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 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  

阿根廷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斯基维尔:让团结关怀之地下河流浮现

一向维护拉丁美洲少数人群体的阿根廷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接受《罗马观察报》的采访,讲述拉美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窘境。他指出,我们人类正处于一个时代的末期,因此需要在顾及这大流行传染病遗留的影响下,思考今后该走的路。

(梵蒂冈新闻网)198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88岁的阿根廷人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 (Adolfo Peréz Esquivel),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严峻的情况下,也和所有人一样隔离在家。虽然如此,他仍然整天为他这一生奋斗的目标忙碌著,也就是与没有声音的人站在同一阵线,为他们要求粮食、和平、公义,致力于「协助那些教宗方济各称的『被抛弃的人』」。

埃斯基维尔在接受《罗马观察报》的采访时说,他们正在协助塔塔加尔(Tartagal)一个原住民团体凿井,因为那里缺水。埃斯基维尔一生面对了无数的危机,对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他是透过他所热衷的社会服务和「方济各精神」来加以解读的。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到整个拉丁美洲,造成严重的后果,受害最大的是那些贫穷地区的人,他们缺水,医疗卫生和粮食也有所匮缺。即便有政府提供的特别医疗卫生措施和社会上的关怀行动,仍然不足以应付所需。

埃斯基维尔指出,阿根廷总统以「人民的生命为优先」的态度,令该国通过医疗卫生和隔离措施,使疫情的蔓延得以控制与缓和。虽然如此,商业、文化、教育、宗教的活动仍受到严重影响。至于监狱中服刑人的状况,埃斯基维尔说,监狱人满为患,不少监狱因为缺乏医疗援助而爆发了骚乱。在谈到拉美的社会情况时,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特别提到「沉重的外债」,他指出,这可导致「饥饿大流行传染病」,必须及时做好应付的准备。他说:「我们正处于人类一个时代的末期,因此需要在顾及这大流行传染病遗留的影响下,思考今后该走的路,并开始建构人类发展的新范例。」

在采访中,埃斯基维尔也谈到亚马孙地区原住民因地主滥伐森林、破坏生态和其他迫害行径所受的痛苦。他引用教宗方济各的话说,「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同时他也指出,需要有一个国际法庭来审判破坏大自然的罪行。

对于因居家隔离而失去自由的看法,埃斯基维尔回答说,在目前尚没有疫苗或其他解毒药物的情况下,唯一能够控制疫情的方法就是居家隔离和实行卫生措施。因此,不应将这种隔离看作是丧失自由,那是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所必要进行的措施。他也指出,面对一个深受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影响的社会,面对一个人口稠密、贫富不均的大都会,必须推动关怀文化以及与有需要的人分享财富的文化,同时也不要忘记,「近人的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

对于政府的居家隔离措施给社会带来严重影响,一切都关闭,令失业现象更加严重,饥饿和被排斥的人也越来越多,埃斯基维尔表示这需要有新的社会与经济政策来加以应对。他也认为,人们应该利用这隔离的时期来沉思默想、祈祷、照料自己的身心健康、思考疫情结束后的事宜。因为疫情期间,许多社会性、政治性、经济性的行为举动都在作深刻的改变,令教育、社会服务、人与人之间和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都在改变。

埃斯基维尔也指出,隔离展示出人们需要恢复与「自然时间」的平衡关系,需要进行家庭中的交谈,克胜个人主义,建立起社会性、文化性、政治性和精神性的新关系,这有助于关怀团结和希望的发展。最后,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以「地底下河流」的图像表达他对未来的期许。他说,需要令地底下的关怀团结之河浮现出来,青年、女人、男人,应该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他们自己的历史的建造者。青年应该像地底下的河流一样,以生命和希望的力量开花结果。

2020 May 29, 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