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府四旬期默想 教宗府四旬期默想  (Vatican Media)

教宗府四旬期第五場默想:脫下罪過,穿上正義,善度逾越節

世人此刻正為宇宙黑洞的影像振奮不已,因為它肯定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面對如此世紀大事,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指出,存在另一個重要至極的相對關係,也就是:時間和空間等一切事物在永生天主面前的相對關係。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府講道神師坎塔拉梅薩神父4月12日上午在梵蒂岡救主之母小堂為教宗方濟各和聖座神長們帶領了今年四旬期的最後一場默想。坎塔拉梅薩神父表示,聖史若望和保祿宗徒以兩種不同的觀點看待奧跡:前者著重於道成肉身的降生奧跡,這是教宗府去年將臨期默想的主題;後者強調基督死而復活的逾越奧跡,此乃當天默觀的焦點。坎塔拉梅薩神父說:「若望和保祿這兩種觀點雖然根源相同,卻擁有不同的重點,宛如兩條河川匯流時,保有各自河水的顏色。」

接著,教宗府講道神師闡述了「保祿觀點的基督」:「主基督在十字架上改變了人類的命運」。聖保祿宗徒在《致格林多人前書》中談及「天主行動的新意,那幾乎是步調和方法的改變」(參閱:一21-25)。「世人不懂得在萬物的光輝和智慧中認出天主。於是,天主決定以相反的方式,透過軟弱無力和十字架上的愚妄啟示自己。我們在閱讀保祿的這番話時,不能忘記耶穌所說的:『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稱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瑪十一25)」

在引用了路德、巴爾特和本篤十六世的話語後,坎塔拉梅薩神父回到外邦人的宗徒保祿的書信。他在《致羅馬人書》中解釋了基督十字架的意義,寫道:「當我們還在軟弱的時候,基督就在指定的時期為不虔敬的人死了。為義人死,是罕有的事:為善人或許有敢死的;但是,基督在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就為我們死了,這證明了天主怎樣愛我們。」(五6-8)

那麼,當《聖經》的永生天主達到啟示的高峰時刻,也就是基督被釘十字架時,發生了什麼至關重要的事呢?坎塔拉梅薩神父引用神學家卡巴西拉斯(Nicola Cabasilas)的話語:「因著祂忍受的一切,天主使人類相信祂對他們非比尋常的愛,並吸引他們再次歸向自己。」

教宗府講道神師說:「人類本能地在威能當中尋找天主。天主通常首先被尊稱為『全能者』。然而,我們翻開福音時,受邀默觀的卻是在十字架上全然無能為力的天主。福音揭示的真正全能,乃是加爾瓦略山上的全然無能。彰顯威能並不費勁,相反地,自謙自抑卻很吃力。基督信仰的天主便是這隱藏自己的無限威能。」

然後,坎塔拉梅薩神父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面對我們已經默觀的奧跡,也就是聖週禮儀將要重現的奧跡,我們將作何回應?首要的回應即為信德,那是「以猛力奪取天國」的信德(參閱:瑪十一12),誠如聖保祿宗徒所言:「由於天主,基督成了我們的智慧、正義、聖化者和救贖者,正如經上所記載的:『凡要誇耀的,應因主而誇耀。』」(格前一30-31)

為了善度逾越節,坎塔拉梅薩神父提起聖保祿的勸言:「脫去舊人,穿上主基督」(參閱:哥三9;羅十三14;迦三27;弗四24)。這是藉由信德實踐的行動。「一個人佇立在苦架上的基督前,以信德之舉將自己的所有罪過、自己過去和現在的不幸都交託給祂,有如脫下自己的髒衣服並將它投入火中,然後穿上基督為我們獲取的正義,跟聖殿裡的稅吏一樣,說:『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吧!』之後回到家裡,成了正義的(參閱:路十八13-14)。這將是真正地『善度逾越節』!」

2019 April 12,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