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馬克思樞機 馬克思樞機 

馬克思樞機公布他向教宗提出的辭呈

這位德國樞機解釋,由於該國境內侵犯兒童的醜聞,他希望辭去領導慕尼黑和弗賴辛教區的牧職。

(梵蒂岡新聞網)德國馬克思(Reinhard Marx)樞機向教宗方濟各提出辭呈,表達了卸下慕尼黑和弗賴辛總主教一職的心願。在這封辭呈中,這位德國樞機談及「個人失敗」和「行政疏失」,以及「組織架構和系統方面的挫敗」。德國慕尼黑總教區在其官網上公布了這封辭呈,並在有關公告中表明,公布辭呈的舉動事先取得了教宗的首肯。公告寫道:「教宗方濟各已通知馬克思樞機,他現在可以公布這封辭呈,而在決定做出以前,樞機應當繼續他的主教牧職。」

直到2020年為止,馬克思樞機一直擔任德國主教團主席的職務。這位神長在辭呈裡開宗明義指出該國教會正在經歷的危機處境。他闡明,危機的成因包括「我們個人的失敗、我們的過犯」。「就我的印象來說,我認為,我們到了『死亡關頭』,但是按照我對逾越奧跡的望德,這也能成為一個『轉捩點』。」

馬克思樞機解釋道,遞交辭呈的決定大約在一年前形成。他在公布辭呈的相關公告中詳細闡述說:「在最近幾個月內,我反覆省思了可能辭職的情況。我捫心自問,並在祈禱中、在靈性對話裡,通過『靈性分辨』,尋求當做的正確決定。」樞機向教宗闡明:「基本上,對我來說,這意味著針對過去數十年來教會人士犯下性侵害的災難,承擔起相關的共同責任。」正因如此,樞機在這幾個月裡訴諸於先前受託調查科隆總教區戀童案的同一間公司(Westpfahl Spilker Wastl firm),請該公司編撰一份有關在慕尼黑和弗賴辛教會裡侵犯案件的報告,並保證不希望介入影響最終的結果。去年,馬克思樞機在他的教區成立了「希望與救恩」公益基金會,其宗旨是為所有性暴力的受害者提供「治癒及修和」。樞機決定將他大部分的私人財產捐贈給這個基金會。

在這封以多種語言公布的辭呈中,馬克思樞機提到了過去數十年的「調查」和「專業經驗」。他強調,「我面前不斷呈現出過去的個人失敗和行政疏失,以及組織架構和系統方面的挫敗」。這位神長也注意到近期的爭議和討論,他認為,這一切展現出「教會內的某些人士不想接受共同責任的層面,而且把一切歸咎於組織架構」。因此,他們「對於任何有關於在性侵犯危機方面加以改革和更新的對話,都抱持著敵視的態度」。

樞機指出了「兩個不可忽視的要素:有罪之人免於受罰的錯誤,以及組織架構上的挫敗;這二者向教會提出了改變與革新的挑戰」。這位總主教表示,一個走出危機的「轉捩點」,或許會與「同道偕行之路」緊密相連;那是一條「真正容許不同精神一起進行分辨的道路」。

馬克思樞機回顧了他晉鐸42年、晉牧25年,以及領導一個諾大的教區20年的歲月。正是出於如此豐富的經驗,這位神長沉痛地指出,「在教會界和世俗圈的觀念裡,主教們的聲望一落千丈,甚至是跌到了谷底」。依這位樞機所見,「等到各種卷宗顯示出當事人的疏失時,才負起責任和採取行動,光是這麼做還不夠;更需要釐清的是,我們身為主教,也要為全體教會負起責任」。

此外,我們也不要「只把不正常的現象與過往和當時的負責人員相連結,然後裹足不前,在某種程度上埋葬了這一切」。馬克思樞機坦言,也因著歸咎於組織架構形象的沉默、疏忽和過重的負擔,他對此感到「自責」並覺得肩負「共同的責任」。「僅僅在2002年以後,特別是2010年以來,多起性侵犯案件的相關負責人員被指認,而這種觀點的改變還沒有結束」。「曾經忽視受害者的事實,當然是我們以往最大的過錯」。

「我們曾經失敗過。」馬克思樞機如此強調,並闡明這裡說的「我們」無庸置疑地涵蓋了他本人。因此,他提出辭呈,以之作為「表達他願意負起責任的機會」,也作為「教會重新開始、再次出發的個人記號」。樞機寫道:「我渴望展現出這並非在第一線的任務、而是福音的使命。這也屬於牧靈關懷的一部分」。馬克思樞機在辭呈的結尾處表示,他很「樂意」繼續做個司鐸和主教,「無論如何始終」投身於牧靈層面,加強那促進教會靈性更新的工作。

馬克思樞機自2013起擔任樞機諮議會成員。該諮議會是由教宗方濟各所創立,旨在輔佐教宗治理普世教會,以及研究聖座改革的計劃。2014年,教宗方濟各任命馬克思樞機為聖座經濟委員會協調人。2012年,馬克思樞機當選為德國主教團主席,並擔任這項職務直到2020年2月卸任為止。

2021 June 05, 1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