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帕羅林樞機在額我略大學國際研討會上致詞 帕羅林樞機在額我略大學國際研討會上致詞 

帕羅林樞機:實際執行與中國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

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在額我略大學關於“聖座與其它國家簽署協議”的國際研討會期間,接受《梵蒂岡新聞網》採訪,表明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的協議是一項漫長的工作,我們希望它能為教會和國家的益處結出果實”。

(梵蒂岡新聞網)“現在,重要的是執行聖座與中國關於任命主教的臨時性協議,並開始讓協議發揮實際作用”。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2月28日向本新聞網解釋了去年9月22日在北京簽署協議之後,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的狀況。

他說,“目前沒有其它計劃,上主自會按照祂的聖意來安排”。談到所達成的協議,樞機強調“這是一項漫長的工作,最後我們終於有所成就,希望它真的能為教會和國家的益處結出果實。”

帕羅林樞機在宗座額我略大學2月28日至3月1日召開的國際研討會上發表了開幕致詞。這次會議討論的主題是:“聖座與其它國家簽署的協議(十九-廿一世紀)。模式與變遷:從宗教國家到宗教自由”。關於與中國簽署的協議,樞機表示:“這是一種特殊情況,因為是在彼此尚未承認的雙方之間所達成的。”

關於會議主題,樞機提到在這些雙邊協議中,天主教會“沒有向國家要求以信仰維護者的身份行事,而是能履行自己的使命”。保護所有宗教信徒的宗教自由,就能使教會“對國家的精神和物質發展,以及鞏固和平作出有效的貢獻”,一如《牧職憲章》所教導的那樣。

帕羅林樞機提到,聖座最近這些年來與天主教徒為少數群體的國家達成了協議,其中包括與突尼斯的協議(1964年),然後與摩洛哥(1983年)和以色列(1993年),最後與巴勒斯坦當局(2015年)達成的協議。

樞機強調,聖座過往也設法與“非基督徒”國家簽訂協議。而在與那些自稱天主教徒的西方國家達成協議的情況中,聖座總是設法“確保教會享有獨立,抵拒由國家干涉教會内部事務和任命主教的企圖”。

由於文化性質的困難,有些國家從未與聖座簽署過任何協議或協定,例如許多“東正教傳統”的國家,尤其是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即英國和美國,或英語文化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較微妙的議題就以尊重口頭表達和“君子協定”,即雙方的非正式協議為準則。帕羅林樞機引證越南的情況,至今“任命主教的協議仍只是口頭上的”。

帕羅林樞機最後談到,教會與為數衆多的國家沒有簽署協議,卻也在這些國家生活和行動。但協議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其目的在確保教會在更普遍的框架内享有自由,也就是今天所談的宗教自由。這自由是個人和團體的一項基本權利,規範教會與國家之間共同合作的領域,避免發生衝突。

“顯然,到目前為止,簽署協議仍在顯示出它們的用途,而且在今後將繼續表明這一點。因此,聖座繼續努力,也希望與那些到目前為止尚未從中得益的國家簽署協議。”

2019 March 01, 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