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ca

Vatican News
教宗與主教們在世界主教會議廳 教宗與主教們在世界主教會議廳  (Vatican Media)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此刻並非「元年」

「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即將召開之際,《梵蒂岡新聞網》回顧了歷任教宗、梵蒂岡和地方教會在打擊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問題上的歷程。

(梵蒂岡新聞網)「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將於2月21日至24日在梵蒂岡舉行,首次在全球層級邀請世界各地所有主教團主席和修會負責人以福音的目光應對這個問題。這是牧者們一同參與的教會會議,具備前所未聞的「同道偕行」特質,標誌了在當前的歷史背景下,對教宗方濟各而言,打擊聖職人員施加侵犯的禍患乃是首要之務。聆聽受害者,增進大眾意識,提升相關認識,發展新的法規和程序,分享良好作法,這些是本次會議的部分目標。

漫長歷程的里程碑

然而,本次會議並非聖座或各地主教團在這方面邁出的第一步,卻是天主教會歷程中歷史性的里程碑。加拿大、美國、愛爾蘭、澳大利亞等國已在這領域努力了30多年,歐洲則推展了10年左右;本次會議結束後,這歷程還將持續推進。18年前,梵蒂岡修訂了有關聖職人員侵犯未成年人的教會法規。與此同時,這20年來,歷任教宗在這痛苦的議題上作出了數不盡的舉措、講話和文件。法規和規範的公布往往無法立即改變思維,從而打擊侵犯問題。然而,在本次會議即將展開之際,當然不能稱之為教會保護兒童的「元年」。

最初的舉措:加拿大、美國、愛爾蘭和澳大利亞

在世界各地的教會內,加拿大主教團於1987年最先頒布了有關兒童性暴力的指示。1989年,聖職人員對兒童施加性暴力的消息造成輿論一片譁然,隨後加拿大教會成立了專門委員會,並於1992年公布了《從痛苦到希望》文件,對天主教徒、主教,以及司鐸培育負責人提出了50點「建議」。在美國,主教團大會1992年6月首次正式應對司鐸對兒童施加性暴力的問題,制定「五大原則」,其中包括「倘若一項指控的證據充足」,就要立即解除「犯罪嫌疑人的牧職」,移交「相關的司法和醫療單位」。儘管如此,在接下來幾年內,這現象仍持續蔓延,而且處理不當,在《波士頓環球報》的歷史性調查中招致譴責,這促使若望保祿二世召集美國樞機們2002年4月前來羅馬開會。

在愛爾蘭,教會於1994年成立了天主教主教處理司鐸和會士性侵犯兒童問題諮詢小組,並於隔年12月公布首份《總結報告》。然而,在全球範圍內,澳大利亞首先公布相關規範,以處理教區內聖職人員的戀童案件。1996年12月,澳大利亞所有教區通過了《走向治癒》文件,並於1997年3月實施。

新的教會法規:侵犯乃嚴重罪行

在21世紀初,聖座在處理侵犯案件上著手並落實了教會法規的深刻革新,針對懲處、程序和職權進行修訂;這尤其歸功於拉青格樞機,即後來當選教宗的本篤十六世。2001年,若望保祿二世的《保護聖事的神聖性》手諭將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的罪行列入所謂的「最嚴重的罪行」,其處理權保留給聖座教義部。2010年,本篤十六世要求聖座教義部針對「最嚴重的罪行」頒布了新的法規,加快程序,引進「訴訟外的法令」,將法律追訴期從10年延長為20年,並加入了「兒童色情罪」。同一年,柏林爆發了耶穌會嘉尼削公學案件;早於2002年就公布相關《準則》的德國主教團,在這案件的催促下修訂了《準則》,增加與當局的合作。

