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Vatican News
教宗結束摩洛哥訪問,在機上與記者談話 教宗結束摩洛哥訪問,在機上與記者談話  (ANSA)

教宗機上記者會:築牆的人成為囚犯,搭橋的人向前邁進

教宗方濟各在從摩洛哥返回羅馬的飛機上回答記者的提問,談及與穆斯林的對話、有關耶路撒冷的宣言、移民問題,以及良心自由。

(梵蒂岡新聞網)在摩洛哥皇家航空波音737的飛機上,教宗方濟各按照慣例在國際牧靈訪問的回程途中會見隨行記者,與他們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的談話。這次機上記者會觸及的主題包括與穆斯林的對話、有關耶路撒冷的宣言、移民潮、里昂總主教巴爾巴蘭樞機的案件、在基督信仰傳統深厚的國家內良心自由的危機,以及關於魔鬼的行動。

3月31日傍晚,教宗結束了對摩洛哥的牧靈訪問。他與記者的談話主要圍繞在天主教徒與穆斯林的友愛互動,回顧了兩個月以來在阿聯酋和摩洛哥訪問的成果。教宗說:「我很滿意,因為在這兩次訪問中,我得以談論內心感觸最深的課題:和平、團結與友愛。我們在阿布扎比與穆斯林弟兄姊妹簽署了這份有關友愛的文件,然後在摩洛哥這裡親眼目睹了自由,以及所有弟兄姊妹滿懷敬意的友愛與接納。這是和睦共處的美麗花朵,肯定會結出許多果實。」

當然,困難始終存在,因為每個宗教都有激進派,不願向前邁進,老是活在苦澀的回憶中。然而,「我們看到散播希望、攜手同行更為美好。」教宗接著引用安德里奇(Ivo Andrić)的小說《德里納河上的橋》中的片段:天主用天使的翅膀造橋,讓人類能溝通。教宗說:「這圖像美妙至極,那是我在摩洛哥的見聞。」

「交談必須充滿人情味」,透過意志、心靈和雙手來進行,從而簽署協議。教宗由此談及有關耶路撒冷的共同呼籲,闡明「這並非摩洛哥當局和梵蒂岡當局邁出的進展」,而是「信徒弟兄姊妹的作為」;我們不忍看到耶路撒冷這座「希望之城尚未如眾人所願那樣普遍開放」。「為此,我們簽署了這個心願:這是一個心願、一個宗教之間彼此友愛的召叫,也是我們這座聖城的象徵。我們所有信徒都是耶路撒冷的公民。」

被問及在某些穆斯林國家內改信基督宗教會遭到刑罰,教宗表明,「信仰會隨著年歲昇華,對於信仰的詮釋、信仰與道德的良心也會隨之穩固和發展」。舉例而言,教會3百年前對異端分子判以火刑,現在則修訂了《天主教教理》有關死刑的條文,予以堅決反對。這是因為道德良心方面有所成長。再者,「梵二大公會議論及敬禮自由、良心自由,但有些天主教徒並不接受;連我們天主教徒都有這個問題」。同樣地,「穆斯林弟兄姊妹在良心上也有所成長,而有些國家並不明白,或者不同國家的成長各有差異」。

然而,教宗擔心的是另一個問題:「當我們基督徒剝奪良心自由時,等於在走回頭路」。教宗說:「讓我們想想基督徒醫生和教會醫療機構,比方說,在安樂死的問題上,他們沒有良心異議權。怎麼會這樣呢?教會向前邁進,而你們基督信仰國家卻走回頭路?你們想想這點,因為這是事實。今天我們基督徒面臨的危險是,某些政府剝奪我們的良心自由,它是敬禮自由受到限制的前奏。這問題很難回答,但我們別譴責穆斯林,卻要譴責我們竟然在這些國家發生這種情況。這令人汗顏!」

在記者的提問下,教宗解釋了沒有接受里昂總主教巴爾巴蘭樞機辭呈的原因。此前,里昂法院判決巴爾巴蘭樞機未舉報虐待未成年人行徑有罪,隨後樞機親自前來羅馬向教宗遞交辭呈。教宗說:「在道德上,我不能接受他的辭呈,因為就國際法律而言,訴訟進行期間存在著無罪推定原則。巴爾巴蘭已經提出上訴,訴訟還在進行。或許他不是無辜的,但無罪推定原則確實存在。」

教宗接著呼籲打擊「膚淺的媒體審判」,說:「有一次,我提到西班牙的一個案件:媒體審判毀了多名司鐸的人生,事後他們沉冤昭雪。在作出媒體審判前務必三思。」

關於移民問題,教宗指出,「建築圍牆的人,將會成為親手所建的圍牆的囚犯」。教宗明白,「這個問題是個燙手山芋,但是政府應該以人性化的方法加以解決」。「歐洲本身就有許多遷徙活動,這是它的寶藏」。為了全面應對當前的移民潮,「我們的首要之務是找出因戰爭或饑荒而移民的人,滿足他們的所需。倘若歐洲這麼慷慨地把武器賣給也門來殺害嬰孩,那麼歐洲要如何言行一致呢?我只是舉個例子,但歐洲確實在販賣軍火」。此外,教宗也贊成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想法,強調「阻止移民潮不能靠武力,卻要慷慨行事,在教育、經濟等方面作出投資」。

最後一名記者問到:教宗為什麼時常在保護兒童的議題上譴責魔鬼的行動?教宗答說:「在某個關鍵點上,若不思索罪的奧秘,就無法理解問題。你們想想線上兒童色情影像便可知。先前在羅馬和阿布扎比召開了兩場嚴肅的會議。我自問,這怎麼會變成稀疏平常的事?怎麼會你只要想觀看兒童性虐待的現場直播,一連結到兒童色情影像的網站就能看到?我要問:相關負責人難道無能為力嗎?負責人豈是清白無辜的?那些從中牟利的人呢?政府就無法辨識出拍攝場地?這些視頻都是現場直播的。」

教宗表明:「我們將在教會內竭盡所能終止這個災難。」然而,「教會今日的危險在於變成『多納圖斯派』,作出許多人為規定,卻忘了其它的幅度」,例如祈禱和懺悔。為此,教宗提出「科學和靈性的行動」二者並重,也就是要「落實管理措施,同時也要懺悔、祈禱和自我譴責」。

2019 April 01, 13:44