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機上記者會 教宗機上記者會  (AFP or licensors)

教宗機上記者會:愛德、關愛與友愛乃是應走之路

教宗方濟各在機上記者會中回顧了他在伊拉克的歷史性訪問:與西斯塔尼這位「睿智的天主的人」的相會、在摩蘇爾多間夷為平地的聖堂前的心情、聽見痛失愛子的基督徒母親願意寬恕殺子仇人的感動,以及前往黎巴嫩訪問的承諾。

(梵蒂岡新聞網)愛德、關愛與友愛乃是應走之路。教宗方濟各3月8日在從巴格達返回羅馬的飛機上向記者們如此表示。經歷了在伊拉克為期四天的歷史性訪問後,教宗談論了他與西斯塔尼相會的印象,以及他在摩蘇爾多間夷為平地的聖堂前的心情。同時,教宗也吐露了他向拉伊(Bechara Rai)宗主教做出了訪問黎巴嫩的承諾。

在機上記者會開始時,教宗首先問候了負責教宗旅行的新任協調人達通努(Dieunonné Datonou)蒙席,並稱之為「新隊長」。接著,教宗向記者們致敬,說:「我首先要感謝你們的工作、你們的陪伴、你們的辛勞。今天是婦女節,祝各位婦女節日愉快!我跟伊拉克總統夫人會面時,我們談起為什麼沒有男人節。我說:因為我們男人每天都在過節啊!總統夫人向我提到女性,她今天講了很美的事,談到婦女推動生活、歷史、家庭等許多事情的那份堅毅。」

在記者的提問下,教宗進一步談論女性的困境。教宗說:「婦女比男性來得勇敢,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但是,婦女今天也受到了侮辱,我們來談談極端的情況:你們當中的一人給我看了伊斯蘭國組織販售婦女的價目表。我難以置信:這樣的婦女賣一種價格,那樣的年紀賣另一種價格。婦女被販賣、遭奴役。即使是在羅馬市中心,打擊人口販賣也是日常工作。」稱婦女是推進歷史的人,一點也不誇張;但是奴役現象也真實存在。

關於跟伊拉克伊斯蘭教領袖西斯塔尼的會晤,教宗表示,「我努力牢記著大阿亞圖拉西斯塔尼的一句話:人類要麼因宗教而互為兄弟,要麼因受造而彼此平等。友愛內蘊含了平等,但在平等之下卻又窒礙難行。我相信這也是條文化的道路。舉例來說,我們想想我們基督徒,想想三十年戰爭和聖巴爾多祿茂的夜晚。我們之間如何改變思想:因為我們的信仰讓我們發現,耶穌的啟示乃是愛和愛德,並帶我們通往這改變:但這需要耗費多個世紀來落實。這點相當重要,人類手足情誼即為人人互為兄弟姊妹,而我們必須與其它宗教攜手前行。梵二大公會議在這方面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並在會議後成立了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和宗教交談委員會」。

談到前往黎巴嫩的可能性,教宗坦言:「拉伊宗主教懇請我在這趟旅途中順道一訪貝魯特,但這對我來說似乎有些太少了。面對一個像黎巴嫩這般受苦的國家,這等於是杯水車薪。我給他寫了封信,承諾必將到訪。但黎巴嫩此刻處於危機中,我不願意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加以冒犯。黎巴嫩在接納難民方面非常慷慨大方。」

此外,由於日前見報的一篇教宗訪談報導了貝爾格里奧想像自己會在羅馬蒙主恩召,而非回去阿根廷,遂令人心生遐想,以為教宗不想訪問阿根廷。因此,在這次的機上記者會中,也有人提出這個疑問。對此,教宗解釋說,答案跟問題是相對應的。當時,採訪教宗的記者卡斯特羅(Nelson Castro)問的是:「您如果退位的話,將會返回阿根廷,或者繼續留在這裡?」針對這個提問,教宗的答覆是:「我不會回去阿根廷,而是要留在我的教區這裡。」那麼,教宗有沒有訪問阿根廷的計劃呢?教宗表明,「之前曾規劃於2017年11月訪問阿根廷,而且已經展開工作」,可是最終卻因為種種考量而未能成行。

回到本次牧靈訪問的行程,教宗先後談論了他在克拉克斯和摩蘇爾的感受。教宗指出:「在克拉克斯,令我最感動的是一名母親的見證。做見證的是一名親身體驗到貧困、服務和懺悔的司鐸,以及一名在伊斯蘭國組織最初幾次的轟炸中痛失愛子的婦女。那母親說了一個詞:寬恕。我為之感動。一名母親說:我施以寬恕,我為他們祈求寬恕。這勾起我在哥倫比亞訪問的回憶,在比亞維森西奧的聚會中,許多人、許多婦女,尤其是母親和新婚妻子,講述了她們的兒女和丈夫遇害身亡的經歷。她們說:『我寬恕,我給予寬恕。』我們早已丟失這個詞彙,很會欺壓凌辱、嚴厲譴責,我就是頭一個。但是寬恕,寬恕敵人,這是純然的福音。這在克拉克斯令我最為感動。」

至於在摩蘇爾的感觸,教宗說:「我佇立在夷為平地的聖堂前,無言以對、不敢相信。不只是那座聖堂,其它聖堂和清真寺也成了斷垣殘壁。在這一刻,我不想多說一句話。事情不斷重演,讓我們看看非洲。因著我們在摩蘇爾的經歷、這些毀壞聖堂和一切,敵意滋生、戰爭再起,而且連所謂的伊斯蘭國都捲土重來。這是一件醜惡的事、卑鄙惡劣。我在聖堂裡心中萌生的疑惑是這個:誰把武器賣給了這些搞破壞的人?因為他們自己不在家裡製造武器。沒錯,他們會做點小炸彈,但是,賣武器的是誰?誰要負起責任?我至少要求這些賣武器的人誠實地說:是我們賣的武器。但他們絕口不提。真是可惡!」

2021 March 08, 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