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加拉格爾總主教訪問南韓時 加拉格爾總主教訪問南韓時  (ANSA)

加拉格爾總主教:科學與人文主義重新結合,人類才能再次啓程

意大利林琴科學院籌辦科學外交座談會,聖座國務院與各國關係部門秘書長加拉格爾總主教發表演講,指出需要一種“包容和為衆人服務的”國際政治,一種““真正跨學科”的科學合作。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國務院與各國關係部門秘書長加拉格爾(Paul Richard Gallagher)總主教11月23日下午在意大利林琴科學院籌辦的科學外交座談會上發表演講,主題為“兄弟情誼、整體生態及新冠疫情:外交與科學的貢獻”。總主教强調,科學與人文主義該當重新整合而非分離,更不要對立,如此才能在新冠疫情後重新起步。

新的起點也應以鼓勵團結互助的系統性方案為基礎,讓關懷行動尊重公益和環境。正如教宗方濟各在最近的《衆位弟兄》通諭中所要求的,應促進“一個能實現兄弟友愛的國際團體,讓各國和各民族活出社會友情”。為此,需要“具包容性和為衆人服務且具有國際重大意義的最佳政策”,進行“真正跨學科、不讓任何一種知識受冷落”的科學合作。

加拉格爾總主教首先提到今日世界面對的衆多人道危機。他說,“儘管在科學領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 ,我們卻經歷著一場5000多萬人受疫情感染、100多萬人喪亡的衛生危機。此外,糧食危機也在加重,根據今年7月份的《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報告,2019年近6億9千萬人挨餓。

日益嚴重的饑荒威脅也與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造成的環境危機密切相關,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至少50萬人生活在處於沙漠化進程的地區。除此之外,正在延伸的疫情大流行加速了經濟和社會危機,“窮人和那些在非正規部門工作的人最先失去了他們賴以生存的途徑”。總之,這些危機彼此之間具有强烈的相互聯繫,可以歸納為“社會-衛生-環境的唯一及複雜的危機”。

加拉格爾總主教指出,疫情的災難也“可被視為社會重建的因素以及因著認識到共同利益而團結的時刻”。正如教宗方濟各今年3月27日在疫情時期舉行祈禱的非凡時刻所說的那樣,我們必須“把握這個考驗時期,將它轉化為一個選擇的時期”。

事實上,“新冠疫情可以是皈依的真正起點,轉變的真正時期;不過,它也能成為墮落、只顧自己和剝削別人的因素”。因此,重新啓程可以被視為“促進公益文明和具有改變願景的挑戰,將人性尊嚴置於各項行動的中心”。這需要“對我們希望什麽類型的社會和經濟有明確的觀念,鼓勵對經濟及其目的進行認真反思”。

談到世界安全問題,加拉格爾總主教表示,確保各國和各民族的整體安全不在於增加軍費開支,而是增進全球性合作,加强“多邊主義”,同時要努力裁軍和武器控制,不將裁軍作為目的本身,而是著眼於共同的安全與和平,不將安全僅視為沒有戰爭,也應視為沒有恐嚇,視為在公益中推動社會福祉的舉動。

加拉格爾總主教最後强調,“需要建設一個促進‘教育對話’的友愛社會,讓衆人發揮自己的特長。不讓任何一個人落在後面應成為座右銘,好能不忽視和否認人的尊嚴,不拒絕每個人對建設更美好未來懷抱的希望”。

2020 November 24, 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