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中国信友在上海佘山圣母大殿前祈祷 中国信友在上海佘山圣母大殿前祈祷 

帕罗林枢机:与中国签署协议也是近几位教宗的心愿

宗座米兰外方传教会为庆祝该会会士抵达中国150年举办专题研讨会,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应邀出席,并在会议开幕式上发表讲话。枢机指出“为了使对话的成果更稳固,有必要继续下去。我注意到,在这两年中出现了中国天主教徒之间和解的迹象,他们长期以来在许多问题上分歧很大”。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主教任命签署的协议“只是一个起点”,如今取得一些成果:为了使对话的成果更稳固,有必要继续下去。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在米兰召开的专题研讨会的开幕式上如此表示。这次会议由宗座米兰外方传教会主办,为庆祝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抵达中国150年。会议主题为:“一个新中国:危机的时期,改变的时期”。

庇护十二世的尝试

帕罗林枢机的演讲沿著历史的足迹铺展开来,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圣座力求对话的一些尝试谈起。

他说:“1951年1月17日,中国政府邀请几位天主教主教和司铎开会,当时的周恩来总理也出席了会议。这样做确保天主教徒能够继续听从圣父的宗教权威,但必须保证完全热爱和忠于自己的国家。于是,教会开始试图起草一份含有这两个原则的文件,不仅主教和司铎,当时的黎培理(Antonio Riberi)公使也参加了这项工作:他将文件寄给北京,希望后者参加这项尝试。这表明从庇护十二世牧职时期开始,圣座已经查觉到对话的紧要,即使当时的环境十分困难。”

在1951年最初几个月,圣座就撰写了4份可能成为协议的草案,但不幸的是,这并不令人满意。“我认为那次的尝试没有成功,除了有国际紧张局势,即处在朝鲜战争年代的原因外,也有双方彼此不了解和缺乏互信的因素。那次失败标示了随后的整个历史”。

重启对话

那次尝试过去了将近30年后,对话的道路才重新开启。帕罗林枢机接著说道,“我尤其记得埃切卡莱(Echegaray)枢机于1980年完成的旅行,当时中国刚开始摆脱文化大革命的痛苦经验。从那时起,中国开始了直至今天的一段行程” 。帕罗林枢机解释道,从保禄六世到方济各,所有教宗都在寻求本笃十六世指明的那条路,即克服“误解和互不了解的严重局面”,因为“这对中国政府和在中国的天主教会都没有益处”。

本笃十六世援引他的前任若望保禄二世的话,在2007年写道:“圣座期盼以整个天主教会的名义,我相信,也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开放对话的空间,这是人所共知之事。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期盼在克服了以往的误解之后,彼此可以一起合作”(《致中国天主教会信函》4号)。

帕罗林枢机指出,如同雷(Giovanni Battista Re)枢机几个月前所表述的那样,本笃十六世教宗正是在那些年批准了“关于在中国的主教任命协议草案,到了2018年才有机会签署”。

对临时协议的误解

帕罗林枢机愿意再次对协议加以澄清,拒绝以政治目光来解读这项纯属牧灵性质的协议。他说,这种解读“来自于误解,而许多误解将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协议中没有的目标归于其内。他们或是把与协议无关,但涉及在中国天主教会生活的事件带到协议内,或是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而这些问题与这项协议毫不相干。我再次提醒,2018年9月22日的 协议只涉及主教任命,圣座在这一点上绝没有留下暧昧或混淆的余地”。

圣座国务卿表示,他“意识到存在许多其它关于在中国天主教会生活的问题,但我们无法同时面对所有问题。我们知道,就如本笃十六世2007年早已预见的那样,完全正常化的行程将仍然遥远。无论如何,主教任命的问题极为重要。事实上,这是最近60年来令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感到最痛苦的问题”。

达到的首要目标

帕罗林枢机说,“数十年之后,如今所有在中国的主教都与罗马主教共融”。了解中国历史的人“知道所有中国主教与普世教会圆满共融是多么重要。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过去数十年没有与教宗完全共融,却得到传教士们的培育。传教士们很了解他们的心和他们的信德”。许多非法祝圣的主教“请求教宗的宽恕和圆满共融。这表明他们的内心没有改变,他们的信德没有减弱”。

直到两年前,新的非法祝圣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圣座国务卿因此重申,需要“面对和最终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但数十年的经验表明,解决之道需要经由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间的协议。为此,圣座再三强调,临时协议的目的首先属于教会和牧灵性质”。

帕罗林枢机补充说,“避免万一发生其它非法祝圣的可能性取决于临时协议的实施,我们希望最终避免非法祝圣的情况。换句话说,这种努力旨在让在中国的教会避免相似于近60年来所度过的那些痛苦经验”。因此,圣座的目的是牧灵性质的,“即帮助当地教会享有更大的自由、自治和组织活动的环境,如此一来,就能投身于宣讲福音的使命,为促进人和社会整体发展作出贡献”。

在中国天主教徒之间的积极标记

帕罗林枢机说,他“知道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2018年9月22日的临时协议只是一个起点。为评估协议所取得的成果,两年的时间还很短”。除了开启一段如此新的行程所遇到的困难外,现在又有新冠疫情造成的困难。一些成果已经取得,“为了使对话有更稳固的成果,需要让它继续下去。因此,圣座方面愿意协议延续下去,如同迄今为止的试行方式,以此检验它所带来的益处”。

此外,帕罗林枢机也表示,他注意到“在这两年中,出现了中国天主教徒之间和解的迹象,他们长期以来在许多问题上分歧很大” 。这是一个重要的迹象,因为教宗特别叮嘱在中国的天主教会团体“努力在兄弟姐妹间真正活出修和的精神,同时提出具体的行动,帮助他们克服过去,包括近期的互不了解。这样一来,在中国的天主教徒就能见证自己的信德,本著纯真的爱,也向各民族之间的对话和促进和平敞开心门”。

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最后提到,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签署非常合乎时宜,“我们将借此提出另一个目标:在我们经历许多国际上紧张形势的此刻,促使和平的国际远景得到巩固”。

2020 October 03,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