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阿爾揚·多達依蒙席 阿爾揚·多達依蒙席 

阿爾揚·多達依神父:從受無神主義教育的青年到主教的歷程

阿爾揚神父1993年乘汽艇入境意大利,做焊工維生。年幼時,外祖母通過唱聖歌向他傳遞信仰,後來他在意大利領洗,祝聖為神父。三年前他回到阿爾巴尼亞傳教,最近獲教宗任命為地拉那的輔理主教。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傳播部編輯主任托爾涅利近日電話專訪阿爾巴尼亞的阿爾揚·多達依(Arjan Dodaj)神父,後者於今年4月9日獲教宗任命為地拉那(Tirana)的輔理主教。

在這篇人物專訪中,托爾涅利寫道:「從地拉那和我們通電話時,他的聲音依然充滿了詫異的感覺。他對教宗任命他為輔理主教,感到詫異。他的故事,是交織於教會日常生活中許多看似微小卻有重大意義的故事之一」。

阿爾揚多達依神父今年43歲,誕生在阿爾巴尼亞濱海的拉克庫爾濱市,16歲時乘汽艇渡過亞得里亞海入境意大利。這個年輕的難民為了前途,也為了幫助他窮困家庭的生計,於1993年9月一個炎熱的夜晚,頂著滿天的星斗逃離了他的祖國。

抵達意大利後,他每天10小時幫人做焊工和園丁來維持生活。後來,他加入了一個團體,在那裡找到了賓至如歸的感覺。就這樣,他接觸到基督信仰,一個從他年幼時代外祖母經由傳唱聖歌在他身上留下痕跡的信仰。10年後,他從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手中領受了鐸職,並於2017年以「信德特恩」(Fidei Donum ) 司鐸的身份,被派返阿爾巴尼亞從事傳教工作。今年4月9日,教宗方濟各任命他為地拉那-杜拉佐總教區的輔理主教。

「我是在共產主義剛失勢不久來到意大利的」, 這位候任新主教敘述道,「那時,不可能取得合法簽證,唯一的途徑是乘汽艇渡海而來。不幸的是,所有開出的汽艇不一定都能安全抵達目的地。」阿爾揚在一個共產主義家庭誕生和長大,受的是無神主義教育。他說:「在我出生的環境中,禁止一切和信仰有關的標記。我生命的頭幾年,從未接收過有關天主存在的訊息。很遺憾地,我的父母受到共產思想可怕的影響,不過,我的外祖父母常向上主祈禱。」

阿爾揚的外祖母是向他灌輸初步的信仰的背後推手。他表示,即便當時有各種的威脅,外祖母依然可以自由地度祈禱生活。她由於不識字,因此以唱聖歌的方式來祈禱,她也由聖歌而認識教會的教義。她一面做家務一面唱聖歌,這樣,聖歌的內容也進入阿爾揚的腦中了。當阿爾揚來到意大利後,他才真正認識那些聖歌中所說的教會的聖事。就這樣,外祖母把他送到天主跟前了。

共產主義失勢不久,阿爾揚也和許多其他青年一樣,多次嘗試離開祖國。那是一個難以言喻的冒險。1993年12月15日晚上,他和其他的人一起離開了家鄉。當時,他感覺到自己的整個存在、整個生命歷程都在遷徙,他從自己的生活、家庭、人際關係中抽離了。這位新主教說:「今天,當我們看到大量的人潮乘船湧來時,我們應該想到他們被抽離的感受、他們的犧牲和周折。若非因為受到難以忍受的苦痛,他們是不會前來的。」

阿爾揚抵達意大利後,在一些比他先來的移民朋友的幫助下,找到了一份焊工學徒的工作,他也從事跟建築和園丁有關的工作。他說:「這樣,我才有能力幫助我的家庭。我們實在太窮了。」由於經常工作超過10小時,回到家已經很累了,因此,他沒有很多朋友。在那一段對青年極為重要的時期中,他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由馬西莫神父帶領的瑪利亞之家青年團體。「我在那裡感覺良好,我找到了我所需要的家庭的溫暖。」

不久後,阿爾揚接受了洗禮。1997年,在克服了父母的反對後,他加入了十字架之子司鐸兄弟會在羅馬的瑪利亞之家團體,為晉升神父作準備。就在他來到意大利的10年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祝聖了他為司鐸。他說,這位教宗和加爾各答的德肋撒修女一直陪伴著他。

阿爾揚晉鐸後曾為不同的堂區服務,並同時擔任僑居羅馬的阿爾巴尼亞人社團的靈修指導。2017年,由於地拉那的弗蘭多總主教的請求,阿爾揚神父的長上和教宗的羅馬教區代理主教同意遵照教會中「信德特恩」的規定,派阿爾揚神父回國履行在傳教區傳教的使命。

在談到獲任命為地拉那的輔理主教時,新主教說:「我從未想過,也從未期望過類似的事。對於這份新的召叫,這個教宗方濟各對我的任命, 我懷著信賴天主和聖母以及服從教會的心,欣然接受。」

教宗任命阿爾揚·多達依神父為地拉那的輔理主教,當地的教友和其他基督信仰教會的信徒以及穆斯林都萬分喜悅。當地不同宗教的信徒都能和睦相處,新主教說,「這不是宗教的寬容,而是和諧、親密無間,合作與互相扶持的展現。」

2020 April 17,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