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坎塔拉梅萨枢机带领将临期默想神功,教宗和圣座首长参加 坎塔拉梅萨枢机带领将临期默想神功,教宗和圣座首长参加  (AFP or licensors)

圣座将临期第三场默想:圣诞节是贫穷的“圣事”

基督来到世界上和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中,祂的面容上是“穷人”的卑微。教宗府讲道神师坎塔拉梅萨枢机在圣座降临期第三场默想神功中,默想了基督以贫穷和受苦者的形像临在世界上的主题,邀请每个人在教会的贫穷和困苦,以及自己的贫穷和困苦中认出基督。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府讲道神师坎塔拉梅萨枢机12月18日在梵蒂冈保禄六世大厅主持了将临期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默想神功,教宗方济各和圣座各部会的神长,以及在圣座服务的职员在场聆听。枢机省思了《福音》记载的这句话,玛利亚和若瑟“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路二7)。

坎塔拉梅萨枢机指出,“今天,世界上的穷人也没有栖身之地:历史显示天主站在哪一边,以及教会必须站在那一边。走向穷人乃是效法天主的谦卑”。圣若望廿三世在梵二大公会议上发明了“穷人的教会”这个词汇,他所指的“不仅是教会内的穷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世界上所有的穷人,无论领过圣洗与否,他们都属于教会”。

“有人会反对说:他们没有信仰,也没有领受圣洗圣事!不错,在圣诞节之后纪念的诸圣婴孩也没有领洗,他们的困苦在天主眼中是血的洗礼。天主救赎的方式比我们所想像的要多很多,没人能否认即使这些方式也是经由基督的道路。”

枢机解释道,“穷人是基督的,这并非因为他们自己表明属于基督,而是因为基督表明他们是属于自己的,是自己的身体”。然而,“这并不表示,只要是世界上饥寒交迫的人就能自动地进入天主的国。‘我父所祝福的,你们来罢!’(玛廿五34)这句话是针对那些照顾穷人的人,不一定是穷人自己,他们过著物质贫穷的生活”。基督的教会比数字和统计的结果更为广阔无边。

圣言降生成人,取了贫穷、卑微和受苦者的名号。基督指著面饼说,“这是我的身体”,祂谈及穷人时也说了同样的话语。基督论及是否为饥饿的人、口渴的人、坐监的人、赤身露体和流亡者提供帮助的问题时,隆重宣布哪些人是“对我做的”或者“没有对我做”。

谈到以穷人为优先考量,枢机提到曾出席梵二大公会议的法国天主教哲学家吉东(Jean Guitton)的思想,他指出“大公会议的神长们重新找到了贫穷的圣事,即基督藉著受苦人的形像临在于世”。枢机提醒道,耶稣“不是泛泛地来到世界上,而是亲自来到每个信徒的心灵中”。基督“不仅临在于世界或教会的大船上,也临在于我生命的小船上”。

疫情大流行使公开礼仪和前去圣堂受到限制,这对许多人可能是重新发现天主的机会,知道“不仅去圣堂能与天主相遇,关在家中或在我们的房间内也能‘以心神以真理’朝拜天主,与耶稣交谈”。当然,“基督徒不能没有感恩圣事和团体生活”,但“在受到不可抗力的阻止下,不该认为自己的信仰生活就因此中断。严格地说,如果不在自己的内心与基督相遇,在其它场所也不会与祂相遇”。

“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若一14)。坎塔拉梅萨枢机指出,耶稣对因惊涛骇浪而恐慌的门徒们的斥责,也是对今日人类的斥责。因此,在新冠疫情使世界遭受打击的狂风暴雨中,我们不可忘记我们并非独自在船上随波逐流,因为“天主常与我们同在,祂站在人的这一边”。圣奥斯定以自己的经历发现,相信降生成人的天主的最大困难是不谦逊。他为我们指出克胜这一阻力的路径:放下骄傲,接受天主的谦卑。

枢机最后总结道,圣诞节是天主谦卑的节日,我们应“以心神以真理”予以庆祝,学做谦卑的人,好似在进入白冷降生大殿窄小低矮的门时必须低下头来。正如洗者若翰让他那个时代的人认出那在血肉和谦卑形像下的基督那样,今天,我们也要在教会的贫穷和困苦,以及我们每个人的贫穷和困苦中认出祂来。

2020 December 19, 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