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聖熱羅尼莫 聖熱羅尼莫 

教宗發表《熱愛聖經》宗座牧函,紀念聖熱羅尼莫逝世1600週年

在聖熱羅尼莫逝世1600週年之際,教宗方濟各在《熱愛聖經》宗座牧函中紀念這位教會偉大教父把聖經翻譯成拉丁文的偉大遺產。教宗呼籲青年:著手研究這份遺產。

(梵蒂岡新聞網)聖熱羅尼莫「對我們21世紀的基督徒來說,始終富有現實意義」。為此,西方教會在這位偉大教父逝世1600週年的機會上,教宗方濟各發表了一封牧函,題名為《熱愛聖經》(Scripturae Sacrae Affectus)。這份對聖經的熱愛,正是聖熱羅尼莫「通過他的生命和作品留給教會」的遺產。「孜孜不倦的學者、翻譯者、注釋聖經者、高深的鑑定者、熱情傳揚福音的人、細膩詮釋聖經的人、熱血且有時激烈捍衛基督信仰真理的人」、苦修而頑強的獨修士,以及靈修指導專家:這就是聖熱羅尼莫。

熱羅尼莫的生平

在牧函中,教宗方濟各回顧了聖人的生平,談到他扎實的基督信仰培育,以及他的學術、旅行、友誼和經驗。聖熱羅尼莫選擇在曠野裡過獨修生活,其意義深遠至極:他選擇在極度簡樸、回歸本質的地方,「與天主相遇,與主親密無間,並透過默觀、內在的試煉、靈性搏鬥,認識了脆弱,清楚意識到自身與他人的限度,承認眼淚的重要性」。在曠野裡,年輕的熱羅尼莫「體會到天主具體的臨在,需要與祂建立人性的關係,領受祂仁慈的安慰」。

熱羅尼莫是阿奎萊亞的盧菲諾的年少故交,也認識納齊安的額我略等人。熱羅尼莫曾與盎博羅削相遇,跟奧斯定時常書信往來,並奉獻一生,「努力讓他人更容易理解神聖的經典,勤奮地從事翻譯和注釋工作」。他決定獻身於天主,大約於379年在安提約基雅被祝聖為司鐸,後來遷至君士坦丁堡,把重要作品從希臘文翻譯為拉丁文,並熱忱地持續進修。「蒙受祝福的不安引領著熱羅尼莫,促使他樂此不疲、熱情投入研究」。教宗方濟各如此寫道,並引用聖熱羅尼莫的話:「我偶爾會失望,更常感到挫敗;但是,我隨後便為了堅持學習的決心,振作起來。」

與羅馬的關係

經歷了年輕求學的時光,熱羅尼莫回到羅馬,於382年成為教宗達瑪索的密切合作者,並在渴慕福音的「羅馬貴族婦女的支持下」開辦了聖經講習班。正是在那段歲月裡,熱羅尼莫「著手校訂先前翻譯為拉丁文的福音書,或許還包括《新約》的其它部分」。教宗表示,「對熱羅尼莫來說,羅馬教會是一片沃土,基督的種子在那裡結出碩果」。那段時期,基督徒的不和往往導致教會分裂,熱羅尼莫始終以伯多祿聖座為可靠的參照點。他說:「我誰都不跟隨,只跟隨基督。我與伯多祿聖座保持共融,深知教會是在那塊基石上建造的。」

達瑪索教宗蒙主恩召後,熱羅尼莫離開了羅馬城,踏上新的旅途,展開其它研究,最終選擇在白冷城耶穌誕生洞穴附近生活。他在那裡創建了兩個隱修院,一個是為男性,一個是為女性,並且接待朝聖者。熱羅尼莫「展現出他的慷慨好客,接待所有抵達那片土地,以求親眼看見、親手觸摸救恩史的地點的人,從而把文化和靈性研究相結合」。

熱羅尼莫於420年在白冷城安息主懷。他在那裡度過了「一段極為豐盛又精彩的生活,全然投入聖經研究,致力於從希伯來原文翻譯整部《舊約》聖經的不朽偉業。在那段期間,他為《先知書》、《聖詠》和聖保祿書信寫注釋,編撰了聖經研究的輔助文件。這份珍貴的工作成果至今仍然能在他的作品裡欣賞到,那是「對照與合作的成果,涵蓋了手稿的謄抄及校對,以及省思和討論」。事實上,熱羅尼莫這麼說:「我從不相信單靠我一人之力能研究神聖的著作,……我習慣提出問題,而且也對我相信自己熟知的事提出疑問,並對我不確定的道理提出懷疑。」他深知自己的限度,懇請「代禱的持續支持,祈求『在啟發聖經撰寫工程的同一聖神內』成就他翻譯聖經的工作」。

