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主持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 教宗主持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  (Vatican Media)

教宗主持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窮人的呼聲乃是教會的希望

教宗方濟各10月27日主日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泛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強調恭敬天主的真正禮儀總是透過愛近人來實現。

(梵蒂岡新聞網)為“恭敬天主”而非“自我崇拜”,我們必須承認自己内心的匱乏和需要憐憫,要“與窮人交往,謹記唯有在我們感到内心匱乏時,天主的救恩才施展作為”。教宗方濟各10月27日主日上午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泛亞馬遜世界主教會議閉幕彌撒時如此強調。

彌撒開始前,世界主教會議的神長們在一名手捧亞馬遜土壤和植物的原住民的率領下走向祭台,教宗手持與會代表們贈送給他的權杖走在隊伍末尾。這罐土壤和植物在奉獻禮中由世界主教會議列席的平信徒和修女呈送到祭台上。教宗在講道中依照當天的《福音》和讀經論述了3個人物的祈禱,即耶穌比喻中的法利塞人和稅吏(路十八9-14),以及《德訓篇》中謙卑的人(卅五15-17;20-22)。

在《路加福音》中法利塞人在聖殿祈禱,感謝上主“因為他不像其他的人”,他還誇耀自己“恪守每項戒律”。但他“忘記最重要的誡命,即愛天主和愛近人”。教宗說,這個人的悲劇正是沒有愛,他把祈禱變成自我讚美。“他沒有向上主提出任何請求,因為他不感到自己有需要或有欠缺,而是覺得自己有功勞。他在天主的聖殿内,恭敬的卻是他自己。許多著名的基督徒團體、天主教徒走的正是這條路”。

除了忘記天主外,法利塞人也忘記了近人,甚至鄙視近人,在他看來,這個近人沒有價值。他認為自己比別人優秀,別人只是“其他的人”,“被丟棄的人,應與之拉開距離”。教宗強調,“在生命和歷史中”多次呈現這種動態,誰在前面,就像法利塞人對待稅吏那樣,“竪起圍牆,加大距離,使別人被丟棄得更遠”。

教宗說,這種情況今天也屢見不鮮!“我們在世界主教會議上談到受造界、人和亞馬遜居民受到剝削的情況,談到人口販運、人類作為交易的情況!停止掠奪他人,不再使我們的弟兄姐妹和大地姐妹受到傷害,這些仍不足以彌補過去的錯誤,因為我們在亞馬遜被損壞的面容上看到了這些過失”。

“自我崇拜藉著虛偽的形式繼續它的禮儀和‘祈禱’,忘記恭敬天主的真正禮儀,這禮儀總是透過愛近人來實現。許多人自稱是天主教徒,卻忘記自己是基督徒和應有的人性。”教宗邀請衆人“祈求恩寵,切莫以為自己高人一等、一切都搞定,也不要成為憤世嫉俗和嘲笑別人的人”。

談到稅吏的祈禱,教宗說,“他沒有以自己的功勞,而以自己的過失作為開端;沒有顯示自己的富有,而是自己的貧窮……。上主垂聽了他的祈禱,雖然只是寥寥數語,卻是態度真誠的祈禱”。事實上,他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都不敢”,承認上天浩瀚無比,自己“自覺卑微”。“他的祈禱發自内心:把心置於天主面前,不圖表面功夫。祈禱正是讓天主看到我們内心,不佯裝,不尋找借口,不為自己辯白”。

教宗表明,稅吏讓我們重新發現我們的起點,那就是“把自己視為需要救恩的人”,這是“恭敬天主的第一步”,天主憐憫那承認自己匱乏的人。“正如古代隱修士教導的那樣,各種靈性錯誤在於認為自己是義人,把天主,唯一的公義留在門外”。

教宗指出:“如果我們真心實意地注視自己的内心,我們就會看到在自己内既有稅吏,也有法利塞人。我們有點像稅吏,因為我們是罪人,有點像法利塞人,因為我們自負、能夠為自己辯白……。讓我們祈求恩寵,感覺自己是需要憐憫和内心貧乏的人。”

《德訓篇》中那個謙卑人的祈禱穿雲而上,直接上升到天主面前,“而那自稱義人的祈禱卻留在地面,受制於利己主義的引力”。教宗解釋說,這是因為“天主子民憑著信仰意識在窮人身上看到高天的守門人”,在法利塞人的祈禱中卻沒有這種意識。“是窮人在決定是否為我們敞開永恒生命之門,他們不將自己視為今生的主人,不將自己置於別人前面,他們只在天主内享有自己的財富”。

教宗最後總結道:“在這次世界主教會議中,我們有幸聆聽了窮人的聲音,反思了他們受到掠奪發展模式的威脅,生命呈現出不確定性的狀態。雖然如此,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許多人向我們表明,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現實情況、伸出雙手把它作為恩典來接納是可能的,同時明瞭居於受造界之中不應將之作為利用的途徑,而是予以守護的家園,信賴天主。”

2019 October 28, 1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