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與伊斯蘭教、佛教及其它亞洲宗教的對話

從梵蒂岡內部介紹聖座各部會,它們的歷史、工作目標及使命,以及這些協助教宗牧職的部會是怎樣運作的。這一次,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阿尤索樞機介紹這個部會的工作(第二部分)。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阿尤索(Miguel Ángel Ayuso Guixot)樞機在介紹這個部會的工作時,特別談了與伊斯蘭教和佛教建立的穩固關係,且每年都在其它不同傳統宗教的節慶機會上送去賀函,例如穆斯林的齋戒月、佛教徒的衛塞節、印度教的排燈節、耆那教徒紀念大雄尊者的日子,以及錫克教徒的慶節。

談到與伊斯蘭教的對話,樞機表示,1974年10月22日,依照教宗保祿六世的意願,成立了與穆斯林宗教關係委員會,旨在推動和促進穆斯林與天主教徒之間的宗教關係。這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但與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有著聯繫。它有自己的顧問,他們的任務是促進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的宗教關係,並研究和深化與伊斯蘭-基督信仰對話有關的不同課題。

“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一直尋求與穆斯林機構和組織建立有規律的聯繫,以促進相互了解和信任、友誼與合作。事實上,由於在伊斯蘭或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設有聯絡處,因此已經與包括遜尼派和什葉派在内的不同機構達成了協議,這樣就可以根據各方商定的計劃定期舉行會晤。在此,我不深入細緻地一一列出我們已經進行的會談。總之,確實有許多。”

阿尤索樞機提到教宗方濟各在這方面作出的重大貢獻,關於《人類兄弟情誼文件》和《衆位弟兄》通諭就是明證。此外,教宗於2019年訪問了阿聯酋和摩洛哥,它們都是伊斯蘭教徒占絕大多數的國家。今年3月初在伊拉克的訪問也是如此。在與伊斯蘭教對話方面有兩個重要時刻,一個是禮貌拜訪什葉派團體領導人大阿亞圖拉西斯塔尼(Sayyid Ali Al-Husayni Al-Sistani),另一個是在烏爾平原參加跨宗教祈禱活動,那次祈禱的意向正是要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建立兄弟情誼。

“我還記得,2019年8月成立了人類兄弟情誼會高層委員會,其目的是傳播和實施《人類兄弟情誼》文件中蘊含的價值觀,我是該委員會的成員。成立這個委員會的成果之一是喚起聯合國宣布國際人類博愛日,於每年2月4日舉行。”

從“人口統計學”的角度來看,佛教、印度教和其它亞洲宗教是不可忽視的因素。阿尤索樞機表示,通過會晤和訪問,與佛教不同學校和組織的代表繼續發展和增進彼此的關係。自1995年以來,基督徒與佛教徒的會談定期舉行。

“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定期參加宗教峰會,在1986年的亞西西和平祈禱聚會之後,從1987 年起,每年都參加在京都佛教歷史中心天台山的祈禱活動。我們經常與居士佛教運動的代表會晤,自梵二大公會議以來就一直與他們保持友好關係。”

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還組織了兩次基督信仰-道教會談,同時邀請了一些儒教的代表參加了宗教交談委員會舉辦的多宗教信仰的活動。此外,也有與神道教信徒進行對話的機會。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許久以來與印度教各組織的代表進行了多次接觸,並繼續與他們保持正式關係。

“我們在印度、美國和意大利舉行了幾次會議。我們與耆那教的代表,尤其是設在倫敦的耆那教研究所(Institute of Jainology)有極佳的合作。近年來與錫克教團體也增進了合作及對話,包括印度境内和散居國外的錫克教徒。毫無疑問,所有這些宗教傳統都非常願意與天主教會對話。近年來,尤其共同關注像和平、環境、移民等較社會性的課題。”

最後,阿尤索樞機談到聖座宗教交談委員會的組織結構。他說,他的前任阿林澤(Francis Arinze)樞機的那句話在今天仍適用,即“我們是一個為四分之三人類服務的小團體”。阿尤索樞機說明,“我們是一個小部會,共有14人,其中有5位女性。我們的國籍和背景不同,有平信徒、司鐸和會士,都在不同的部門服務,即伊斯蘭教、亞洲和非洲的宗教、新的宗教運動部門”。

“每個部門的負責人都有技術和行政人員從旁提供協助,這是一個雖小卻型態多樣且勤勞的家庭。顯然,職權因各自的職務而異,必備的條件包括:針對不同宗教傳統的學術培訓、掌握不同的語言、能勝任較技術性領域的工作,例如檔案、行政等,以及信息技術,因為這些都是當前的需求。”

鏈接網址: www.vaticannews.cn

2021 November 16,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