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方濟各拜訪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教宗方濟各拜訪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Vatican Media)

本篤十六世撰文:回歸天主,跨越侵犯的危機

榮休教宗在一篇文章中談論教會內的侵犯醜聞:對天主的信仰一旦黯然失色,就可能發生這種危機。

(梵蒂岡新聞網)「我們一旦拒絕天主的愛,邪惡的勢力遂由此而生……。因此,學習敬愛天主是人類的救贖之路。」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投書德國「聖職人員期刊」(Klerusblatt)的長篇文章中如此寫道。這篇文章探討的是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問題。

本篤十六世提到,教宗方濟各今年2月舉辦了「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以提供「強烈的信號,恢復教會作為萬民之光的信譽,讓人再次相信教會是有助於打擊毀滅性勢力的一股力量」。「儘管榮休教宗不再肩負任何直接責任」,但本篤十六世仍渴望為這使命貢獻己力,並感謝教宗方濟各努力讓我們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榮休教宗的文章分成三大部分。在第一部分,拉青格談到1960年代掀起性革命浪潮的社會環境。他寫道,在那個時代,戀童癖得到「認可」,甚至獲得正面評價。那段時間,「司鐸聖召衰竭,喪失聖職身分的案件數量龐大」,而且「天主教倫理神學式微」,開始陷入相對主義的誘惑。

拉青格引用了15名天主教神學家1989年在科隆的聲明,稱之演變成「對教會訓導和若望保祿二世的抗議呼聲」。就在那段時期,《真理的光輝》通諭於1993年問世;這份文件闡明,「有些行為絕不可能成為良善的」。拉青格指出,「在倫理神學的諸多領域」,發展出「教會沒有也不能擁有自身道德訓導的論點」,這種觀念導致「教會的道德權威徹底受到質疑」,最終「在真理與謊言的界線瀕臨危險時,教會被迫保持沉默」。

在文章的第二部分,榮休教宗談到這段司鐸培育和生活進程的後果。他寫明:「在某些修院內形成了同性戀小圈子,他們或多或少行事開放。」「聖座知道這些問題,卻沒有接獲相關的細節」。「針對時至當年一直盛行的傳統,梵二大公會議的精神事實上被解讀為批評或負面的態度。那種傳統必須以新的關係取而代之,也就是向世界徹底敞開的關係」,甚至是「培養出煥然一新、與時俱進的『至公性』」。

本篤十六世強調,就他的記憶來說,戀童癖的問題「要到1980年代後期才變得棘手」,而第一時刻的處理方式相當緩慢,格外保障被告的權益,幾乎造成無法判罪。為此,在與若望保祿二世商議後,處理未成年侵犯案件的職權交給了聖座教義部,好能透過「真正的懲戒程序,在法律上處以最高刑罰」:也就是喪失聖職身分。儘管如此,延誤辦案時機的情況經常發生,這「理當加以避免」。為此,「教宗方濟各採取了進一步的改革」。

在文章的第三個部分,本篤十六世自問,哪些是教會的正確回應。他表明,「為了對抗那威脅我們和全世界的邪惡,最好的解藥莫過於全然信靠」天主的愛。「一個沒有天主的世界,只會是個沒有意義的世界」,缺少「分辨善惡的標準」,崇尚弱肉強食的法則,真理再也不重要。本篤教宗強烈譴責西方社會將天主從公共領域中挪去,「因此愈加丟失以人為本的準則,造成人被摧毀」,如同戀童癖的案例:「它被理論化,不久前還被視為完全正確的事,並且廣為流傳」。這一切的應對之道是「重新學習承認天主是我們生命的基石」。

秉持著回歸天主的願景,榮休教宗也提到必須更新對感恩祭的信仰。感恩祭往往被貶低為「儀式性的舉動」,破壞基督死而復活的「奧跡的偉大」。相反地,要「再次理解祂受難、犧牲的偉大。我們必須竭盡所能地保護神聖感恩祭的恩典不被侵犯」。

拉青格教宗接著告誡道,「今天大部分的人把教會當成純粹的政治工具。許多司鐸施加侵犯案的危機促使我們以為,教會竟是如此糟糕,務必果斷地親手重新打造。然而,我們塑造的教會不會帶來任何希望」。

本篤十六世點出魔鬼的行動:這個控告者「想要展現出義人並不存在」,藉此詆毀天主。「不,包括今天在內,教會不只是有腐臭的魚和莠子。天主的教會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就連在今天,她始終是天主用來拯救我們的工具。至關重要的是,以全然的真理來對抗魔鬼的謊言:是的,教會內存在著罪與惡。但即使是今天,聖潔的教會依然堅不可摧。今日的教會是未曾有過的殉道者的教會,因此成為永生天主的見證人」。

在文章的結尾,榮休教宗表示,「發現教會的活躍是一項美妙的任務,使我們更加堅定,不斷品嚐信仰的喜悅」。拉青格教宗最後向教宗方濟各表達感激之情,因為他努力讓所有人看到,天主的光今天依然沒有消逝。

2019 April 11, 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