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普里莫·莱维 普里莫·莱维 

普里莫·莱维冥诞百周年:奥斯维茨的记忆永远不会消逝

在纪念奥斯维茨幸存者、犹太裔著名作家普里莫·莱维冥诞百周年的机会上,女作家埃迪特·布鲁克向本新闻网评论莱维作出的重大见证。

(梵蒂冈新闻网)今年7月31日是犹太裔著名作家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冥诞百周年纪念日。这位在意大利都灵市出生的作家是奥斯维茨死亡集中营的幸存者,他以自己的经历向世人讲述了人类那个死亡与黑暗的年代。莱维生前好友,女作家埃迪特·布鲁克(Edith Bruck)称他是“伟大的见证人”和“杰出人物”。

莱维在奥斯维茨集中营被关押了大约1年,亲身经历了那里骇人之极的暴行。获得解放后,他将这些经历写成书,在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中包括:《如果这就是人类》(1947年),《休战》(1963年),《灭顶与生还》(1986年)。在纪念这位作家冥诞百周年的机会上,本新闻网请同是纳粹集中营幸存者的布鲁克女士谈谈她对莱维的评价。

布鲁克女士表示:“莱维是世界上最重要、最受到聆听和最知名的见证人。我认为,失去他的声音和临在,不仅对我们幸存者,对众人,包括青年在内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以道德观点而论,他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伟大的见证者和杰出的人物。”

“与许多人相比,他从内到外经历了一切,因为他敏锐地观察到周遭所发生的事,因此从起初就对这些事件作出非常深刻的道德判断。也许他感受到的痛苦比别人更大,因为他意识到人怎能作出那样的事。很少有人能不断地对所发生的事作出道德判断。”

莱维被刺在手臂上的号码是174517,他在书中写道:“事隔40年,这个号码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他还曾返回被关押过的奥斯维茨集中营,说真正的见证者是亡者,那些没有生还的人。布鲁克女士却不同意这个观点,她说,“死人毕竟不能发言”,莱维的想法“非常美好,具有诗意,但实际上是无法实现的。我不赞成这种因自己幸存而感到的内疚”。

谈到莱维的这种内疚感,布鲁克女士说,莱维看到自己周围的人都被杀死,他可能因化学专业而受到优待。德国人需要有化学和医学专业的人,因此留下了他。“在进行筛选时,我们可能会躲藏在较高大的人身后,或者我们彼此将对方往前推,因为他们使我们沦为动物状态。那里并没有关怀和彼此照顾,每个人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战,也不能排除彼此争斗的情况”。

“我也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设法将自己隐藏起来。我闭上眼晴,以为如果我没有看见‘死亡天使’门格勒,他也就不会看到我。筛选在奥斯维茨集中营经常发生,这时所有人都在颤抖。因此,普里莫·莱维说,我们是占取了别人位置的幸存者。不过,我绝没有这种内疚感。”

2019 August 05, 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