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泰泽团体的种子:从罗哲骑自行车的巡游开始

81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如火如荼之际,25岁的罗哲在泰泽落脚,购置一所闲弃的房子,与妹妹一起开始收容和藏匿犹太人和难民。随后,泰泽团体诞生。罗哲修士和他的继任人艾乐思修士都谈到接待需要帮助者和聆听青年人的圣召。

(梵蒂冈新闻网)81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正酣,25岁的瑞士青年罗哲·舒茨(Roger Schutz)骑著自行车来到了偏僻的泰泽小村庄。他曾尝试成为作家,但还是决定选读神学,但在数年的长期患病期间则萌生了建立一个团体的想法,借此在祈祷中具体地活出基督徒彼此修和的福音教导,并接待最需要帮助的人。

为实现这个梦想,罗哲已有一段时日正在寻找一所宅院。1940年8月20日,他来到泰泽,当地的一位妇女邀请他到自己家里作客。席间,这女人对罗哲说:“留下吧,我们这么孤独。”罗哲觉得这正是基督透过这位女子来说话,于是他决定在这个乡村落脚,用一小笔贷款买了一所闲弃的房舍。

泰泽距离将法国一分为二的分界线很近,因此为接待逃避战争的人是个极合适的地点。就这样,罗哲开始接待逃亡者,尤其是犹太人,将他们隐藏起来,而且请求妹妹热纳维耶芙(Geneviève)协助他的工作。1942年11月,罗哲陪伴无证件的难民来到瑞士边境时,得知他们已被盖世太保发现,于是决定留在日内瓦。

两位里昂的学生,皮耶·苏韦朗(Pierre Souvarain)和马克斯·图里安(Max Thurian)读了罗哲的生活理想后,也来到日内瓦。就这样,建立了日后泰泽团体的雏形,三个青年于1944年返回法国,得到许可能在境内自由行走,帮助最有需要者。他们也帮助附近两个营地的德军俘虏,至于孤儿,则由妹妹热纳维耶芙来照顾。

其他青年也渐渐地加入到他们的行列,1949年复活节那一天,七个青年获得了当时圣座大使龙卡利(Angelo Giuseppe Roncalli),也就是未来的若望廿三世教宗的许可,在团体祈祷的泰泽的圣堂承诺终生独身,度团体和极简朴的生活。

泰泽团体现任院长,67岁的艾乐思(frérè Alois Löser)修士去年在纪念罗哲兄弟抵达泰泽80周年的机会上,接受《罗马观察报》访谈。他表示,团体成立以后,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但罗哲的最初直觉“至今仍然完全保留下来,即在世界上有破裂的地方注入灵性生活,寻找天主”。

如今,泰泽中心仍旧接待难民,但尤其每年向来自各大洲的数以千计的青年敞开大门。艾乐思修士说,“这也是如今仍令我们感到惊奇的另一重大发展”。青年们前来不是为隶属于一个新的大公运动,而是正如罗哲所说,是为“一起汲取信仰的泉源”。

全世界的青年来到泰泽度一个星期的特别生活,他们彼此相遇,一起唱歌、祈祷和静默,几乎自然而然地重新发现生命的意义。每年年终欧洲青年都举行大聚会,在宽大的圣堂或集市祈祷结束时,罗哲修士经常与青年见面。正如他于1998年1月接受梵蒂冈电视中心访谈时所言:他们不是神师,而是聆听的人。

这位泰泽团体的创始人说:“我们在泰泽只是聆听,我和我的兄弟们不是神师,而是聆听的人,有时我们能说上几句话,请青年们扪心自问,在自己内心寻找。寻找和聆听已经是痊愈的开始。青年们再次启程,以全然不同的心情回到自己的环境和地区。有些人回到家里,与全家人一起祈祷,另一些人回去后却什么都不能做,在那里既不能倾吐,也得不到聆听。”

对青年这种希望得到聆听的渴望,艾乐思修士解释说,“青年在教会内寻找一个家,希望待在这个家中,希望自己原本的样子得到接纳。一旦有了信赖,他们也会聆听福音的讯息。第一件事就是设法与青年建立这信赖的关系,也可欢迎他们参加公共祈祷。一起聆听天主圣言,一起静默,聆听青年个人的倾诉”。

“青年在教会内寻找带有人情味的接待,一双耳朵和一颗心。我认为,我们也许在教会内能以更大的努力来担负起聆听的职责,这份职责不只是由司铎、会士或修女来承担,教会内的平信徒男女也能接待、聆听,以及陪伴青年。”

链接网址: www.vaticannews.cn

2021 August 21,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