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tican News
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 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  

阿根廷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斯基維爾:讓團結關懷之地下河流浮現

一向維護拉丁美洲少數人群體的阿根廷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接受《羅馬觀察報》的採訪,講述拉美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窘境。他指出,我們人類正處於一個時代的末期,因此需要在顧及這大流行傳染病遺留的影響下,思考今後該走的路。

(梵蒂岡新聞網)198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88歲的阿根廷人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維爾 (Adolfo Peréz Esquivel),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也和所有人一樣隔離在家。雖然如此,他仍然整天為他這一生奮鬥的目標忙碌著,也就是與沒有聲音的人站在同一陣線,為他們要求糧食、和平、公義,致力於「協助那些教宗方濟各稱的『被拋棄的人』」。

埃斯基維爾在接受《羅馬觀察報》的採訪時說,他們正在協助塔塔加爾(Tartagal)一個原住民團體鑿井,因為那裡缺水。埃斯基維爾一生面對了無數的危機,對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他是透過他所熱衷的社會服務和「方濟各精神」來加以解讀的。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到整個拉丁美洲,造成嚴重的後果,受害最大的是那些貧窮地區的人,他們缺水,醫療衛生和糧食也有所匱缺。即便有政府提供的特別醫療衛生措施和社會上的關懷行動,仍然不足以應付所需。

埃斯基維爾指出,阿根廷總統以「人民的生命為優先」的態度,令該國通過醫療衛生和隔離措施,使疫情的蔓延得以控制與緩和。雖然如此,商業、文化、教育、宗教的活動仍受到嚴重影響。至於監獄中服刑人的狀況,埃斯基維爾說,監獄人滿為患,不少監獄因為缺乏醫療援助而爆發了騷亂。在談到拉美的社會情況時,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特別提到「沉重的外債」,他指出,這可導致「飢餓大流行傳染病」,必須及時做好應付的準備。他說:「我們正處於人類一個時代的末期,因此需要在顧及這大流行傳染病遺留的影響下,思考今後該走的路,並開始建構人類發展的新範例。」

在採訪中,埃斯基維爾也談到亞馬孫地區原住民因地主濫伐森林、破壞生態和其他迫害行徑所受的痛苦。他引用教宗方濟各的話說,「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同時他也指出,需要有一個國際法庭來審判破壞大自然的罪行。

對於因居家隔離而失去自由的看法,埃斯基維爾回答說,在目前尚沒有疫苗或其他解毒藥物的情況下,唯一能夠控制疫情的方法就是居家隔離和實行衛生措施。因此,不應將這種隔離看作是喪失自由,那是為了保護自己和他人所必要進行的措施。他也指出,面對一個深受個人主義和消費主義影響的社會,面對一個人口稠密、貧富不均的大都會,必須推動關懷文化以及與有需要的人分享財富的文化,同時也不要忘記,「近人的問題是所有人的問題」。

對於政府的居家隔離措施給社會帶來嚴重影響,一切都關閉,令失業現象更加嚴重,飢餓和被排斥的人也越來越多,埃斯基維爾表示這需要有新的社會與經濟政策來加以應對。他也認為,人們應該利用這隔離的時期來沉思默想、祈禱、照料自己的身心健康、思考疫情結束後的事宜。因為疫情期間,許多社會性、政治性、經濟性的行為舉動都在作深刻的改變,令教育、社會服務、人與人之間和民族與民族之間的關係以及人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都在改變。

埃斯基維爾也指出,隔離展示出人們需要恢復與「自然時間」的平衡關係,需要進行家庭中的交談,克勝個人主義,建立起社會性、文化性、政治性和精神性的新關係,這有助於關懷團結和希望的發展。最後,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以「地底下河流」的圖像表達他對未來的期許。他說,需要令地底下的關懷團結之河浮現出來,青年、女人、男人,應該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他們自己的歷史的建造者。青年應該像地底下的河流一樣,以生命和希望的力量開花結果。

2020 May 29, 1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