為他人服務的學術研究

教宗方濟各在宗座牧函中指出,「熱羅尼莫的研究顯示出一份在團體內並為團體效勞的努力,它也為我們,為我們時代,以及教會眾多文化機構,樹立了眾議精神的典範,好讓教會機構始終是個『把學問化為服務的地方,因為缺乏從合作而來、在合作中匯流的學問,就沒有真正且整體的人類發展』」。教宗強調,「如此共融的基礎在於我們無法獨自誦讀的聖經:『聖經是在聖神的啟發下,由天主子民、為天主子民撰寫而成的。唯有在這與天主子民的共融中,我們才能真正以『我們』的身份進入天主願意親自告訴我們的真理核心。』」隨後,教宗也提及熱羅尼莫的書信,聖人在這些信函中探討了許多教義辯證,「始終捍衛純正的信仰,展現出他是個重視關係的人,竭力溫柔地全然投入其中,不刻意討人喜歡,卻體驗到『愛是無價之寶』。因此,他猛烈又真誠地活出情感」。

理解聖熱羅尼莫的兩個關鍵點

「為能全面理解聖熱羅尼莫的個性,必須兼顧他信仰生活的兩大特性:一方面,為了被釘十字架的耶穌的愛(參閱:格前二2;斐三8、10),他完全而嚴謹地獻身於天主,棄絕任何人性的滿足;另一方面,他勤於研究,一心只為更加完全領會上主的奧秘」。教宗闡明,這兩大特性也呈現在這位教父的藝術上:首先,熱羅尼莫是隱修士的楷模,「因為苦修祈禱的人應當辛勤地研究和默觀」;再者,熱羅尼默也是學者的榜樣,因為「學者必須謹記,嚴格來說,唯獨全心全意愛天主,摒棄各種人的雄心壯志、世俗渴望,學問才算有效」。

熱愛聖經

教宗表明,「聖熱羅尼莫的靈性特徵,毫無疑問地始終是他對天主聖言的熱愛」。熱羅尼莫強調,聖經蘊含了「天主啟示自己的謙遜特質,相較於西塞羅的精煉拉丁文而言,希伯來文表現出粗陋、幾近原始的特色」。此外,熱羅尼莫教導我們不僅要「研究福音書,以及《宗徒大事錄》和書信裡的宗徒傳統,因為在整部《舊約》是必不可少的,它有助於融入基督的真理與富饒。

服從

教宗邀請眾人也關注熱羅尼莫的另一個特徵,即:服從。他對聖經的愛裡浸潤著服從:「首先,面對藉由言語通傳的天主,必須恭敬地聆聽;接著,面對那些在教會內代表著詮釋已啟示之訊息的活傳統的人,也要服從」。無論如何,這份服從絕非「純粹被動地接受已知的事」;相反地,它「需要個人積極地研究」。「我們可以把聖熱羅尼莫視為天主聖言忠信而勤奮的僕役,他完全獻身於促進他在信仰內的弟兄姊妹更加適當地理解那託付於他們的神聖『寶庫』。」

熱羅尼莫是今天學者的嚮導

此外,教宗方濟各也表示,「熱羅尼莫是我們的嚮導,一來是因為……,他引領每個讀者進入耶穌的奧秘,二來是因為他負責任又有系統地擔任了解經和文化的媒介,好能正確又有益地誦讀聖經」。教宗進而闡述,「熱羅尼莫協調又睿智地運用了在他的歷史年代已存在的傳述天主聖言的語言能力、精確的分析、手稿的評估、精準的考古研究,以及詮釋歷史的知識和所有方法論的資源,為正確地理解在啟發下撰寫的經書確立方向」。為此,教宗指出,即使是在當今的教會內,聖熱羅尼莫的工作也是至關重要。「詮釋聖經的行動務必受到特定專長的支持」。教宗接著提到聖經研究方面的傑出機構:位於羅馬的宗座聖經學院、奧斯定會教父學院,以及在耶路撒冷的聖經學校和方濟各會聖經研究中心。教宗籲請每個神學院「努力把聖經講授列入課程,以確保學生具備詮釋能力,包括注釋經文和聖經神學概要的領域」。「聖經的富饒不幸地遭到許多人忽略或輕視,因為他們並未獲得這門學問的基礎」。教宗強調,「培育也要擴展至每個基督徒,讓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開聖經,從中汲取無法估計的智慧、希望和生命果實」。因此,在教宗的敦促下,欽定了天主聖言主日,這項舉措旨在「鼓勵聖經的誦讀祈禱,以及熟悉天主聖言」。

