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柯林斯醫生 柯林斯醫生  (AFP or licensors)

鄧普頓獎得主柯林斯:通過科學欣賞天主創造的偉大是一種敬禮形式

2020年鄧普頓獎得主柯林斯接受本新聞網專訪,談論他獲得提名時的驚喜,以及科學與信仰能如何彼此對話。

(梵蒂岡新聞網)今年5月20日,鄧普頓獎頒獎方宣布了今年的得獎者為遺傳學家柯林斯(Francis Collins)醫生。這份公布得獎者的聲明指出,柯林斯的才華展現出「宗教信仰能激勵並啟發嚴謹的科學研究」,他倡導「信仰與理性的融合」。

柯林斯醫生在跨世紀的時刻主持了基因組項目,因而舉世聞名。2009年起,他領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普羅大眾認識柯林斯醫生的主要途徑是他於2006年出版的著作《天主的語言:一名科學家呈現信仰的證據》。這本書記述了他從無神論者變成未知論者,然後再成為基督信徒的心路歷程。2009年,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命柯林斯為宗座科學院成員。

在接受本新聞網專訪時,柯林斯醫生對於獲提名為2020年鄧普頓獎得主一事,表達了驚喜之情。柯林斯「從未想過自己跟這個領域沾得上邊」,因為他不曾自認為是個「神學專家」。能與「德肋撒修女、葛培理牧師、杜圖大主教」等歷屆得主相提並論,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榮幸」。

正如鄧普頓獎頒獎方的聲明所言,柯林斯的工作在科學界和宗教界廣受認可。雖然科學界和宗教界經常分而討論,但柯林斯醫生相信,這兩個世界可以彼此交談。這位得獎者解釋說:「我認為,天主給了我們兩本書。集結天主聖言的書是我每天誦讀的聖經,而網羅天主化工的書是天地萬物。」身為科學家,柯林斯表示,通過科學,他可以「欣賞天主創造的偉大」,這是一種敬禮形式。

科學與宗教互相交談的場合之一便是宗座科學院。柯林斯醫生指出,他的同儕之間有不少「世界最有遠見的科學家」。他們不全是信徒,但他們「互相學習,或許能比以前更加察覺到天主美妙的創造」。

談到受造界,柯林斯醫生表明,他「完全響應」教宗方濟各在《願祢受讚頌》通諭中基於創世福音的生態觀。這位得獎者說:「雖然我們無法透過科學證明天主的存在,但是我們在研究大自然時,必然有幾個面向似乎在呼喚一種解釋。」在此處,科學指向一個事實,即:有一個智慧無窮的造物主,祂是個優秀的物理學家兼數學家,同時祂也留下各種記號,展現出造物主對我們深感興趣,祂在逐步認識我們。

面對當前的新冠疫情,柯林斯醫生強調迫切需要研發出Covid-19新冠病毒的疫苗。他在宣布今年鄧普頓獎得主的聲明中寫道:「我醒著的每一刻幾乎都投注在尋找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法和疫苗上。」他也寫到,病毒造成的痛苦導致有些人心生困惑,愛世人的天主怎麼會容許這些苦難發生。柯林斯醫生指出,信徒和非信徒心中都有這個疑惑,而他自身的信仰告訴他,天主深知我們的困難。「耶穌基督以我無法想像的方式死在十字架上,所以我不必對天主解釋苦難是件可怕的事。」

作為一名醫生,柯林斯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應對病苦。在這過程中,柯林斯仰望耶穌,因為耶穌也耗費了許多時間在醫治病人上。柯林斯醫生說:「我想,我們蒙召做同樣的事。因此,如果天主讓我們有辦法通過科學來找到應對新冠病毒等醫學問題的對策,我認為我們必須竭盡所能推動這項工作,舒緩病苦並且預防死亡。」柯林斯醫生居家工作的首要任務即在於此:他分秒必爭地研究疫苗、療法和診斷,因為天秤的另一端是人的生命。

鄧普頓獎是個每年一度頒發的獎項,以認可那些響應約翰‧鄧普頓爵士博愛願景的科學家。獲獎的對象必須能「駕馭科學力量來探索宇宙最深層的意義,以及人類在其中的地位與目的」。歷屆的獲獎者包括:2018年得主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2016年得主猶太經師薩克斯勛爵、2013年得主杜圖大主教、2012年得主達賴喇嘛、1982年得主葛培理牧師,以及1973年得主德肋撒修女。柯林斯醫生今年將在虛擬典禮中領受這份獎項。

2020 June 13,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