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維克托神父的信仰旅程:從蘇聯時代的軍旅到天主教司鐸

“從孩童時期我就打算將晉鐸作為我生活的目標”。73歲的維克托·波格萊布尼神父以這句話開始談起他的信仰歷程。他晉鐸已有7年,但在蘇聯時代曾是一位職業軍人。

(梵蒂岡新聞網)維克托·波格萊布尼(Victor Pogrebnii)的故事需要從他的家鄉斯洛博齊亞-拉斯科夫(Slobozia-Rascov)村談起。這個淳樸的村莊孕育了許多位天主教司鐸和一位主教,因為它有一個非常活躍的公教團體,年輕的維克托就是其中的一員。這個團體勇敢地為信仰作出了見證,甚至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還建了一座聖堂。那是上個世紀70年代發生的事,一切還處在共產政權的控制下。

維克托渴望成為司鐸,但這個夢想在他應徵進入蘇聯海軍那一天便破滅了。軍旅生涯使他遠離了家鄉,尤其是奉獻於天主的理想。規定的服役時期結束後,他決定獻身於軍旅生涯並在隨後取得了成就。儘管如此,他沒有遠離信仰。他回憶那段時期的生活說:“我能夠保持信德和父母的訓誨,但我已經選擇了軍旅生活。我受到器重,而且接受委託,責任在身。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也遇到了一位善良的姑娘。我們於1970年結婚,來到祭台前我只想做一個好丈夫。”

維克托神父接著講述了那時的信仰生活與越來越多疑的政權,以及嚴密的軍隊結構難以調和的經歷。他談到自己遇到的危險時刻說:“我在北極服役時,上級發現了我的《聖經》。另外,警方還發現我幫助自己村莊蓋聖堂。我被告到上級那裡,接受了查問。”

“那時,在克格勃辦公室對面有一個天主教聖堂,如果我能夠,我就小心翼翼地走進去,盡量不讓別人發現。我是一個秘密隱藏且擔驚受怕的天主教徒。我也設法了解在我的同伴中是否也有天主教徒,但暴露自己的身份是件不可能的事。”

談到家庭生活,維克托神父表示:“當時我的生活已經定型,我愛我的妻子。我們育有兩個子女,以後他們也結婚生子,我成了3個孫子的祖父。不過,我也樂於步武我弟弟的芳蹤,他已經成了司鐸。”

共產政權的結束對維克托的生活是一個轉折點,他恢復了信仰上的平靜,而且能夠教育子孫度基督信仰的生活,不必有任何顧慮。歲月流逝,維克托已經步入祥和的生活旅程,退休後在家照料子孫。2008年,妻子去世,留下他孤身一人,但他也能因此重新思考自己最初且從未放棄的聖召,即成為司鐸。

同一年,基輔的主教允許他進入修道院。4年後,他重新來到祭台前,但這一次是領受聖秩聖事。那是2012年的元月7日,維克托在自己親人和已是司鐸的弟弟的伴隨下,將自己奉獻於天主。

2019 August 01, 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