécu)修女是一名醫生,受她所屬的道明會派遣在歐洲最大的弗勒里梅羅吉(Fleury-Mérogis)監獄從事醫療服務和宣講福音,她的工作也得到公立醫院的認可。在即將慶祝奉獻生活日的機會上,萊庫修女接受本新聞網訪談,以她在監獄的經歷反思修道人的生活。

萊庫修女首先談到她的修會聖召,用法國作家米歇爾·德·塞爾托(Michel de Certeau)的一句名言説明自己的選擇。這位作家談到詩人說:“詩人除了寫詩外,什麽也不做。”修女表示:“修道生活是通往幸福道路上的許多選項之一,同時也是我必須作出的選擇。當我遇上道明會時,我便明白這個修會就是我的家。我願意嘗試度這種生活。”

談到在監獄中的醫療服務和福傳使命,萊庫修女說:“在監獄内開宗明義地宣講福音是件不可能的事,那裡的工作讓我學會以不同的方式閲讀《聖經》和活出我的信仰。這個經驗幫助我向監獄外的環境宣講福音。在這樣的環境工作,我們必須選邊站,我站在罪犯的這一邊。被釘十字架的耶穌與兩個強盜為伍,這個圖像使我受到了啓發。”

萊庫修女表示,她的這一選擇也是受到殉道真福伯多祿·克拉弗里(Pierre Claverie)主教的影響,他在被殺害前不久曾寫道,若不站在十字架下,教會就不能稱為教會,因為若沒有十字架,教會就是一種塵世的幻覺。萊庫修女由此指出:“需要有服刑人在我們當中,讓人們覺得生活是可能的。在監獄裡宣講基督,或許首先要告訴人們他們有生存的權利。”

萊庫修女說,她在監獄遇到的人往往不再有信仰,他們受到的最大判決乃是自己沒有存在的權利。他們“感到被抛棄,提出的請求沒有回音。一位拉丁美洲婦女對我說,她無法與家人通電話已有兩個月,因為她有填寫表格的困難,沒人願意為她找個翻譯。她在聖誕節無法與家人通電話”。

監獄的服務工作促使萊庫修女在宣講福音上有一種獨特的見解。她解釋說:“監獄生活使人放下花言巧語……。不同環境之間的衝突會產生有趣的東西。因此,我認為修道生活該當尊重差異,既能與富人相處,也能與窮人為伍;能與無辜者同行,也能陪伴有罪的人。”

萊庫修女以自己的服務經驗談到她對修道生活的反思説:“我了解生活在一個老化的修會有其脆弱性,不知道10年後會發生什麽,團體生活是否還能繼續下去。這種潛在的不安全感讓我能夠理解服刑人的脆弱性,因此我採取一種不是提供答案,而是懂得聆聽哀訴的態度。以我個人而言,同會修女的怨言比服刑人的哀訴更難承受,因為後者的哀訴離我較近,我也能感同身受。”

談到未來的奉獻生活能從靈修史汲取哪些教導,萊庫修女認為,“修道生活始終都是將自己放在一旁。進入沙漠的聖安當是這方面的典範,身處邊緣即是在中心。在西方修會團體聖召短缺的情況下,該怎麽做才能體會存在的意義?我們可以做兩件事:抵抗老化和幫助在不同世代人之間共同生活,將自己放在一旁,這是建設修道生活的要素,獨處和財物分享則是它的兩個根基”。

最後,萊庫修女對有意度修道生活的青年提出她的建議。她說:“妳來看看吧,但要保持批判精神。妳要留意,因為有偏離軌道的修會團體。在一些團體華麗的大門後有時隱藏著濫權行為。決定性的準則在於修會是否允許增進内心自由。我們必須進行監督,使修會團體不產生“複製品”,而允許存在不同的意見和理解信仰的不同方式。若妳在避靜期間每天都有短信來打擾妳,想知道妳的狀況如何,那妳就該迴避。”

2020 January 27, 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