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经纬交织的艺术品:梵蒂冈珍藏壁毯画

梵蒂冈珍藏的壁毯画约有3百件:按照拉斐尔为西斯汀圣堂绘制的底稿而完成的壁毯画,以及法国国王赠送给教宗的达芬奇《最后晚餐》壁毯画,这两件无疑是镇馆之宝。梵蒂冈博物馆的壁毯画精致脆弱、价值连城,这些艺术品经过专家的精心修复后,有些在馆中展出,另外一些则收藏起来。

(梵蒂冈新闻网)经纬交错的达芬奇《最后晚餐》壁毯画在梵蒂冈博物馆画廊的拉斐尔展览厅供人观赏。这张壁毯画是米兰恩宠之母修院餐厅壁画的复制品。法国国王路易十二世对文艺复兴大师的这幅原版画作一见倾心,有意从墙上挖下壁画,把它从米兰带回巴黎。后来,法王法兰西斯一世登基,决定把壁画变成织毯艺术品。

这幅壁毯复制品的准确编织地点和年份仍有待考证,但它肯定是在1516年至1524年之间完成:那是达芬奇住在法国的时期。不过,此刻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位文艺复兴大师亲自参与了壁毯画的制作工程。《最后晚餐》的湿壁画与壁毯画之间的差异清晰可见,后者较为简约,几乎是以比喻的方式烘托出前者的气氛。这幅壁毯画具有文艺复兴风格,却又带著一丝法国韵味,全部由金丝线或银丝线编织而成。

1533年,这幅壁毯画离开了法国国王的收藏室,启程前往罗马。事实上,这是法王法兰西斯一世送给教宗克莱孟七世的礼物,以纪念法国国王次子与教宗姪女的联姻。在梵蒂冈,达芬奇的《最后晚餐》壁毯画平时妥善收藏起来,只有在礼仪年的特殊时机才拿出来使用。比方说,在圣体游行时,这幅壁毯画会挂在从西斯汀圣堂通往圣伯多禄大殿的阶梯旁;在圣周四,它则挂在举行濯足礼的大厅墙壁上。这幅壁毯画至今保存状况良好,因为在18世纪,庇护六世教宗下令制作了一张复制的壁毯画。从此以后,教宗礼仪便不再使用原版的《最后晚餐》壁毯画,以免它暴露于大气元素。

梵蒂冈博物馆壁毯画及纺织品部门负责人鲁道夫(Alessandra Rodolfo)女士指出,「拉斐尔完成了举世闻名的杰作底稿后,梵蒂冈的收藏品急剧增加」。依照良十世教宗的意愿,拉斐尔一系列十张的《宗徒大事录》壁毯画委托给纺织工匠范阿尔斯特(Pieter Van Aelst)织成。「这些壁毯画用于实现西斯汀圣堂画作项目的完整性:墙壁下方陈列著壁毯画,天花板则是米开朗基罗绘制的《创世纪》事件,中间一层的墙壁是15世纪多名艺术家完成的梅瑟与基督的故事,底层则描绘了伯多禄和保禄两位宗徒传扬基督信仰的事迹。后来,米开朗基罗所绘制的《最后的审判》为这伟大的叙事工程划下句点」。

此外,鲁道夫女士也解释了,壁毯画的成本远高过于绘画作品。与米开朗基罗在西斯汀圣堂屋顶绘制的湿壁画比起来,拉斐尔壁毯画的要价是七倍之多。「时任教宗必须投资很多金钱,预付大笔款项,导致他背上债务。为了解决良十世教宗辞世后留下来的巨额负债,为了支付教宗的丧葬费用,只好将拉斐尔的壁毯画抵押给知名的银行巨头富格尔家族。」壁毯画这项手工艺品所费不赀,首先便是以天然染料给丝线染色这道工艺。有些丝线以丝为底,包裹著金箔或银箔。

梵蒂冈博物馆修复壁毯画的工作历史悠久:1711年,在克莱孟十一世教宗的授意下,创建了罗马圣弥额尔壁毯画织坊,它成为梵蒂冈博物馆历史上首个修复单位;1920年,本笃十五世成立了教宗壁毯画工坊。而今,梵蒂冈修复壁毯画的工作坊由七名女性组成,其中三人是方济各玛利亚传教女修会的修女。1926年,庇护十一世教宗将维护这些珍贵艺术品的任务托付给这个女修会。一卷卷各色的丝线、梵蒂冈古老的纺织机上的壁毯,合作无间的团队工作、勤勉仔细的耐心和满腔的热忱,一起编织交错,在这传统与创新的迷人环境里互相对话,确保世上这份独特又脆弱的珍贵遗产得以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链接网址: www.vaticannews.cn

Photogallery

梵蒂冈壁毯画
2021 November 11, 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