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版

Cerca

Vatican News
中国上海 中国上海 

施安东神父谈圣座与中国协议:增进信任令人感到大有希望

中国教会问题专家施安东神父表示,在与中国对话方面,教宗方济各与他的前任圣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一脉相承。“现在需要致力于培育工作”。

(梵蒂冈新闻网)在中国的天主教徒都知道,圣座与他们的国家签署了一份“令许多人热切期待”的协议:宗座米兰外方传教会的施安东(Antonio Sergianni)神父如此表示。他曾在中国生活了24年,在本笃十六世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函》时期曾是万民福音传播部中国事务部门的成员。

施安东神父9月24日接受《梵蒂冈新闻网》采访,谈了他对这份协议的看法。他认为,这份协议将有助于梵蒂冈与中国当局增加彼此信任、相互了解的气氛,而且双方会互通讯息。中国当局同意成立一个新教区,也接纳教宗对在中国的天主教会行使精神和圣统上领导的职责,这乃是信任的明证。以下是采访内容。

问:9月22日签署的是一项重要协议,它是在经历了圣座与中国彼此接近的各个阶段后酝酿而成。是否可以说,教宗方济各与他的前任,尤其是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在这个方向上一脉相承?

答:绝对如此。若我们重新阅读2007年本笃教宗致在中国的教会的信函,就会了解这份协议所揭示的全部意义。本笃教宗的《信函》论述在中国的教会的处境,谈到教会的合一、张力,以及关于主教牧职的教义。教宗公开谈到对话,甚至引证梵二大公会议,指出也必须尊重和爱那些持不同思想和行为的人,因为这有助于同他们对话。本笃教宗在《信函》中两次引用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的话,表达希望与在中国的教会公开对话的心愿。圣若望保禄二世曾说:“我期望敞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对话的空间,克服过去的互不了解。”本笃十六世也在《信函》中谈到主教的任命,再次提出对话的期望,写道:“我希望在主教的任命上达成协议。”

问:这几天您可能已经听到中国方面对协议作出的一些评论。据说中国电视新闻也报导了这消息,那么在中国的信友和一般民众有哪些反应呢?

答:信友们喜悦地接纳了这份协议。我得知,一位蒙教宗宽恕的主教邀请他地区的司铎们庆祝了这个事件,他们很高兴。无疑,人们对此期待已久。两个星期前我还在中国,我见到一些人,包括司铎、主教,也有政府代表。他们都对我说,他们热切期待能签署协议。即使存在一些困惑,却也怀有教会的重大希望和热切期待。当然,他们也说还会有苦难,但若保持和增进一种信任的气氛,将会克服未来的困难。

问:政府任命的主教合法化、打破两个对立团体的局面,在您看来,这对许多保持与罗马圣座共融、经常付出个人代价的人所蒙受的痛苦是否合乎公道?

答:许多人为了教会和忠于基督遭受了苦难。本笃教宗的《信函》承认这一点并对他们表示赞赏,这在今天依然如此:为了基督而受到的痛苦任何人都不能抹去,它继续是一份珍贵的宝藏。向前看并不是说将过去一笔勾销。在一种信德的动态中,生命源于十字架:基督的复活是十字架的果实。基督复活时并没有否认祂的死亡,而是将之转变。本笃教宗就这痛苦表示,“我表达我弟兄般的关怀。我为你们对基督的忠贞而喜悦,你们的忠贞有时也付出了极痛苦的代价”。教宗也说,珍宝经常是“胜利的泉源”,即使当时看起来可能是一种失败。为基督受苦的人将蒙受祂的酬报。我甚至认为,这份协议也是那些苦难的果实。

问:您认为,这份协议将能帮助或促进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成长吗?

答:我确信如此。这份协议并不是一个神通广大的指挥棒,点一下就能即刻解决所有问题,而是随著时间的延续将会促使教会成长。首先,它将透过宽恕和增进真实的共融来具体地促进修和进程。这需要一种在修和上的艰辛努力。但也要看到,藉著这份协议,许多修和进程中的障碍都会被移除,因此能增进修和。如果谈对未来持乐观还是悲观态度,我只记得有一次本笃教宗和我谈起这个问题,那时我们在谈论在中国的教会的处境,他说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是两种思维范畴,是人性上的,且过于狭隘。基督徒深信人类历史由天主引领,因此怀著希望看待现实。如果教会历经艰辛走到这一步,那就值得希望众人在未来都会获益。因此,这协议必能帮助在中国的教会成长。

问:在主教任命的问题上,现在将怎样实践呢?教宗的自由度将有多大?在过去祝圣的与罗马圣座共融的主教们也将受到政府的承认吗?

答:我们不知道协议的细节。这些问题肯定已经研究过了。就我们所知道的,这将是一种共同参与的实践。协议有待完善,作为临时性解决方案,圣座接纳由基层、教会团体,包括国家机构介入的指定主教候选人的程序。政府则接纳最后的决定,如果一个候选人不受欢迎,而且教宗认为不够资格,政府当接受这最终的决定,然后重新开始。这似乎是协议的内容,但我们并不知道细节。无论如何,事实正是,在任命问题上同意让教宗作出最后决定,主教的任命因此由伯多禄继承人决定。至于罗马圣座任命而政府不承认的主教们,肯定会有一个承认的程序。这要逐一看待每项个案,无疑这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之一。这份协议是一个基础,一个解决仍摆在桌面上的许多问题的条件。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培育。现在比以往更重要的是信仰的成长和品质;帮助信友的良知在信德内成熟,因为这一切都属于信仰范畴。它不是政治讲话,而是牧灵、教会及信仰话题。需要培育处于隔离的司铎们,扶持感到孤独的主教们。因此,有能力加强接触、帮助他们得到培育,这对梵蒂冈也将是一项挑战。

2018 September 25, 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