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回答隨機記者提問 教宗回答隨機記者提問 

教宗機上記者會:不使用及不擁有核武器是《天主教教理》的訓導

教宗方濟各從日本返回羅馬途中回答隨機記者提問,指出“核能的使用非常有限,因為我們還未徹底達到安全的程度”。在問及對梵蒂岡財務的調查案件時,教宗說:“我很高興,因為這是在梵蒂岡第一次從内部,而非從外部揭發自己的問題。”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11月26日結束在日本的牧靈訪問,於當天羅馬時間下午4點多返抵羅馬。在返程途中,教宗依照慣例舉行了機上記者會,回答隨機記者們的提問。教宗強調在廣島發表的強烈訊息是讓人了解他的有關訓導,同時也對使用核電站表示懷疑,因為今天尚未徹底達到安全的程度。

日本《天主教新聞》記者首先請教宗談談他對訪問長崎和廣島的感受,以及西方社會和教會能從日本學到什麽?教宗借用一句諺語說,“光明源自東方,奢華和消費主義起於西方”。東方的智慧不僅攸關知識,更涵蓋時間和默觀,有助於幫助過於匆忙的西方社會停下和觀望。“東方能夠以超越的目光來觀望”。西方該當停下片刻,給智慧留下時間。

談到長崎和廣島,教宗說,這兩座城市“都遭受過原子彈的痛苦,因此有相似之處,但也彼此不同。長崎不僅受到過轟炸,也有基督徒的歷史,那裡有基督徒的根基,有悠久的基督信仰歷史。基督徒受迫害在整個日本都發生過,但在長崎卻格外嚴重”。前往廣島“只是因為那裡有過原子彈爆炸事件,它不像長崎那樣是個基督信仰城市”。

教宗說,廣島的遭遇對人類是一項教訓。“對我而言,那是一次觸目驚心的經驗。我在那裡重申,使用核武器是沒有道義的行為,這在《天主教教理》中也提到,而且不僅使用,擁有核武器也違反道義,因為會發生事故,或者某些執政者會瘋狂,一個人的瘋狂能摧毀人類”。

《朝日新聞》記者接著提到,日本是受到美國核保護的國家,本身也是核能的生產國,這也導致了福島的災難。教宗對此表示,我們“又回到擁有核工業的問題,它總能發生故障…。核能的使用非常有限,因為我們還未徹底達到安全的程度”。

《京都新聞》記者提出死刑問題,他說一名被判死刑、等待修改判決的日本服刑人參加了教宗在東京巨蛋舉行的彌撒。記者談及死刑在日本是個熱門話題,不知教宗與安倍首相會晤時是否談到這個問題?教宗答道,他在事後才知道那個死刑個案。在與首相會晤時他只談了在其它國家也存在的一般問題,例如監獄爆滿、不論人是否有罪就被關進監獄。

教宗表示,他不久前曾對出席國際刑法會議的人士談到,死刑是不道德的。“判刑必須總是讓人能夠重返社會,讓人看不到前景的判決是不人道的。終身監禁的目的也是讓人能重新融入社會”。關於終身監禁,教宗說,“我們必須抵制那種緩慢的死刑”。

《費加羅報》記者談到合法防衛的問題,當一個國家受到另一個國家襲擊時該怎麽辦?是否還存在一種正義的戰爭?教宗是否打算對非暴力問題發表訓導?教宗答道:“有些計劃已經存放在‘抽屜裡’,其中一個是關於和平的,正在醖釀中。我認為時機一到就會發表。”關於“合法防衛的假定也應在倫理神學中予以思考,但應作為最後的訴求。使用武器應是最後的訴求。合法防衛應以外交和調停的途徑進行”。

德國《公教新聞中心》記者提到教宗從曼谷飛往東京途中拍發電報給香港的林鄭月娥。記者問教宗如何看待那裡示威和區議會選舉的局面,以及他何時能前去北京?教宗答道,給所經之地的領導人拍發電報是“例行的問候”,也是請求准許飛越他們領空的“一種禮貌方式”,這並不存在譴責或支持之意。這是所有飛機的一項慣例,當它們進入領空時要予以通知,“我們出於禮貌這樣做”。

“關於您提到的另一件事,如果我們細想,不只是香港發生這樣的事,智利、法國,民主的法國都發生了這樣的事,法國黃背心運動進行了一年之久。尼加拉瓜和其它拉美國家也有這類問題,一些歐洲國家也如此。這是普遍的情況。聖座該做什麽?籲請對話、和平,但不僅是香港,還有此時我無法作出評估的各種情況和問題。”

教宗表示他尊重和平,為這些發生問題的國家祈求和平,包括西班牙在内。最好“呼籲對話、和平,使問題得到解決”。教宗表示:“我希望前往北京,我愛中國。”

教宗最後談到泰國與日本的不同,稱泰國擁有“超性的文化”。教宗說,泰國與日本的美麗截然不同。她貧窮卻富有靈性,也有令人心痛的受剝削問題。

2019 November 26,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