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普里莫·萊維 普里莫·萊維 

普里莫·萊維冥誕百週年:奧斯維茨的記憶永遠不會消逝

在紀念奧斯維茨倖存者、猶太裔著名作家普里莫·萊維冥誕百週年的機會上,女作家埃迪特·布魯克向本新聞網評論萊維作出的重大見證。

(梵蒂岡新聞網)今年7月31日是猶太裔著名作家普里莫·萊維(Primo Levi)冥誕百週年紀念日。這位在意大利都靈市出生的作家是奧斯維茨死亡集中營的倖存者,他以自己的經歷向世人講述了人類那個死亡與黑暗的年代。萊維生前好友,女作家埃迪特·布魯克(Edith Bruck)稱他是“偉大的見證人”和“傑出人物”。

萊維在奧斯維茨集中營被關押了大約1年,親身經歷了那裡駭人之極的暴行。獲得解放後,他將這些經歷寫成書,在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中包括:《如果這就是人類》(1947年),《休戰》(1963年),《滅頂與生還》(1986年)。在紀念這位作家冥誕百週年的機會上,本新聞網請同是納粹集中營倖存者的布魯克女士談談她對萊維的評價。

布魯克女士表示:“萊維是世界上最重要、最受到聆聽和最知名的見證人。我認為,失去他的聲音和臨在,不僅對我們倖存者,對衆人,包括青年在内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因為以道德觀點而論,他是一個偉大的作家、偉大的見證者和傑出的人物。”

“與許多人相比,他從内到外經歷了一切,因為他敏銳地觀察到周遭所發生的事,因此從起初就對這些事件作出非常深刻的道德判斷。也許他感受到的痛苦比別人更大,因為他意識到人怎能作出那樣的事。很少有人能不斷地對所發生的事作出道德判斷。”

萊維被刺在手臂上的號碼是174517,他在書中寫道:“事隔40年,這個號碼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他還曾返回被關押過的奧斯維茨集中營,說真正的見證者是亡者,那些沒有生還的人。布魯克女士卻不同意這個觀點,她說,“死人畢竟不能發言”,萊維的想法“非常美好,具有詩意,但實際上是無法實現的。我不贊成這種因自己倖存而感到的内疚”。

談到萊維的這種内疚感,布魯克女士說,萊維看到自己周圍的人都被殺死,他可能因化學專業而受到優待。德國人需要有化學和醫學專業的人,因此留下了他。“在進行篩選時,我們可能會躲藏在較高大的人身後,或者我們彼此將對方往前推,因為他們使我們淪為動物狀態。那裡並沒有關懷和彼此照顧,每個人為自己的生存而奮戰,也不能排除彼此爭鬥的情況”。

“我也可能會遇到這種情況,設法將自己隱藏起來。我閉上眼晴,以為如果我沒有看見‘死亡天使’門格勒,他也就不會看到我。篩選在奧斯維茨集中營經常發生,這時所有人都在顫抖。因此,普里莫·萊維說,我們是占取了別人位置的倖存者。不過,我絕沒有這種内疚感。”

2019 August 05, 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