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聖伯多祿大殿地下聖伯多祿墓穴 聖伯多祿大殿地下聖伯多祿墓穴 

蒙蒂尼教宗渴望靠近聖伯多祿宗徒

教宗方濟各在聖伯多祿與聖保祿宗徒瞻禮日贈與巴爾多祿茂宗主教的珍貴禮物是考古學家瓜爾杜奇的研究成果。本文為您介紹背後的精彩歷史典故。

(梵蒂岡新聞網)聖伯多祿宗徒的繼承人教宗方濟各日前出人意料地將對聖伯多祿宗徒聖髑的考古研究成果贈送給了聖安德肋宗徒的繼承人君士坦丁堡巴爾多祿茂宗主教。聖伯多祿宗徒的聖髑與聖保祿六世教宗有不可分割的歷史關係。保祿六世教宗在1968年6月26日即在隆重宣佈結束信德年兩天前,舉行週三公開接見信友時,出人意料地宣佈發現了聖伯多祿宗徒的遺骸。

1939年6月庇護十二世當選教宗之後,立即下令在聖伯多祿大殿地下開始考古挖掘工作,他將此工作委托給卡斯(Ludwig Kaas)蒙席。這項工作延續了十年之久,結果是發現了聖伯多祿宗徒的墓穴,但沒有發現他的遺髑。1950年帕切利教宗在聖誕節廣播講話時喜悅地向全世界宣佈:“是否真的發現了聖伯多祿的墓穴?對於這個問題,經過深入的考古研究工作,最終的結論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是’。”

這個結果與才斐利諾(Zefirino,199-217)教宗時期的一位名叫加約(Gaio)的羅馬人神父所證實的事實相吻合。加約神父曾向異端蒙丹主義者(montanista)普羅克羅(Proclo)說:“如果你途徑奧斯蒂亞大道前來梵蒂岡,你可以看到勝利者的紀念物(即:墳墓),他們建立了教會。”他指的是伯多祿和保祿。

1952年,在考古學家瓜爾杜奇(Margherita Guarducci)的參與下,重新恢復了對聖伯多祿墓穴的考古工作。考古學家在聖伯多祿大殿中心祭臺處地下發現了殯葬小祭臺,靠近祭臺處有一堵同時代的牆壁,由於墻為紅色而被稱為“紅墻”,建築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150年。這墻非常珍貴,因為考古學家辨認出墻上許多刻印的圖文,都是向伯多祿祈求轉禱,有時也有基督和瑪利亞的名字。而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時間可以追溯到公元160年,上面寫有希臘語的“伯多祿在此”。因此,這個標註似乎表明了宗徒埋葬的確切位置。

瓜爾杜奇教授在梵蒂岡地下墓窟發現了一個盒子,裡面收藏了在被確認為是伯多祿墓穴處找到的骨骸。

經過科學分析,發現這些骨頭碎塊屬於同一個人,這個人身材健壯,年老時死亡。仍帶泥土的骨頭被包在一塊編織了金綫的紫紅色的羊毛布中,是一個高貴的殮葬。除了腳部的以外,這些碎骨來自身體的各個部位。這個重要的細節,讓人能回想到一個被倒釘在十字架上的人,由於長時間處於酷刑中而造成腳與身體的分離。

1968年6月26日,保祿六世教宗宣佈:“隨後進行的極具耐心且極為小心的新研究,所得到的成果,在謹慎的高水平專家的證實下,我們確信,聖伯多祿的遺髑也被辨認出來了。為此,我們讚賞那些投身於細心研究和長期辛苦的考古工作人員。”

在伯多祿大殿地下墓窟的那些骨骸,保祿六世教宗收集了9塊碎骨放在一個銅盒子裡存放在教宗寓所的教宗小堂内,盒子上刻有這樣的銘文:“這些骨頭發現自聖伯多祿大殿地下,據信是有福的宗徒伯多祿的遺骨。”

2013年11月24日慶祝信德年結束之際,教宗方濟各下令在伯多祿大殿前面祭臺一旁公開展示了放有9塊聖伯多祿聖髑的銅盒子。將對聖伯多祿遺髑的研究成果贈送給巴爾多祿茂宗主教這一舉動,令人想到保祿六世教宗這位在大公運動旅程中邁出重要步伐的偉大人物,在他與雅典納格拉(Atenagora)宗主教在耶路撒冷的歷史性會晤之後,今天禮物的贈與更突顯了羅馬教會與君士坦丁堡教會的關係。

2019 July 02,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