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方济各:死后的希望是赋予生命意义的锚

在教会纪念已亡信友的日子,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条顿墓园旁的圣堂主持弥撒。他在讲道中提及约伯,并指出基督徒对来世生命的确信是天主「白白赏赐的恩典」,我们应当祈求这一恩典。礼仪结束后,教宗前往圣伯多禄大殿下方的历任教宗墓前静默祈祷。

(梵蒂冈新闻网)在喜乐和悲惨的时刻、在磨练试探中、在死亡临近时,「让我们像约伯那样复诵说:『我确实知道为我伸冤者还活著,我仍要看见天主。』」(参阅:约十九25-27)这是基督徒的望德、唯有天主能赐给我们的恩典;我们若是向祂求,祂必将赐予。今天,我们「缅怀许多已离世的弟兄姊妹。注视墓园、仰望天乡,这将对我们有所裨益」。教宗方济各11月2日下午在梵蒂冈条顿墓园圣堂主持追思已亡信友瞻礼弥撒时,在讲道中如此说道。感恩祭结束后,教宗在这梵蒂冈墓园内伫立于众多坟墓前,然后前往圣伯多禄大殿下方在历任教宗的棺椁前祈祷片刻。

在弥撒讲道中,教宗提及当天礼仪选自《约伯传》的第一篇读经。教宗指出,约伯虽然「被疾病所击溃、寿命将尽,他连皮肤都几乎脱落了、濒临死亡」,但约伯仍坚信不移地说:「我确实知道为我伸冤者还活著,我的辩护人要在地上起立。」(十九25)教宗阐明,「约伯的处境每况愈下」,但即使在那样的时刻,依然存在著「光明的拥抱,以及使他安心的温暖」:「我亲眼要看见他,并非外人。」(十九27)

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刻,这份确信便是「基督徒的望德」。教宗强调,望德是一份恩典,我们必须祈求说:「上主,求祢赐给我望德。」逆境「使我们失望,让我们误以为一切将以失败告终,死后什么都没有」。然而,约伯的话,言犹在耳。

教宗说:「望德绝不叫人失望,这是保禄告诉我们的。望德吸引我们,赋予我们生命的意义。我看不见来世,但望德是天主赐予我们的恩典,吸引我们寄望于生命、期盼永恒的福乐。望德是我们在对岸的锚:我们抓紧绳索、支撑自己。『我确实知道为我伸冤者还活著,我仍要看见天主。』我们在喜乐与悲惨的时刻、在濒死的关头,都要复诵这句话。」

望德是一份「我们永远当不起、白白赏赐而来的恩典」。《若望福音》记载,耶稣肯定了这一点,即望德绝不叫人失望。因此,教宗引用福音,解释说:「『凡父交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这是望德的终向,也就是走向耶稣。『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把他抛弃于外。』(若六37)上主在有锚的地方迎接我们。望德中的生命是如此活出的:手用力抓著绳索,紧紧抓牢,深知锚就在下方。」

在讲道的结尾,教宗说:「今天,我们缅怀许多已离世的弟兄姊妹。注视墓园、仰望天乡,然后像约伯那样复诵:『我确实知道为我伸冤者还活著,我仍要看见天主。我亲眼要看见他,并非外人。』这将对我们有所裨益。而这份力量带给我们希望、这白白赏赐的恩典,也就是望德。愿上主赐给我们每个人望德。」

感恩祭结束后,教宗在条顿公学院长的陪伴下,移步到占地不大的条顿墓园,为墓园洒圣水,并在一个坟墓前静默祈祷。接著,教宗走过墓园的每条小径,短暂伫立在某些墓碑前致敬。离开墓园后,教宗前往只有数步之遥的圣伯多禄大殿,在大殿下方的历任教宗墓前祈祷片刻。

条顿公学的圣母堂距离教宗的寓所圣玛尔大之家只有十几米,紧挨著条顿公学。这座圣堂始建于八世纪,当时那里有个接济中心,许多穷人会前来领取粮食和衣物。1450年圣年,朝圣者蜂拥而至,当时的人便决定修建一座圣堂和墓园。1454年,罗马圣座若干日耳曼裔的成员,组成了一个为亡故穷人服务的团体。15世纪末,一座日耳曼风格的圣堂兴建完成,并沿用至今。1876年,一群攻读基督信仰考古、教会史和相关学科的司铎在这座圣堂旁边增建了一座公学。1910年,狂风暴雨造成圣堂严重损毁,因此进行了整修工程。

2020 November 03,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