拉丁文通俗本聖經

熱羅尼莫最有名的作品,無疑是從希伯來文原文翻譯成拉丁文版的《舊約》,那是「辛苦耕耘、研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的最甜美果實」。這個版本也就是所謂的拉丁文《通俗本》。教宗解釋道,在熱羅尼莫的時代,羅馬帝國的基督徒如果想要閱讀完整的聖經,就只有希臘文的版本。對於拉丁文的讀者來說,沒有聖經的完整版,而只有零散、不完整的翻譯本,而且是從希臘文翻譯過來的。熱羅尼莫和他的傳人的功勞在於開始修訂完整的新版聖經。

「熱羅尼莫在羅馬時,就已在達瑪索教宗的鼓勵下著手修訂福音書及聖詠。之後,熱羅尼莫退居在白冷城時,開始直接從希伯來文翻譯整部《舊約》:這項工程耗時多年」。在這項工程上,熱羅尼莫「發揮了他的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知識,以及他扎實的拉丁文培育,他也善用了他所擁有的哲學技巧」;這項「成果著實是曠世偉業,在西方文化歷史上留下烙印,塑造了西方的神學用語」。中世紀的歐洲學會了誦讀熱羅尼莫翻譯的聖經,藉以祈禱和討論。

翻譯如同本地化

教宗接著寫道,藉著拉丁文通俗本聖經,「熱羅尼莫得以把聖經『本地化』,融入拉丁語言和文化中。他的這項工作成了教會傳教行動歷久不衰的模範」。「熱羅尼莫的翻譯工作教導我們,每個文化的正向價值和形式,為整個教會來說都是一種富饒。天主聖言在新的翻譯中以不同方式宣揚出去、得到理解並且活出來,這些方式充實了聖經」。大額我略教宗的名言是,聖經跟著閱讀的人成長,世代以來接收新的口音、新的腔調。

教宗方濟各表示,「聖經需要按照每個文化、每個世代,甚至是我們當代全球世俗化的文化中的用語和思維,持續地進行翻譯」。因此,「翻譯不是個只涉及語言的工作,還要真正符合更廣義的倫理決定,與生命的整體觀念相連結」。對此,教宗指出,「若沒有翻譯,不同語言的團體恐怕無法彼此溝通;我們或許會互相關上歷史的門,否認建設相遇文化的可能性。沒有翻譯,事實上,就不能款待他人,甚至是會助長仇視的行徑」。反之,「翻譯的人搭建橋樑」。

熱羅尼莫逝世1600週年

教宗然後表示,慶祝聖熱羅尼莫逝世1600週年,讓人看見「天主聖言翻譯成3千多種語言的特殊傳教活力」,以及許多「傳教士從事出版,彙整文法、字典和其他語言工具的寶貴工作」。這些奠定了人與人溝通的基礎,承載了「傳教士抵達每個人身邊的夢想」。為此,教宗呼籲「重視這一切工作,並在這方面投注心力,促使克服無法溝通和缺乏相遇的藩籬。

教宗方濟各向青年提出的挑戰

在概述了熱羅尼莫的形象和他對研究的熱愛後,教宗最後強調當今的一大問題,而且這問題不僅關乎宗教,即:目不識丁。換句話說,就是缺乏注釋學方面的能力來培養我們文化傳統的可靠詮釋人員和翻譯人員。因此,教宗尤其向青年提出一項挑戰:「請你們著手研究你們的遺產。基督信仰使你們成了無法超越的文化遺產的繼承人,你們必須繼承它。請你們對這歷史充滿熱情,這是你們的。請你們大膽地定睛注視年輕時有所不安的熱羅尼莫,他就像耶穌比喻中的人物那樣,賣掉了他的所有家產,為獲得『最珍貴的珍珠』。」

教宗稱熱羅尼莫為「基督的圖書館」。這座恆久的圖書館在16個世紀之後,持續教導我們愛耶穌的意涵,這份愛與親近天主聖言密不可分。因此,這個1600週年紀念召叫我們「去愛熱羅尼莫所愛的,重新發現他的著作,並接受他核心最生動活潑的靈修的影響所觸動,那是更加認識啟示的天主的不安與熱情渴望」。教宗最後以熱羅尼莫的話語勉勵青年說:「請誦讀聖經;你的手上千萬別缺少神聖的經書。」

2020 October 01, 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