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新書《視野:心之門,在記憶與現實之間的新現實主義》 新書《視野:心之門,在記憶與現實之間的新現實主義》 

教宗方濟各:疫情過後,需要以新的眼光看待現實

宗座科學院和宗座社會科學院副秘書長維加諾蒙席在其新書《視野:心之門,在記憶與現實之間的新現實主義》中刊載了他對教宗一次採訪的全文。教宗邀請人們通過電影藝術重新發現一個純正的視野的教育,強調在影像中保存記憶的重要性。

(梵蒂岡新聞網)宗座科學院和宗座社會科學院副秘書長維加諾(Dario Edoardo Viganò)蒙席新近出版一本名為《視野:心之門,在記憶與現實之間的新現實主義》(Lo sguardo: porta del cuore. Il neorealismo tra memoria e attualità)的新書,在新書中全文刊載了他對教宗的一次採訪内容,該採訪談及電影藝術與新現實主義,強調在影像中保存記憶的重要性。

問:在您的訓導中,經常提到電影:有時會聽到您提及這部或那部電影。這種與電影的特殊關係從何而來?

答:我的電影文化首先要歸功於我的父母,我小的時候經常去家附近的電影院看電影。這是我童年美好回憶的一部分:我的父母教會我享受各種不同形式的藝術。例如,我們弟兄們和母親一起收聽國家廣播電臺播放的歌劇,在收聽前,媽媽給我們講述歌劇的情節。以後,在看電影時,父母用同樣的方法,給我們解釋並指導我們。

問:在此背景之下,您與意大利新現實主義的關係也就誕生了。

答:是的,在我父母想讓我們看的電影中,有一些是新現實主義的作品。在我十到十二歲期間,我看了馬尼亞尼(Anna Magnani)和法布里齊(Aldo Fabrizi)的所有電影。其中,我最喜歡的是羅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的《羅馬,不設防的城市》(Roma città aperta)。這些電影非常重要,因為它們讓我們深入了解世界大戰的悲劇。

問:您經常將新現實主義也定義為一個“人性教理講授”或一個“人文主義的學校”。這些是非常美好的表達。這些電影的現實性在哪里?

答:新現實主義的電影塑造了我們的心,現在仍然可以,那些電影教會我們用新的眼光看待現實。電影重要的一面是:它的普世價值和現實性,後者是更新我們看世界的目光的重要工具。我們目前生活在深受疫情影響的困難處境,造成了我們的憂慮、恐懼和沮喪。為此,我們需要一個能夠衝破夜晚的黑暗、擡起視線越過高牆來探索遠景的眼光。今天,我們的眼睛經常無法在黑暗中凝視耶穌帶來的“大皓光”(參閲依九1)。我們這個時代的神秘主義者魏爾(Simone Weil)寫道:“慈悲與感激來自天主,當它們通過一個注視而傳給他人時,天主就臨在於這兩道目光的交匯中。”

問:電影以什麽方式教育我們觀看呢?

答:新現實主義是一種激發良知的目光。在許多電影中,新現實主義的目光一直是孩子們看世界的目光。我記得我的弟兄雅典的東正教希羅尼莫斯(Hieronymos)總主教的一席話:“看到我們在難民營中遇到的那些孩子們的眼睛,就能立刻完全認識到‘人性的破產’(2016 年 4 月 16 日萊斯沃斯島的講話)。”被孩子們的目光所注視是我們所有人的經驗,它觸動我們内心深處,也迫使我們反省自己的良心。

問:新現實主義電影描述一個非常具體的現實,它們如何在我們現今的現實中講話?

答:新現實主義不是簡單地回歸到親歷記錄的紀錄片中的現實中,新現實主義不是從遠處觀看,而是一種接近現實的觀看,它觸及現實並與之聯係起來。

問:新現實主義視野最重要品質的指示為何?

答:我願說,它不僅讓人看到歷史,而且能夠看到人的内心,這就是它的人性教理講授。觸動現實的凝視,也是心靈的凝視,是改變現實的凝視。不是讓你停留在原地的凝視,而是讓你振作起來、邀請你站起來的凝視。新現實主義有這種力量,我們可以從人文主義的新現實主義的學校中學到:激發意識、與現實結合並發芽生長的凝視。一種改變我們目光短淺的教學法,使我們接近天主的眼光。

問:除此之外,電影還有一個巨大的社會價值?

答:電影一直是一個聚合的巨大工具。如今,察看此刻的困難,電影仍然保持著這種聚合的能力,更好說,是建立團體的能力。

問:您如何看電影在歷史與記憶發展中的價值?

答:即使對教會來説,歷史與記憶的發展也能在電影中找到重要的參考。我們必須成為“影像記憶”的良好守護者,為的是將其傳遞給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生活在影像的時代,這種類型的記錄已經成為我們的歷史,它是對書面記錄的永久補充。此外,這些記錄具有内在的普遍性,因為它們超越了語言和文化的界限,讓所有的人都能直接理解。我們絕不能低估這些記錄的重要性。

鏈接網址:www.vaticannews.cn

2021 July 19,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