2009年,愛爾蘭在政府專門委員會的多年努力下,公布了《瑞安報告》和《墨菲報告》,前者涉及學校體系的侵犯案,後者是都柏林總教區成員30年來犯下的侵犯兒童案。這些報告引起廣大迴響,顯示出教會在處理侵犯案件上的不足,促使本篤十六世召集愛爾蘭主教們前來羅馬開會;然後,2010年3月公布了致愛爾蘭全體天主教徒「牧函」,敦促信友們採取真正符合福音精神的舉措,公正而有效地回應這種背信之舉,並於2010年11月至2012年3月派遣教宗特使視察該國。2008年起,本篤十六世在牧靈訪問美國、澳大利亞、英國、馬耳他和德國期間都會晤了侵犯受害者。後來,教宗方濟各也經常在聖瑪爾大之家私下這麼做。

要求各地主教團制定《準則》

這個歷程中另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聖座教義部隨後於2011年5月公布的一封通函,要求世界各地的主教團制定《準則》來處理侵犯案件,協助受害者,並提供相關指示,以便於協調同一個地區內各教區的措施。文件指出,處理聖職人員性侵犯兒童的罪行,首先是教區主教的責任。

額我略大學專題研討會

正是為了協助所有主教團和修會在制定《準則》上作好充分準備,聖座鼓勵籌備一場國際專題研討會,並於2012年2月在宗座額我略大學舉行,主題為「走向治癒和更新」,它與2019年2月的保護兒童會議一樣面向「全世界」;當時共有110名主教團代表和35名修會長上與會。在這場國際專題研討會期間,宣布了在額我略大學成立保護兒童中心,在措爾納神父的領導下,培養專業人才來預防侵犯。

新的聖座委員會

教宗方濟各牧職期間防治侵犯的首要重大一步,是2013年12月成立了新的聖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為《準則》制定樣板、為主教籌辦新法規的學習課程、舉行為侵犯受害者祈禱日活動,這些是聖座保護兒童委員會的若干成果。

此外,教宗方濟各也在有關侵犯的法規和程序方面,推動了教會法典的革新。針對教會當局的問責議題, 2016年6月頒布了《如同一位慈母》手諭,首次確定根據教會法的程序,將那些在處理性侵犯案件上有所「疏忽」的主教們撤除職務。

2014年11月,教宗在聖座教義部之下成立了一個審查教會內「最嚴重罪行」申訴案的調查團隊,並委託給希克盧納總主教負責。其目的在於確保侵犯兒童案件也能儘快審查。

為了促進教會在保護兒童的努力,不僅要展望教會內部,更要加強教會與整個社會的合作。為此,教宗方濟各於2017年10月支持並推動了「在數字世界的兒童尊嚴」國際研討會於宗座額我略大學舉行。

打擊侵犯等同於打擊教權主義

在牧靈訪問智利期間,教宗方濟各2018年元月必須直接應對司鐸卡拉迪馬事件在地方教會製造分裂的醜聞;此前,聖座於2011年確認了這名司鐸的侵犯案件有罪。在2月份委託希克盧納總主教進行調查後,教宗4月致函智利主教們,承認「由於缺乏真實的訊息,在評估和理解情況方面犯下嚴重的錯誤」。之後,教宗召集智利主教團全體成員5月前來羅馬開會;所有主教在會議結束時向教宗提出辭呈,只有其中少數辭呈獲准。

在這個背景下,教宗近來針對這個議題頒布了幾份牧靈文件。2018年5月,教宗致函「在智利的旅途中的天主子民」,感謝侵犯受害者的勇氣,並要求全體天主子民一同打擊教權主義這個侵犯的禍根。再者,在2018年8月的《致天主子民書》中,教宗指出性侵犯、濫權和踐踏良心之間的關聯,表明向侵犯說不,等同於向教權主義說不。在同一個月,教宗前往愛爾蘭出席世界家庭大會,說道:「教會當局沒有妥善處理這些令人厭惡罪行的失責行為,當然引發了義怒,成了天主教團體痛苦和恥辱的原因。」

最後,在最新的一份牧靈文件,也就是在2019年元月「致美國主教信函」裡,教宗強調,侵犯導致信譽受損,這不僅需要改善行政組織,還需要「改變我們的心態、我們祈禱的方式、管理權力和財務的方法,以及履行職權的作風」。

2019 February 18,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