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安妮·莱库修女 安妮·莱库修女  ((fotogramma da Tout à la foi CFRT/ France Télévisions))

奉献生活:你们切莫让自己成为修会团体的“复制品”

安妮·莱库修女在监狱从事医疗服务使命,她接受本新闻网采访,谈到她的圣召,以及与服刑人的接触对自己修道生活的反省。她也对有意度修道生活的青年提出自己的建议。

(梵蒂冈新闻网)安妮·莱库(Anne Lécu)修女是一名医生,受她所属的道明会派遣在欧洲最大的弗勒里梅罗吉(Fleury-Mérogis)监狱从事医疗服务和宣讲福音,她的工作也得到公立医院的认可。在即将庆祝奉献生活日的机会上,莱库修女接受本新闻网访谈,以她在监狱的经历反思修道人的生活。

莱库修女首先谈到她的修会圣召,用法国作家米歇尔·德·塞尔托(Michel de Certeau)的一句名言说明自己的选择。这位作家谈到诗人说:“诗人除了写诗外,什么也不做。”修女表示:“修道生活是通往幸福道路上的许多选项之一,同时也是我必须作出的选择。当我遇上道明会时,我便明白这个修会就是我的家。我愿意尝试度这种生活。”

谈到在监狱中的医疗服务和福传使命,莱库修女说:“在监狱内开宗明义地宣讲福音是件不可能的事,那里的工作让我学会以不同的方式阅读《圣经》和活出我的信仰。这个经验帮助我向监狱外的环境宣讲福音。在这样的环境工作,我们必须选边站,我站在罪犯的这一边。被钉十字架的耶稣与两个强盗为伍,这个图像使我受到了启发。”

莱库修女表示,她的这一选择也是受到殉道真福伯多禄·克拉弗里(Pierre Claverie)主教的影响,他在被杀害前不久曾写道,若不站在十字架下,教会就不能称为教会,因为若没有十字架,教会就是一种尘世的幻觉。莱库修女由此指出:“需要有服刑人在我们当中,让人们觉得生活是可能的。在监狱里宣讲基督,或许首先要告诉人们他们有生存的权利。”

莱库修女说,她在监狱遇到的人往往不再有信仰,他们受到的最大判决乃是自己没有存在的权利。他们“感到被抛弃,提出的请求没有回音。一位拉丁美洲妇女对我说,她无法与家人通电话已有两个月,因为她有填写表格的困难,没人愿意为她找个翻译。她在圣诞节无法与家人通电话”。

监狱的服务工作促使莱库修女在宣讲福音上有一种独特的见解。她解释说:“监狱生活使人放下花言巧语……。不同环境之间的冲突会产生有趣的东西。因此,我认为修道生活该当尊重差异,既能与富人相处,也能与穷人为伍;能与无辜者同行,也能陪伴有罪的人。”

莱库修女以自己的服务经验谈到她对修道生活的反思说:“我了解生活在一个老化的修会有其脆弱性,不知道10年后会发生什么,团体生活是否还能继续下去。这种潜在的不安全感让我能够理解服刑人的脆弱性,因此我采取一种不是提供答案,而是懂得聆听哀诉的态度。以我个人而言,同会修女的怨言比服刑人的哀诉更难承受,因为后者的哀诉离我较近,我也能感同身受。”

谈到未来的奉献生活能从灵修史汲取哪些教导,莱库修女认为,“修道生活始终都是将自己放在一旁。进入沙漠的圣安当是这方面的典范,身处边缘即是在中心。在西方修会团体圣召短缺的情况下,该怎么做才能体会存在的意义?我们可以做两件事:抵抗老化和帮助在不同世代人之间共同生活,将自己放在一旁,这是建设修道生活的要素,独处和财物分享则是它的两个根基”。

最后,莱库修女对有意度修道生活的青年提出她的建议。她说:“妳来看看吧,但要保持批判精神。妳要留意,因为有偏离轨道的修会团体。在一些团体华丽的大门后有时隐藏著滥权行为。决定性的准则在于修会是否允许增进内心自由。我们必须进行监督,使修会团体不产生“复制品”,而允许存在不同的意见和理解信仰的不同方式。若妳在避静期间每天都有短信来打扰妳,想知道妳的状况如何,那妳就该回避。”

2020 January 27, 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