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科学家在实验室里研究病毒 科学家在实验室里研究病毒  (AFP or licensors)

新型冠状病毒的「讯息传染病」,病毒出于实验室等假新闻

请当心「讯息传染病」(info-demic):这是世界卫生组织新创的词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假新闻满天飞。北约分析家莫拉比托将军向本新闻网澄清,为何称病毒来自实验室是个假新闻。

(梵蒂冈新闻网)新型冠状病毒延烧至今,到2月7日截稿前,全球已有3万例确诊,6百多人死亡。与此同时,假消息也在社交网络上窜流,例如:不实的病患人数、喝漂白水能治病,以及传播途径可能包括饮食。更有甚者,有人猜测病毒是人造的生物武器,称它是武汉实验室为军事用途研发的非典型肺炎病毒(SARS)强化版。这则假新闻把矛头指向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针对生物武器的谣言,本新闻网采访了北约防务学院基金会董事会成员莫拉比托(Giuseppe Morabito)将军。

莫拉比托将军首先解释说:「生物武器不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它是在实验室里合成『制作』出来的,而且它难以保存,需要使用特定的技术。在这个背景下可以探讨三种武器: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这三种武器都难以取得,其中生物武器的说法最不可信,因为它会散播到世界各地,不可能控制它的扩散。生物武器会跟化学武器一样,源自一个地方,然后四处蔓延。这种传染病毒的扩散极度难以预测,它不像核武器那样有风向或者是放射性落尘。生物武器无孔不入。再者,它们不仅是难以『制造』的武器,而且在运输和使用上更是困难,需要专家来操作。生物武器很容易只因为温度的改变,就在短时间内造成污染:因此,必须有能力在某种程度上保护这个物质和运输的人。这并不容易。」

关于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讯息传染病」,莫拉比托将军指出:「这个新词汇是世界卫生组织渴望发出的一项呼吁。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传染病的讯息不断增加,尤其是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上。然而,我们必须谨记,这现象仅限于世界某个地区,而非全世界。谈到讯息,以及『讯息传染病』,它发生在互联网、电视和报纸发达的地区。但是并非各地都是如此。让我们想一下赤道地区的偏远农村,那里讯息不流通,假新闻和正确消息都进不去。比方说,中国影响最深的大陆是非洲,包括经济的影响、原料的开采和贸易。非洲与中国及武汉市商业贸易频繁,我们希望那里没有人被感染。更别说是萨赫勒地区、非洲之角,以及阿富汗。世界上有些地方由于种种限制,连广播都无法收听。因此,我们必须谈论『讯息传染病』和假新闻,同时也要记得,世界某些地方的问题截然不同:讯息过多或过少都不好。」

2020 February 07, 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