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方济各 教宗方济各 

教宗方济各接受专访,谈自身健康状况

教宗方济各2019年接受记者卡斯特罗专访,访谈内容于今年2月27日刊登于阿根廷《国民报》。教宗谈论了他肺部的手术、独裁时期藏匿受迫害者的焦虑,以及他向精神科医生讲述这些焦虑的经历。关于死亡,教宗说:我不怕死亡,我想像自己在罗马过世,或是以现任教宗、或是以荣休教宗的身份蒙主恩召。

(梵蒂冈新闻网)我不害怕死亡,而且我想像自己在罗马与世长辞:教宗方济各在一次访谈中如此表示。这篇专访的内容已在阿根廷《国民报》提前问世。这是两年前、2019年2月16日的一次采访,兼具记者和医师双重身份的卡斯特罗(Nelson Castro)为了有关历任教宗健康的书籍,访问了教宗方济各。

贝尔格里奥教宗表示,感谢天主,他觉得平安无事、活力充沛。教宗回忆起1957年的「艰难时刻」,当时他年仅21岁,右侧肺叶出现了三颗囊肿,所以切除了右侧肺叶上方的一部分。教宗说:「麻醉药消退后,我感到疼痛难耐。我不是不担心,而是始终坚信我必会痊愈。」

教宗强调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他解释说:「我从不觉得我的工作受到任何限制。」即使在多次国际访问期间,「我也从来不必限制或取消」任何已安排的活动:「我从来没有感到疲倦或喘不过气。正如医师们向我说明的那样,我右侧的肺已经扩大,覆盖住整个右半侧的胸腔。」

记者询问教宗,他是否接受过心理分析治疗。教宗回答说:「我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心理分析治疗。我担任耶稣会省会长时,适逢独裁政权的恐怖岁月。当时,我必须把一些人藏匿起来,协助他们逃出国去,拯救他们的性命。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还是得应付那些情况。我前去寻找一名女士,一名伟大的女士,她帮助过我解读初学生的心理测验。就这样,六个月的时光里,我每周去找她咨询一次。」

这名女士是个精神科医生。教宗说:「在那六个月期间,她帮助我在应对当下的恐惧方面找到方向。你们想像一下,把一个人藏在汽车里,只盖上一块遮蔽物,然后经过五月营地军事封锁区的三个哨站。我心中产生的紧张感巨大无比。」

贝尔格里奥教宗强调,与精神科医生的谈话也有助于学习管理焦虑,避免仓促下决定。谈到司铎学习心理学的重要性,教宗表示:「我相信,每个司铎都必须认识人的心理。」

接著,教宗谈到神经官能症。他说:「对于神经官能的症状,需要准备玛黛茶。不仅如此,还要给予轻柔抚慰。它们是人生一辈子的友伴。」教宗方济各提到一本令他会心一笑的书,题名为《神经官能症患者的欢乐》。「认识骨头在哪些地方咯吱作响,以及我们精神的病痛在哪里、有哪些,是很重要的事。随著时间的推移,人们学会认识自己的神经症状。」

此外,教宗也谈到渴望一切立刻实现的焦虑。他引用了与拿破仑有关的一句名言:「你们替我缓慢地更衣,我赶时间。」提到放慢脚步的必要性,教宗透露他的方法之一是听巴赫的音乐:「这让我放松心情,有益于更好地分析问题。」

在访谈的尾声,记者询问教宗是否想过死亡。教宗回答说:「想过。」那么,他害怕吗?「不,一点也不怕。」至于在他的想像中,临终时刻会是怎样的情况?贝尔格里奥表示,「在罗马以教宗的身份,或者是现任教宗、或者是荣休教宗。我不会回去阿根廷。」

2021 March 01,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