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科赫樞機 科赫樞機  (ANSA)

天主教與俄羅斯東正教共同維護生命

科赫樞機和帕利亞總主教出席了在莫斯科關於“生命的終結”研討會,這是教宗方濟各與基利爾宗主教2016年在古巴會晤及簽署聯合聲明後雙方舉行的第3次會議。

(梵蒂岡新聞網)聖座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主席科赫(Kurt Koch)樞機和宗座生命科學院主席帕利亞(Vincenzo Paglia)總主教2月12日出席了在莫斯科聖齊利祿和聖美多弟神學研究院舉行的研討會並發表了演講。這是天主教會與俄羅斯東正教會在教宗方濟各與基利爾宗主教在古巴會晤後舉行的第3次會議,以“生命的終結”為主題。

科赫樞機在發言中,首先感謝這所東正教神學研究院的院長希拉里翁總主教,強調兩個教會藉著教宗方濟各與基利爾宗主教3年前的會晤所開啓的新篇章,同時回顧了雙方信仰生活相互交流的各項活動。談到研討會的主題,樞機表示,生命終結的問題始終是人類的一項挑戰,因為在受造物中只有人才能意識到自己死亡的狀況。

“藉著知識和醫學技術的發展,這項挑戰如今呈現出新的形式”,死亡和是否該停止治療經常是醫學上作出決定的結果。這一切便產生了有關“基督徒受苦的意義”和病人“尊嚴”的問題,以及應“知道那些對身體有利的是否總能為人帶來整體的益處”。

此外,科赫樞機也提及天主教會省思死亡問題的一些重要歷程。他說,庇護十二世早在1957年就已聲明贊成姑息療法,反對各種激烈的治療。聖座教義部也於1980年表明安樂死在倫理上無法接納,而且拒絕任何形式的“過激”療法,主張有義務對臨終病患保持例行治療,且將姑息治療納入《天主教教理》。

科赫樞機也提到教宗方濟各的有關訓導。這位教宗於2017年世界醫學協會在梵蒂岡舉行會議的機會上,致函表示“需要絕對強調負起最起碼責任的最高誡命”,“即使我們知道我們無法總是治好人的疾病,我們也應而且必須照顧尚有生命的人”。

帕利亞總主教在演講中,以“人蒙受生命的召喚:應為人的尊嚴服務”為主題,指出醫治意味著照顧別人,就如《福音》所教導的那樣。在這層意義上,撒瑪黎雅人的比喻在今日技術至上和超連接、人們“越來越只顧自己小圈子”的社會中,呈現一個新幅度。

宗座生命科學院已將姑息療法作為自己所要努力的首要工作。這項治療陪伴走向死亡的人,既不抛棄病人,如同醫學上有時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所做的那樣,也不主張予以“強行治療”。姑息治療“將受病苦折磨的人,包括臨終病患,重新置於他與家人和社會的重大關係中”。

帕利亞總主教最後表示,“不能讓病患孤獨地死去。經驗告訴我們,要求安樂死或自殺的人幾乎全都是病患被社會和治療所抛棄的後果”。相反地,若多方面對病患負起責任,與他們積極地建立起情感和職業上的關係,提出死亡要求的情況就極為罕見。

2019 February 13, 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